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所得稅 林心如 iPhone

貓眼的世界:島民

立報/本報訊 2013.02.21 00:00
■黃懷軒如果要說我對這島上民間的風氣有何感受,我肯定三言兩語說不完,但可以確定的是不會有太多的好話。若是來說個前幾名,大約不外乎自私、短視近利、唯利是圖、眼光如豆、自我感覺無敵良好等等。好了,我說的是風氣,一種氣氛、一種隱隱約約的共識,不是在討論哪種人的數量,ok?

我時常覺得在台灣唯一重要的東西就是錢,上自政府政策,下自百姓所求,不外乎都是錢錢錢。我們的政府一天到晚想方設法想要振興經濟,說是要讓人民有更好的生活,但提出的政策總是目光短淺,只是想在最短的時間內弄到最多的錢或效果,讓施政結果的數字變得好看,讓下次的選舉有數據可以拿來說嘴;民間的風氣其實也沒有高明到哪去,總是想著怎樣的法令或制度可以最快的讓在地人賺到錢,至於可以賺多久、環境是否被破壞、是否可以永續,基本上都像是靡靡之音,吵鬧一下,虛應故事敷衍一番就當是解決了。企業家錢越多事業越龐大說話就越大聲,政府像是企業的應聲蟲,企業喊話了,政府就要忙著出來回應,企業要是夠大夠有錢,政策就準備要因它轉彎改向。從基本工資爭議、海灣開發到博奕特區設置,看似八竿子打不著的政策,無一不是如此相同的觀念所造就的戲碼一再上演。

富可敵國的鴻海郭董,出來放個話指示應該要在哪開賭場發展觀光啥的,媒體就要爭相報導。行政院長、新北市長,民眾百姓都要趕緊出來回應一下,給足了面子。這又是另一個討人厭(起碼討我厭)的台灣特色──目光如豆加自我感覺無敵好,某方之霸就懂得了全世界,就什麼都會了,什麼都可以指導了。你懂的說,不懂的就請緘默。這道理島民們就是學不會,金錢權力身分地位有了,再蠢的話說出來都會是對的,都會有人聽,島民已經崇尚金錢與名氣到一種近乎變態的地步。

民主社會的政府就是民間風氣的縮影,怎樣的人民就會造就怎樣的政府。我們不在乎歷史人文、不在乎環境、不在乎後代,人人都想著如何能夠最快的顧好自己的荷包。於是我們的政府只能保護企業,不能保護基層勞動者,也不想顧及環境的永續,如何讓人民最快賺到錢成了政府最大的恩惠。這樣的當權者或是政府機器豈不是很低能?儼然只是一部掛著人民旗號的金錢機器。

如果這島真像我們說的這麼好,是個美麗的民主之島,那麼路人甲的意見與財大勢大企業家的意見理當同等重要,而這樣也不過只是最最基本的第一課而已。(展示設計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