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西南風 情竇初開 倫敦地鐵

左右看:柯利亞連任厄瓜多總統

立報/本報訊 2013.02.19 00:00
左看:再賞新自由主義一巴掌

厄瓜多總統、南美洲國家聯盟前任主席柯利亞,以大勝對手兩倍以上票數,三度輕鬆蟬聯總統寶座。這個西方主流媒體(如路透社與BBC)在報導中總愛冠上的形容詞如「獨裁者」、「爭議」、「好戰性格」的領導人,卻經由民主選舉機制,由人民自主決定──厄瓜多將繼續步上擺脫外國資本的威脅與潛控制之路。

關於柯利亞值得一提的事,絕不只是去年力排眾議,為維基解密創辦人亞桑傑提供政治庇護,他如何使小國寡民不再需要奉美國為老大哥,擺脫國際債務圈套,靠的是拒絕外資剝削、不蹈金融自由化覆轍的辦法。

1999年,厄瓜多當時在美國經濟專家的指導下,全面擁抱國際貨幣基金、施行「美元化」政策。自此開始,厄瓜多政治經濟環境遭掏空狀況越來越嚴重:向國際貨幣組織的借貸、對外資援助的依賴、石油資源的廉價掏空,致使厄瓜多日益深陷外債高築的惡性循環。此徘徊的命運在2007年柯利亞第一次上台後,開始從外債發行、關閉美軍基地、環境權入憲、提出亞蘇尼倡議(由國家主導杜絕濫採石油資源)等。他做到了一堆原本被保守派人士看衰、「美國專家」口中會摧毀厄瓜多的事。

國家作為國家,應對其轄下國土範圍所盡的責任,清楚以政績證明,以人民與環境優先的施政,沒有不可能,只有肯不肯。陳虹穎/文化評論人

右看:後續挑戰仍在經濟

左翼經濟學家柯利亞的連選連任,固然穩住了1990年代連換7任總統的厄瓜多動盪政局,並也大振拉丁美洲國家陣線士氣。柯利亞此次之所以大勝其對手,一大原因在於他過去8年政績,扭轉賤賣國家環境資產的命運,高抬石油售價,並使利益回歸人民,大幅減緩懸殊的貧富差距。

柯利亞雖然在石油能源開採與環境保育之間做出了明確選擇,但是他過去兩任以來,並未處理厄瓜多的礦業開採造成的環境衝擊與人民生計問題。一如委內瑞拉固來備受爭議的查維斯強人政治挑戰當地媒體,作風強勢的柯利亞,過去的媒體民主紀錄並不甚光彩,關閉了多家私營媒體、開啟國營媒體,是否真能斷絕媒體為特定利益者服務、不受政治勢力左右?除了境內仍複雜的社會治安問題,媒體環境是否民主,外資撤退、礦業能源與環境保育之間的關係,已道出柯利亞接下來的治理習題。

柯利亞所謂的「市民革命」中,他說,「這場革命中,是人民領導,不是資本領導」。但接下來,支撐一場革命的資本可否持續,將考驗全民。在柯利亞前一任期間,政府人員編制從1萬6千人成長至9萬人,足足6倍之譜。一時的行政效能提升與擴編的社福支出,恐怕只是向其他拉美左翼政府抓藥方的流行民粹政策模式。陸已興/國小教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