回到頂端
|||
熱門:

職業刻板印象 基層工作遭忽視

立報/本報訊 2013.02.25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讓更多年輕人進入高等教育,已經是英國幾任政府的施政重點。然而,這個鼓勵社會流動的驅力,會不會無心造成社會大眾忽視低專業工作的後果呢?智庫Demos執行長古德哈特(David Goodhart)在《英國廣播公司》的專欄中指出,1990年代初,他任職《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時,每1、2週就會讀到好幾篇趨勢分析報告,都指出未來大多數民眾都會在商業服務界和創意領域工作,不需專業的職缺只會剩下數十萬個。政治人物也大肆表達對這個故事的認同。2006年,布朗 (Gordon Brown)在他倒數第2場預算演說中講到:「現今的英國經濟,提供了9百萬個高專業工作。」「到了2020年,英國會需要1,400萬個高專業人才。而目前不需專業的工作有340萬個,到了2020年,只會剩60萬個。」但一切並未按照預想的劇本演出。事實上,專家預測,目前英國有1/4到1/3的工作,也就是9百萬個工作屬於低專業性工作;在照護、零售和接待業,低專業性工作的職缺不斷增加。大眾鄙視低薪工作一般大眾也常對部分低專業工作有不好的刻板印象。「別人並不會依照你工作的必須性有多大來評斷你,而是按照你的薪資來評價你。」超市員工布瑞斯威特(Donna Braithwaite)表示。「所以,高薪的足球員和模特兒會被尊重,但是清潔工、照顧工作者和店員就無法得到尊重。」部分行業則開始面臨招募不到人才的問題。根據最近參與一項針對英國和歐洲5個產業低薪現象研究的洛依德(Caroline Lloyd)教授,招募危機一部分原因是因為與過去的人相比,我們對從工作中所得到的報酬,期望要高得多。「年輕人總是被鼓勵要眼光高遠,雄心萬丈;但是,面對工作並不怎麼令人滿意的勞動市場,當然會有許多不滿意之處。」她表示,過去幾年來,低專業性工作的薪資通常相對較低,要求卻越來越高。在這個背景之下,人們,特別是年輕人,不想從事基礎工作是顯而易見的事。大眾漸漸不再重視薪資較低,以及較無創造性的工作,但又迫切需要從事這方面工作的人才。辦公室和街道都需要有人清理,超市貨架和照護中心居民也需要有人照顧。更甚者,英國政府試圖減緩移民潮時,過去由外籍移工從事的低專業工作空缺,必須由英國土生土長的人民遞補。提高薪資 增加滿足感究竟要如何讓這些工作更具吸引力呢?古德哈特認為,提高這類工作的薪資可能是一個起點。此外,也該對許多產業輕微施壓,要求它們給付足以讓勞工生活的薪資,而非僅提供最低薪資。但是,薪資要成長並非能一夕成功。較容易達成的辦法是,重新思考工作設計,以及如何讓從事基本工作的勞工更具有滿足感。目前已經有良好雇主在做這件事,連鎖超商Iceland曾贏得員工滿意度大獎。「我認為如果顧客今天過得不順心,我應該讓他們帶著笑臉離開商店。這樣做會讓我一整天都很開心。」兼職收銀員維拉(Tracey Vella)表示。「這份工作的某些工作內容可能相當繁瑣。」店鋪經理麥可.納馬拉(Sandra McNamara)表示:「但是關鍵在於,這份工作的從事者了解到他們自己有多重要。如果他們不完成這些工作,商店裡的其他人也無法完成自己的工作。」她也表示,Iceland的員工也接受不只一個領域的訓練。這種訓練所造成的結果是,儘管大眾對基礎工作抱持著不良印象,從事者卻經常很喜愛自己的工作,特別是當他們的工作包含著自治權以及小型團隊合作時。根據華威大學經濟學教授奧斯華德(Andrew Oswald)指出,在這些案例中,從事低專業性超市工作的員工,對工作滿意的程度與那些從事需較高教育程度工作的勞工一樣高,甚或更高。然而,社會照護等領域的雇主則承認,他們的工作領域仍舊存在著對這些基本工作的認知問題,特別是那些在「你想做什麼都有可能成就」文化中長大的年輕人間。「現在大家的想法是,如果你什麼事都做不了,就只好去做照護產業。」照護慈善團體MacIntyre主席毛姆佛德(Bill Mumford)表示。對經營慈善團體「明日之人」(Men for Tomorrow)的社會學家丹契(Geoff Dench)來說,在一個依上進和向上流動所建的體制中,看輕一般事務性工作是一種必須,對健康照護產業的偏見只是一個縮影。作家麥可.楊格(Michael Young)早在50年前就警告過這種效應。他在著作《能人統治的崛起》(Rise of the Meritocracy)中創造了「能人統治」(meritocracy)一字,警告世人其施行所會帶來的後果。對丹契來說,這是一個零和遊戲,好工作似乎需要壞工作來襯托。但是,這種說法確實太過悲觀。英政府必須改變心態長久以來,英國政治人物一直想要改革高等教育,盡可能讓更多人投身高專業知識經濟性工作;但現在他們可能要重新重視底層的工作了。古德哈特表示,就連多年來一直是社會流動性積極遊說人士的薩頓信託(Sutton Trust)創辦人蘭普爾爵士(Sir Peter Lampl)都承認,他現在開始擔心他的社會流動性宣傳,對於那些只有平常能力,無法達到頂尖職業要求的人是否會造成意想不到的後果。「我想你是對的,其中一個意想不到的後果是:『那麼那些沒有讀大學的人怎麼辦?』」蘭普爾表示:「很明顯地,工黨黨魁米利班(Ed Miliband)提出了這個挑戰:總人口中的50%底層人物怎麼辦?」古德哈特表示,如果讓所有人相信,他們一定能夠找到頂尖工作,那麼在期望和現實之間將會出現很大的鴻溝,這是人類不開心的主因之一,且底層工作將很難找到足夠的工作人員。這是一種不好的心理學,對經濟也不好。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