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摔跤被國際奧委會“除名”俄或失體育強項

俄新網/俄新網 2013.02.14 00:00
作者:俄新社記者高懿潔

國際奧委會執委會12日在瑞士洛桑投票決定,建議將摔跤剔除出2020年夏季奧運會。此前外界普遍認為,現代五項、跆拳道、羽毛球被裁掉的風險最大,然而最終出局的卻是摔跤。這個突如其來的結果不僅讓輿論大呼意外,對此幾乎毫無准備的摔跤界也頓時手忙腳亂。

國際奧委會新聞發言人亞當斯表示,摔跤這個“犧牲品”是15名國際奧委會執委(不包括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經多輪投票選出的,執委會的決定不表示摔跤有什麼問題,而是基于其他25個項目的優點。

此前,棒球和壘球已經被從2012年和2016年奧運會剔除,而高爾夫球和橄欖球則進入了2016年和2020年奧運會。2012年倫敦奧運會共設置了26個比賽大項。隨著高爾夫球和橄欖球的加入,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會將恢複到28個大項。從2020年奧運會起,項目設置將呈現“25+3”的模式,即25個常規項目和3個臨時項目。

摔跤界震驚俄羅斯受打擊最大

摔跤是公認的世界最古老的競技項目之一。它不僅在古代奧運會比賽中便“榜上有名”,而且也是1896年首屆現代奧運會就有8個比賽項目之一。1904年,自由式摔跤也進入了奧運會。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上,包括自由式摔跤和古典式摔跤在內總共設立了18個小項目。此次摔跤被踢無疑是奧林匹克運動乃至全球體育界的大冷門。會後國際摔跤聯合會(FILA)發布新聞稿稱,國際奧委會的決定令該組織震驚。“聯合會將竭盡全力說服執委會放棄剔除這個自奧運伊始便是奧運項目的決定。”新聞稿中寫道。

據俄羅斯摔跤協會官網稱,由于國際奧委會的這一決定,國際摔跤聯合會14日將在泰國普吉召開緊急會議。原計劃聯合會2月16至17日應舉行例會。

無疑,這個破天荒的決定影響到的首先是俄羅斯這樣的摔跤大國。在倫敦奧運會上,俄羅斯運動員在摔跤大項中共摘得11塊獎牌,其中有4塊是金牌。失去這一優勢,近年來在奧運賽事中的表現本就不穩定的俄羅斯還能否與美中抗衡,繼續保持自己體育大國的地位,將被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俄自由式摔跤國家隊顧問傑德耶夫認為國際奧委會做出該決定十分荒謬。“將摔跤剔除出奧運項目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他說。

俄羅斯奧委會主席茹科夫表示,國際奧委會的這一決定對俄奧委會來說“極其突然”。他在13日的新聞發布會上代表俄羅斯奧委會請求國際奧委會保留摔跤項目,並表示“絕對”將以正式的書面方式提出這一請求。

他指出,這對俄羅斯來說是“尤其不利的消息,因為我們有成千上萬的孩子們從事摔跤運動,並夢想著有朝一日成為奧運冠軍,倘若他們被剝奪逐夢的權利,這將是極大的不公平”。茹科夫說,包括在國際奧委會工作的俄羅斯代表、俄羅斯奧委會委員,以及摔跤協會的同仁應共同努力,促使國際奧委會放棄該決定。他相信,在5月份的執委會與9月份的全會上,國際奧委員會將做出“有利于摔跤”的決定。

各方分析原因:缺少觀眾緣、與奧委會不和還是性少數派游說

曾經摘得奧運銀牌的達吉斯坦摔跤運動員阿拉齊洛夫不排除,摔跤此次慘遭滑鐵盧與俄羅斯運動員過去在世界舞台取得的成就有關。

但國際奧委會委員塔爾皮謝夫向R-Sport通訊社指出,奧委會的決定與政治無關,執委會在表決時不可能針對某個國家。他透露道,奧委會對于國際摔跤聯合會的組織工作有諸多不滿,這是此次摔跤“中槍”的原因之一。

奧委會另一成員、俄羅斯奧委會榮譽主席斯米爾諾夫的看法與塔爾皮謝夫基本一致。他認為,奧委會的建議絕非空穴來風,並且毫無疑問,根源于國際摔跤聯合會主席馬丁內蒂與國際奧委會高層之間的關系。

曾奪得4次摔跤國際冠軍的俄羅斯運動員波波夫同樣表示,盡管消息對他來說比較突然,但他此前就已經感覺到一些苗頭。他指出,國際摔跤聯合會的運作存在問題已久,盡管該組織近來也採取了一些改革措施,但卻沒有帶來應有的成效。

俄摔跤協會主席馬米亞什維利不排除,在14日的會議上,國際摔跤聯合會可能做出重大決定,甚至主席馬丁內蒂可能“烏紗帽”不保。但他同時表示,自己並不主張聯合會發生過于劇烈的變化。

俄羅斯摔跤協會第一副主席瓦拉耶夫則認為,古典式摔跤缺少觀眾緣是導致摔跤失寵的罪魁禍首之一。而最富想象力的解釋則來自俄羅斯奧運摔跤國家隊教練烏魯伊馬戈夫。在他看來,這是性少數派的一次利益游說行動。瓦拉耶夫認為,國際奧委會正是由這個“小部分人群”的代表領導的,因為向摔跤說“不”實際上是對男性的打擊。他指出,古代奧運會只有男運動員參賽,其項目就包括古典式摔跤——“除掉”男性擅長的摔跤運動後,接下來世界即將被同性戀者統治。

機會尚存 前途未卜

根據規程,此次“出局”的摔跤將自動成為候選項目,與武術、攀岩、輪滑、壁球、空手道、滑水以及合並後的棒壘球共同角逐新增項目的寶座。國際奧委會將在5月的聖彼得堡執委會上對新增項目做出選擇,並將在9月的第125次全會上表決通過。

馬米亞什維利在接受《蘇聯體育報》的採訪時表示,他預計摔跤十有八九仍將重回奧運賽場。阿拉齊洛夫同樣指出,鑒于女子摔跤被納入奧運項目的時間還不久,這項運動就此告別奧運的可能性並不大。

斯米爾諾夫也指出,目前多國摔跤協會均已表示對此次“除名”事件的抗議,其中包括自由式摔跤十分普及的美國。他還指出,由于5月份的奧委會執委會將在聖彼得堡召開,這方面作為東道主的俄羅斯具有一定優勢,有機會在更高級別上同奧委會主席羅格進行接觸。

他還不排除,摔跤項目的命運還可能牽連目前正在申辦2020年奧運會的城市——東京、馬德里和伊斯坦布爾,因為譬如在日本和土耳其,摔跤都是十分普及的體育項目。他甚至懷疑,該問題可能影響今年6月將確定候選名單的奧委會主席職位爭奪戰。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