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名家論壇》黃創夏:新年新台灣 變形蟲復活?

NOWnews/ 2013.02.19 00:00
文/黃創夏

有一種生物,沒有大腦,只是軟綿綿的一攤細胞,它的生命力卻非常旺盛,存活能力特別強,這種生物存活數億年了,它是「阿米巴狀原生動物」(Amoeboid protozoans)中最有活力的變形蟲(Naked amoebas)。

這種變形蟲沒有大腦,只有反應,碰一下就轉彎、碰一下就把它的偽足往其它地方伸,這種「刺激」與「反應」不斷交替下,變形蟲雖然黏搭搭、軟綿綿讓人噁心,卻是最會存活的物種。

這樣的阿米巴原蟲靠本能存活,永遠只有兩種基本行為,一是「反覆吞噬」,只要有誘因,同一個方向、同一種動作永遠反覆;其次是「迴避轉向」,只要一碰到障礙就轉彎。

阿米巴原蟲早就已經攻占了全台灣,看看二○一二年的台灣亂象,就是這種公共決策變形蟲的本能在張狂。

每次都宣稱是「改革」,只要是碰到質問與反彈,馬英九與政府大員永遠都是「沒有預設立場」、「再找專家研究」的迴避轉彎。等到撐到社會混亂、對立四起,又是一句「改革沒有回頭路」,胡說八道什麼「先求有,再求好」,鬼混一陣立個空有其名的法案,又混過關!

證所稅、國營事業的改革、美國牛進口、二代健保的改革、退休人員的年終慰問金改革、十八%的改革、軍公教勞工的年金改革、政府組織再造、國民黨內黨產歸零、都更改革‧‧‧那一樣不是民怨沸騰、紛紛擾擾,然後空有其名,虛有其表?

這樣的「不沾鍋、不負責」,才是政府原則、國家方針,馬政府與國民黨內一體適用、上行下效。

放眼滿朝,竟是同一品種:阿米巴原蟲已經攻占了全台灣。

台灣人民,真是這樣的既無奈又悲哀的一群人?

上世紀九○年代初期,資深政論家司馬文武曾撰文,稱國民黨是「爛黨」、民進黨是「亂黨」,這樣的「定性」描述真是高瞻遠矚,二十多年了,台灣人民還是無法擺脫這樣的禍害當中。

民進黨之「亂」,在於自我放縱於台灣人民寄望擺脫威權的渴望,一向對民進黨有點溺愛,讓民進黨自我耽溺在悲情想像當中,永遠都以為自己是「被害者」,永遠都以為自己不可能是「迫害者」。

他們永遠不願意去面對,陳水扁和他的徒眾曾經掌握台灣最高權力八年之久,他們也不願去面對這八年間,陳水扁濫權貪腐,迫害了台灣的清廉渴望、更迫害了台灣的基本價值。

直到如今,不論蘇貞昌或蔡英文,民進黨內仍緊抱扁迷的鐵票,三不五時就喊要讓阿扁「保外就醫」,卻不先為阿扁帶給台灣與民進黨的傷害有所反省與道歉。

蘇貞昌帶領的民進黨,更是莫名其妙,永遠不知道要幹什麼,像變形蟲一樣,只看到「反覆吞噬」的本能,只要有誘因,同一個方向、同一種動作永遠反覆。

所以,民進黨永遠是在「寄希望於馬英九」、像布袋戲中的「黑白郎君」一樣,只會反復吟唱:「馬英九的失敗,就是蘇貞昌的快樂啦」,既無法安邦,遑論定國,只看到是一群只想撿便宜的自我墮落。

國民黨則永遠是一群臭不可聞的爛泥在攪和,軟綿綿地讓人找不到施力點,表面上無波無浪,爛泥底下盡是權鬥與私利之鱷魚和蟑螂伺機而動。

這樣的軟綿綿,讓所有的問題都千篇一律,不論是美國牛、油電價、大學學費、富人稅、證所稅、二代健保、年金改革、十二年國教、十八%、年金改革‧‧‧連一個最簡單的 「Yes」or「No」,永遠都可以搞上經年累月,還是爛泥一灘,沒有答案,也不想交待清楚。

有個亂黨如同頑石,不會點頭;有個爛黨形如爛泥,扶不上牆,台灣人民早就夠慘了,怎麼還會再受「藍綠同源」之阿米巴原蟲肆虐之苦?

新的一年,能有新希望嗎?很不幸,春天要來了,生命力超強的「阿米巴原蟲」復活地特別快!

看看春節期間的兩黨,民進黨還是永遠只會「罷馬」與「放扁」之喃喃自語,福國利民之策一丁點兒也看不到;國民黨方面呢?護航財團的積習不改,又要說廢掉「奢侈稅」,馬英九依然買菜不知菜價貴,卻還沾沾自喜在臉書上自讚自誇說他的紅包袋依然有人要‧‧‧

美國豬要挾著TIFA攻入台灣了、年金改革是否能成還在未定之天、年輕人的薪水有成長依然遙不可期、台電中油沒看到改革跡象卻是漲聲再起、二代健保的惡政依然無解‧‧‧台灣一切都如同過年前一樣,除了從陳內閣變成江內閣之外,既沒有換湯,更不會換藥!

舊瓶之中依然只有舊酒,這樣的阿米巴政治只靠本能存活,永遠只有兩種基本行為,一是「反覆吞噬」,只要有誘因,同一個方向、同一種動作永遠反覆;其次是「迴避轉向」,只要一碰到障礙就轉彎。

兩千三百萬台灣人啊!迎接新年卻不禁要問:上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蒼天竟造出如此之國民爛黨與民進亂黨來折磨台灣,黎民百姓哀哀無告、永不超生呢?

(本文作者黃創夏,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家,NOWnews《今日新聞》名家專欄作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