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兒離家 三指老婦拾荒餬口

自由時報/ 2013.02.19 00:00
〔自由時報記者劉榮/台北報導〕寒冬乍暖,住在木柵安康平宅社區前棟一樓的拾荒婦邱枝花坐在樓梯口,一邊曬著冬陽,一邊把家門口三大堆瓶罐、紙盒分裝成袋,儘管兩隻手只剩下三根手指頭能聽使喚,她仍俐落搞定,馬上又拎起垃圾袋,拖著蹣跚的步伐又要出門,「路口那家機車行和文具行留給我的塑膠罐和紙箱,天黑前,我還要走兩趟才能收回來呀!」

四層樓的安康平宅興建超過四十年,對街近幾年蓋起每坪六十萬元起跳的高級大樓,但這處社區一千多戶,住的都是中低收入資格的貧戶,社區估計靠拾荒討生活住戶的就有百戶,今年六十八歲的獨居老婦邱枝花也是其中之一,幾年前,這位生性樂天的原住民老婦,因為失散廿多年的兒子被查出有貸款紀錄,不但被取消環保局代賑工資格,還差點連這處十坪小窩都沒得住。

邱枝花兩個手掌早已扭曲變形,右手掌蜷縮到只剩團肉球,左手三指也只有拇指和食指是完整的,原來,她年輕時因癲癇病發作,昏倒時正好在廚房煮飯,整個人倒在爐火上,全身有百分之七十被烈火燒傷,轉送三家醫院才撿回一條命,先生後來另結小三離家,她靠著打零工、掃馬路帶大四個小孩,三個女兒後來陸續遠嫁,唯一的大兒子也離家斷了聯絡,原以為兒子早死了,但前幾年她接到一只公文,才知道原來兒子借了一筆五百多萬元的貸款,卻連帶影響她的低收入戶資格。

講起兒子,邱枝花憤恨不平,但社工卻透露,有人建議她乾脆告兒子遺棄,脫離母子關係,至少一個月可以多領將近一萬元社會救助金,但邱枝花沒多做考慮,順手就把別人幫忙擬好的書狀給撕了。

邱枝花每天四點起床,一個禮拜卻只能賺個幾百塊錢,「路邊的我撿不過他們啦!只好拜託開店的把能賣錢的垃圾留給我。」木柵路、興隆路口機車行老闆說:「她剩三根手指頭,也能養活自己,那些瓶罐留給她,也算幫點小忙。」

社會局表示,邱老太太目前每個月可領到中低收入老人生活津貼約七千兩百元,北市議員李傅中武也曾轉介一名善心人士,每月固定匯三千元善款給她。

「我是加減收,當運動啦!」邱枝花搓著一變天就患風濕的右膝說,「做一天,算一天,靠自己好過靠別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