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哈達,請帶我回家10:這一走,就是永遠的別離(下)

立報/本報訊 2013.02.18 00:00
■何靜

無常

鄰居克倫族小孩的哭聲,把我從大雪中拉回到大雨裡,把我從寒冷的冬天帶回到濕熱的夏夜。我衝進房間,翻出珍惜保存學生們的複印家書與日記文件,又再次閱讀一字一句,而我不敢相信從遠方寄來的那封電子郵件,反映了無法阻止命運安排的無奈以及在大時代的洪流中,所有難民的悲哀。

藍月常常告訴我,達賴喇嘛的教言。「每一天都是一個生死循環。每天早晨甦醒時,告訴自己是重生;每天晚上睡覺前,告訴自己準備死亡。」這是我一直都在遵循的指導,因為可以活在當下,因為可以學習原諒。此時此刻,我閉上雙眼,真心祈禱,一切生命都能重新來過,一切傷痛都能順其自然。

我很想代替拉姆措帶著她的家書,走到屬於她那廣闊草原上的美麗家園,走到她母親的身邊,把拉姆措的愛念給她聽。

只可惜,她的母親已經不會知道了。

那封信

親愛的老師:

您好,最近可好?真的很抱歉沒能及時回覆您的郵件,還請見諒。泰國是雨季,達蘭薩拉的雨季也已經開始了,而我的心早在一個月之前就進入了雨季,而且每天都下個不停。自從R老師離開學校的那一天起,我心中的雨一直下著,直到現在都沒有停止過,我想這一輩子我心中不會再有晴天了。以前我從來不喜歡下雨天,但是今年,我突然喜歡上了雨天,因為只有在下雨的時候,我可以在任何地方毫無顧忌地流淚而不被人發現,也只有在雨天,我可以哭成淚人兒卻告訴身邊的人是雨水淋濕了我。

老師,我好羨慕你和R老師,還有機會再次回到雙親身邊,還可以跟父母嘮叨一些生活中的瑣事,可是我卻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以後無論你走得再遠,也不要忘記有時間的時候多回家看看,有什麼能為父母做的就多做一些,不要像我一樣離家十幾年,卻從來沒有回去看一看。現在,我真的想要回家去看看,但我已經不知道我的家到底在哪裡?在家裡我還有什麼?

在R老師離開學校的那一天,我得知我在西藏的母親病危,從那一天起我一直都在擔心我再也沒有機會見到母親,在祈禱母親能夠轉危為安,然而結果卻總是那樣的不如人意,就在X月X日,我母親在西藏過世了,當我聽到母親過世的消息時,我整個人幾乎崩潰,我不知道我該怎樣繼續生活下去。但是母親過世後要做的一切佛教事宜我還是要做的,所以,我在學校請假之後回去處理了一些事情 ,整個X月份我沒能好好上課,在母親過世後的這些日子裡,我整日都在以淚洗面,但不管怎樣,活著的人還要繼續生活,無法逃避。

哭完之後,我還是要學會堅強,要繼續面對,只是,在未來的生活裡,我的內心會缺少一份支柱,一份動力,我的生活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充實。以前雖然母親不在身邊,但內心總是踏實的,因為至少可以打個電話叫一聲媽,在電話裡跟母親嘮叨一下這邊的生活,還有一份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與母親團聚。但是,如今,我一次又一次地撥打著母親的電話,至今都無法相信母親已經離開人世,但無人接聽的電話一次又一次地提醒我母親真的不在了。

再也不會有人在電話的那頭叫我女兒了。

人們都說時間是最好的傷口癒合劑,也許時間能夠淡化我的傷痛,但是永遠都無法癒合我的傷口,因為時間無法倒流,無法再回到從前。我內心的苦痛是任何一個人都無法體會的。

拉姆措 敬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