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獎學金不如大學部 研究生怒吼

立報/本報訊 2013.02.21 00:00
【記者許純鳳台北報導】「大學部、研究所,不漲、不脫鉤!」10多名研究生21日在教育部前怒吼,手舉「研究生不是提款機」抗議標語,高唱電影「悲慘世界」的主題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你聽到人民的歌聲嗎?)呼籲教育部正視研究生心聲,不要放任各大學調漲學費,迫使研究生處境更加艱辛。今年全國大專校院校長會議上,教育部長蔣偉寧表示,大學部學雜費須由教育部核定,研究所學雜費可由各校自訂,再報教育部備查,引起學生不滿。由台大、政大、輔大等將近30個學生團體組成的「反教育商品化聯盟」,發起抗議行動,要求大學部和研究所的學費不應脫鉤,反對調漲學費。台北藝術大學研究生張文華提到,學校曾在100學年度調漲學費,從原先近3萬元增加至3萬5千元,迫使部分同學處境艱難,不符合申請學貸資格者必須仰賴工讀維生,至於申請學貸者則生活壓力大增。▲台北藝術大學研究生張文華說,學校100學年度調漲學費,3萬元增加至3萬5千元,不符合申請學貸資格者仰賴工讀維生,申請學貸者則生活壓力大增。(圖文/姜林佑)輔大研究生謝承叡指出,他光是一個學期學費就高達4萬5千元,然而研究生可申請的獎學金屈指可數,研究生只有5項獎學金可申請;反觀大學部獎學金多達10多種,部分獎學金還須和大學生競爭。他沒申請到獎學金,只好擔任校內教學助理,然而,教學助理的勞動條件令人憂心,他的同學便有擔任助理工作超時情況。研究生校內的勞動問題,不僅超時,到場聲援的台大工會透露,去年學校將「研究生助學金實施辦法」更改為「獎勵金實施辦法」,前台大工會秘書長黃守達補充,校方更動名稱是為規避研究生勞動事實,研究生的獎勵金不是白拿,還要付出勞力,例如擔任工讀生,勞務內容由各系訂定,影響學生勞動權益。倘若調漲學費,勢必對學生更加不利。教育部高教司專門委員王明源接受學生陳情,表示目前沒收到任何學校調漲學費的消息。教育部高教司副司長馬湘萍強調,自民國84年以來,研究所學雜費就是採備查制,大學可自訂,政策沒改變。近來受到少子化影響,研究所招生有競爭關係,大學不敢隨便調整。至於研究生獎助學金,教育部回應,獎助學金和校內工讀性質不同,是學校為勉勵學生或安心就學所設立,「非經常性給予」且「不具對價性」,不能和一般勞僱關係等同視之。▼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陳政亮認為,教育部應考慮課增教育資本利得,擴大公共教育經費,解決教育商品化問題。(圖文/姜林佑)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