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腦大團圓

立報/本報訊 2013.02.21 00:00
■奇頓Pann換新筆電,搭載新系統,一事令我耿耿於懷:登入系統時,被要求使用某通訊軟體帳號密碼登入,卻發現軟體帳號裡頭的聯絡人,全被倒進電腦某程式裡,心裡有些不快,想起之前使用智慧手機,安裝某社群網站的App後,軟體問起是否要「同步」,一頭霧水下按了同意,竟發現社群網站裡的聯絡人,與手機電話簿裡的人匯整進手機裡,這才發現當今各項程式愈來愈「大主大意」,主動把我們橫跨各載具、系統、軟體的內容「整合」在一起,以始料未及的方式,把一切「大團圓」在我們眼前。

我看著清單裡跳出我多年沒聯絡沒上線的老同學,不再聞問的前同事,業已交惡分手兩忘的情人,更多的點頭萍水之交,怎樣也想不起姓名的人,看著他們的暱稱動態與新照,在新介面下重新排列呈現,怎樣都有點荒唐,像被喚起曾經的無知,或被莫名捐棄的幸福舊時;還碰巧明確辨認出相交多年的長青友,在更迭各項軟體後仍存留在清單裡的人,每代清單都占著個位子,閃爍守望在生活中,每次從舊軟體退守出逃時,他們都是要扛上身帶走的牽絆,證明我們仍隸屬某個人際星系。

電腦裡的大團圓真是可怖,以往被我們有意壁壘分明隔絕的,卻被它自己為是混在一起,原先刻意區分的參與商、東宮西宮、名與實、地上地下、對外與對內的一切已不復;想起小時候在電腦偷看A片或上成人網站,想不被發現,只要把播放紀錄刪乾淨就萬無一失,原本篤定不同使用者的資料夾就互不相見,我的黑夜交遊可以不用攤在日光,東家長不用遇上西家短,現在你不知道電腦會在何時突然耍起聰明,把整台機器裡的影音檔掏整出來,可能撥完交響樂後就接著就是偷藏的無碼片,最後還沾沾自喜的要你為它評分後再歸類,想來真像惡夢。但只能怪自己神經兮兮,偷偷摸摸,秘密太多,隨身帶著「黑盒子」不是因為它便利,而是因為它有著更多不可離身的理由。

想起曾經歷聽聞的兩例,關於電腦和戀愛的事。一次是兩人交往後對方竟然打開MSN,一一細數解釋上面誰誰是誰,藉此交代自己的交遊清白,對愛專一;另一次是某友表示,交往對象希望自己能把社群網站裡的「可疑對象」全數unfriend以策安全,而我正在名單之內,一時之間百感交集,怒的是自己竟與這種白痴為友,該苦笑竊喜的是人家還看得起我,把我列在提防名單裡,荒誕的黑色幽默。

社群網站也有兩難的困境,明明動機是自坦自曝,巴不得讓世人多認識些,都已經傻裡傻氣對著它自陳心事示眾,去到哪都像小狗灑尿處處打卡,與誰交遊合影乖乖上傳,什麼都交給了它,但總是忘了有些言論是不該給某些人知道的,某些不同掛人際間的按讚和留言,是不能給全部的人看到的,但不是駕馭不住這一切,就是不知道哪天網站改版後都會有新問題跑出來,簡直提心吊膽,愛玩又愛怕。

只能學著認清這一切嗎?在現今科技中,所有的搜尋與使用歷程都早已被記錄在某一端,不管是為了商業行銷,或是刻意想討好使用者等任何動機考量,我們每個人此生在電腦與網路中的行跡早難以抹滅,只能阿Q地慶幸自己不幹特務,也不是會被人被翻揀舊帳的somebody,即便Big Brother還是潛伏在這世界,但我們仍可以視若無見。

三星智慧手機 GALAXY Note II 2012年10月12日在台北開賣,廠商請來街頭藝人,向路過的民眾秀手機。(圖文/中央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