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段宜康 農藥 崩盤四國

澳洲 輸入台勞還是夢想輸出?

中央商情網/ 2013.02.15 00:00
(中央社雪梨2013年2月15日特稿)海外打工度假正夯,台灣青年到澳洲打工度假的人數逐年攀升,儼然成為台青圓夢方式之一,有的人在短短的時間賺進第一桶金,有人則花完旅費,卻在歷程中蓄積了人生再出發的能量。

澳洲移民部資料顯示,2005年度核發台灣打工度假簽證僅700餘件,2012年度核發數量已超過2萬2000,排名第五,在英國、韓國、愛爾蘭和德國之後,卻是增加幅度最大的國家。

2004年11月台澳簽署打工度假協定,揭開兩國青年交流之幕 。8年後,超過2萬名台灣青年湧向澳洲,背後的驅動力為何?逃避生活中不可承受之重?抱回人生第一桶金?還是無價的經驗?

2005年初,郭懿昌(Sicaa)背起行囊赴澳,沒有前人引路。11個月的澳洲經驗讓他種下夢想的種子,開啟創業之路。身為元老級的「舊包包」,Sicaa說:「路是自己走出來的」,他認為創業和旅行一樣,都在有限的資源下,決定方向,不斷取捨。

當年澳洲打工度假沒有現在包山包海的教戰手冊,而是一趟純粹的旅行。郭懿昌幾乎花完旅費,卻在旅行中蓄積了人生再出發的能量。他待過農場,當過澳洲環保志工,住過數十間廉價的青年旅社(Hostel)。

台北國際青年旅社創業是郭懿昌澳洲旅行的延續,他希望台灣也有著重旅行和人與人相遇的青年旅社。

近年在眾人經驗分享累積下,澳洲打工度假不脫找工作、存錢或旅遊的「標準化」公式,再經複製、重組而成自己的旅行地圖。但也有人,想跳脫框架,找新目標。

張育維在台灣做過業務和導遊、領隊,為了獲得女友家人認同,26歲考取公職,卻在受訓一個月後,清楚這不是他所要,瀟灑告別尚未展開的公職生涯,許下30歲找到更明確的人生目標,前往澳洲。

澳洲打工資訊豐富,張育維愛冒險,則樂好「登門拜訪」主動爭取,一周內不斷拜訪澳洲知名葡萄酒產地獵人谷(Hunter Valley)近十間酒廠,自信地說:「歐洲年輕人能,我也能。」而獲三間酒廠工作,其中兩間從未僱用亞洲人。著名Tyrrell酒廠欣賞他台灣人勤奮的精神,還要他介紹更多台灣青年。

曾赴紐西蘭、日本打工度假,來澳一年半的張育維認為,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打工度假既可賺錢,也可享受生活、豐富經歷。張育維喜歡下廚介紹台灣美食給德國、法國室友,用「美食」作國民外交。

打工度假可自食其力,行前旅費不需太多,澳洲核發台灣打工度假簽證又無人數限制,門檻相對較低。不少大學畢業生,選擇在成為職場新鮮人前,先當背包客。

陳依秀大學剛畢業,打工半年存下旅費,來澳是人生第一次出國。 朋友群中有八人來澳打工,有人出發只帶台幣3000元。今年一月剛到雪梨,陳依秀想花一年在澳洲各地打工旅遊,她直言「我要存錢回台灣!」然後從事航空業地勤工作。

在台工作多年卻看不到更好發展,蔡妙音來澳在雪梨的藥廠打工一年,因有採購的工作經驗,獲僱主擔保取得工作簽證,一個月至少可存台幣三萬。對她而言,在澳工作一面累積經驗,一面存錢,非常值得。

蔡妙音的朋友以存錢為目標來澳打工一年,省吃儉用,去年存下台幣80多萬,以此為籌碼,回台從夢想工作中的小職員做起。但也有朋友無法順利銜接工作,不久就花光旅費回台。

「存錢」是來澳打工度假相當吸引人的附加價值,多數的打工度假青年認為如果可以旅遊、工作,又可以存錢,不至於空手而回,何樂而不為?這筆錢在物價高昂的澳洲,不見得很好用,換成台幣卻很可觀。

打工度假可以選擇做一個流浪的背包客,也可以是穩定的打工族,全是個人選擇,旁人無從置喙。如果台灣青年願以勞力或非勞力方式正當地自給自足,賺取有形的資產或累積無形的經驗,是不是該停止為他們貼上『台勞』或『非台勞』標籤?而讓他們自己回答,打工度假究竟能不能在澳洲汲取養分讓夢想開花結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