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民主同盟的盲目與白目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3.02.18 00:00
中日保釣對峙日益升高,台灣原本可以靜觀待變,卻因為馬政府出動海巡船護漁爆發台日衝突,以及蘇主席訪日鼓吹美日韓台共組「民主同盟」防共,又使台灣站到釣魚台衝突的第一線。

兩相比較,2013年1月24日馬政府派出海巡船護漁,只是2012年9月護漁行動的延續,並不令人感到意外,反觀2月5-7日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在訪日期間,呼籲各國共組「民主同盟」的針對性發言,卻令人感到不解。

蘇直接呼籲台日應儘快解決釣魚台漁權問題,「避免衝突升高後,他國藉機介入、見縫插針,破壞台日長遠利益」,如此直白的政治發言,隨即引來中國大陸的強烈抨擊。2月8日新華網直接發表署名文章,點名批判蘇「與日本右翼相互唱和」,本質就是「媚日反中」。蘇的「民主同盟」主張還沒得到美日韓認同,反而已先把大陸怒火引燃上身。

民主同盟:重返扁路線?呼應安倍路線?

新華社公開批蘇之後,隨即進入春節長假,民共論戰因此暫時休止,原本以為「民主同盟」主張或將不了了之,誰知在2月12日北韓宣布完成第三次核爆之後,蘇又在臉書強調同一主張:「北韓以核爆挑釁世界,反將加深周邊國家的疑慮,更凸顯在此區域間,有共同價值的國家建立「民主同盟」的必要與迫切性」。就此看來,蘇訪日提出「民主同盟」,並非臨時起意的公關發言,而是心有定見的外交政策。

問題是,蘇主席訪日期間,被問到「民主同盟」與馬總統的「東海和平倡議」有何不同?以及「民主同盟」是否等於「包圍中國大陸」時,蘇並未正面回答,這種欲語還休的曖昧姿態,難免讓人感到色厲內荏。由於蘇主席在不到一週內,連續兩次提到「民主同盟」的外交主張,我們以為不僅將攸關台灣前途,更將嚴重影響民進黨的兩岸論述,不得不追根究柢,就教於必有所本的蘇主席。

事實上,「民主同盟」構想並非蘇主席首創。早在2004年陳水扁連任總統的就職演說中,就強調「台灣與美日及許多國際友邦的友誼基礎,不僅在於維護共同利益,更重要的是創建在自由、民主、人權與和平的價值同盟關係」。就職隔天,陳總統接見當時的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更重申「希望台日雙方能進一步建立民主自由人權和平的「價值同盟」」,與蘇主席說法如出一轍。

蘇主席重提「民主同盟」,也可能是呼應安倍2012年再次勝選的外交主張。去年12月27日,安倍在Project Syndicate發表「亞洲民主安全之鑽」(Asia’s Democratic Security Diamond),公開號召籌組美日澳印「四國菱形連線」,包圍中國的崛起威脅,本質上也是「民主價值為表,地緣政治為實」。安倍在第一次組閣期間,也曾在2007年提過「自由與繁榮之弧」(Arc of Freedom and Prosperity)構想,但不管是2007年或2012年,安倍的「自由與繁榮之弧」或「民主安全之鑽」,都未曾得到美國重視。

重返意識型態對抗?「民主同盟」與國際現實脫節

畢竟在蘇聯瓦解、經濟全球化、中國經濟崛起之後,美國主導的國際政治主流,早已不是冷戰時代的意識型態對抗,而是以解決問題為主的務實外交,同時包括區域政治維穩,以及經濟發展主義。儘管美國在近兩年標舉「重返亞洲」政策,並陸續在澳洲、菲律賓、日本等盟國加強軍事前沿佈署,但本質上並非意識型態的「民主防中同盟」,而是針對中國崛起所必然衍生的亞洲政經地盤重整,預先做好軍事上的底線鋪排。

美國反對把「重返亞洲」上綱到意識型態對抗,仍然堅持以務實主義為對中外交的主軸,主因有五:

一、美蘇矛盾既是意識型態對抗,也是全球性對抗,反觀中國只是區域強權,只關心自己的國家利益,並不像蘇聯想把共產主義擴張到其他地區。

二、中國與多數鄰國的經濟關係密切,周邊國家並不願在美中之間做出取捨。以韓國為例,儘管與美日同為民主國家,但從2004年起,韓國對中國的出口比重早已躍居第一。2010年韓國對中國出口高達1168億美元,反觀對美國出口只有498億美元,對日本出口更只有281億美元。更何況在北韓核爆之後,韓國更需要中國表態制裁北韓,豈有可能加入空洞不實的「民主防中同盟」陣營?

也難怪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會如此斷言:「美國把亞洲組織起來遏制中國,或者建立民主國家集團發動意識型態進攻,都不可能成功,因為中國是多數鄰國不可或缺的貿易夥伴」。

三、中國經濟崛起,也和美國互補互利,美國甚至還可能是中國經濟崛起的最大獲利者。不管是中國開放外商投資、或是美國企業佔中國出口比重、或是中國政府力挺美國國債,美中經濟早已難分彼此,與美蘇經濟完全無關大不相同。

四、建構圍堵中國的軍事佈署,估計至少要花費6000億美元,但美國財力日益吃緊,連任總統歐巴馬以內政為重,並無意增加國防預算。即使日本有意相挺,但安倍訴諸空前的日幣寬鬆政策,目前日本國債已經衝到GDP的234%,也無力硬撐到底。

五、美國在區域政治維穩上,仍有許多層面需要中國協助。例如敘利亞停火,中國已在聯合國多次否決美國提案,使美國頭痛萬分;另如制止伊朗製造核武,或是制裁北韓核爆,施壓北韓重返六方會談,美國也都需要中國支持。

蘇成谷正綱第二,重提民主反共老調

韓國對中國的出口比重,2012年是24.5%,反觀台灣對中國的出口比重,2012年儘管創下六年新低,仍然高達28.7%。兩岸經貿比韓中經貿還要密切,但蘇主席竟然如此脫離現實,想當然爾上綱到意識型態對抗,提出連美國都不敢背書的「民主防中同盟」!

蘇主席的「民主防中同盟」,不禁讓人聯想到以「民主反共」聞名的谷正綱。1954年,谷代表中華民國出席在韓國舉行的「亞洲反共聯盟會議」,後來即成為亞盟核心。1966年進一步擴大為「世界反共聯盟」,谷成為理事會主席。在當時全球冷戰中,谷正綱成為全球保守派的知名人物,還被封上「反共鐵人」尊稱。

諷刺的是,比蘇主席更早標舉「民主反共」的谷正綱,儘管在1970年當選「世界反共聯盟」的永遠名譽主席,但谷卻與國際現實完全脫節,不但無力阻止1971年7月美國國務卿季辛吉密訪中國,更不能阻止1971年10月中華民國政府被迫退出聯合國!

比較蘇谷兩人「民主反共」的堅決程度,蘇主席還不如當年的谷正綱;比較蘇谷兩人脫離國際現實的程度,蘇主席卻遠勝當年的谷正綱!畢竟在1970年代,兩岸還在「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戒嚴體制之下,完全不需要考慮「民主防中同盟」對兩岸經貿的衝擊!

蘇重返兩岸對抗,國民黨大利多

蘇主席選在中日保釣對峙最緊張的關鍵時刻訪日,針對日本率先把釣魚台國有化的挑釁作為,全未表達抗議,反而倒果為因,把日本國有化釣魚台所激起的兩岸保釣行動,等同為「破壞區域穩定」。如此脫離實情的媚日說詞,不但中國大陸無法接受,即使是台灣人民也無法接受。

可悲的是,即使蘇試圖以「民主防中同盟」取悅日本,但日本深諳美韓兩國的務實外交立場,自民黨只敢奢言安倍的美日澳印「四國菱形連線」,卻不便把台韓納入「防中同盟」。換句話說,蘇突然標舉「民主防中同盟」的意識型態對抗,不但美日韓都無法公開力挺,還先惹毛了中國大陸,讓蘇主席自己、乃至民進黨淪為大陸點名批判的對象。

如此離譜的誤判形勢,如此明顯的弄巧成拙,恐怕國民黨早已暗爽在心。畢竟,即使北京對馬政府的「不統不獨不武」很有意見,對於馬政府的更看重台美關係有所不滿,但相對於馬政府的「親美友日和中」路線,蘇主席所標舉的「親美聯日抗中」路線,顯然更讓北京望之卻步。如此標舉中國為「民主同盟」假想敵,即使未來想在民進黨內成立「中國事務委員會」,也不可能得到北京信任。

馬政府的民調長期低迷,國民黨人正感到前途堪憂,如今竟有蘇主席神來一筆、突然上綱到「聯日抗中」、重新凸顯民進黨的兩岸對抗路線,相信有不少國民黨人很想送蘇主席「惠我良多」匾額表達感謝!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