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民主自治變質? 烏坎暗潮洶湧

中時電子報/王銘義/北京報導 2013.02.15 00:00
「烏坎事件」落幕後,廣東陸豐烏坎村實現了一人一票選舉村委會的基層民主,不過,過去一年來,因維權幹部明爭暗鬥,民選村官專業能力不足,村民遭盜賣的土地權益,仍無法獲得回復。烏坎村委會主任林祖戀說,最近有村民受人唆使鬧事,預謀要推翻民選村委會。

由於村委會明爭暗鬥,加以追究前村委會違法所引發的暗流,讓村委幹部提心吊膽。一月底剛辭村委的張建城說,我們的民主仍屬「嬰兒期」;另一位村委楊色茂則說,他們對「村民自治」是陌生的,因沒有經歷過村民自治。

當初參與維權,得到這樣的結果,是否感到後悔?林祖戀感慨,「我覺得很後悔!本來維權的時候沒有我的利益,現在也沒有我的利益,為何自找麻煩呢?」他說,希望有年輕能幹的村官接手,早一點幫村民把土地要回來。

備受中外媒體關注的「烏坎事件」,核心爭議就是村民土地遭前任村委會違法盜賣一萬兩千畝,其中,已辦理國土證的七千畝,無法討回,其它五千畝土地,據村委會說,去年收回三千多畝,還有一千多畝,今年可全部收回。

曾經號召村民團結討回被盜賣土地,去年經民選產生的村委會主任林祖戀,最近卻遭到部份村民與村委會幹部質疑。他近日在接受《東方衛視》訪問說,「我現在說真話也不行,說假話更不行,我得處處注意,處處防備。」

年近七旬的林祖戀是烏坎實現村民自治的代表性人物。然而,村民土地權益無法回復,諸多民怨就轉向對村委會的不滿。有村民說,當初村民起來推翻貪官,討回村民土地,但新村委會什麼也沒有討,也沒有向烏坎人民交代。

烏坎的別墅區建成快兩年,因受到「烏坎事件」波及,開發商已絕少再到烏坎投資置業。同時,已回收的幾千畝土地究竟是轉讓,還是租賃,動向未明,村委會並沒有辦法從土地上獲得任何收益,村民也無法從土地獲取回報。

部分村民雖已收回土地,卻看不見收益,因而懷疑村委會的職能;同時,村委會領導幹部只有七位,但當初參與維權,有影響力的人有幾十個人,不可能每個人都能進入村委會,因此攻擊或抹黑村委會紛爭時有所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