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北京觀察-從「抗美援朝」到「聯美反朝」

中時電子報/王銘義 2013.02.14 00:00
六十餘年前,中國派遣百萬志願軍跨過鴨綠江「抗美援朝」,聯手抗擊美韓等聯合國部隊;曾幾何時,因北韓無視於中國勸阻,執意發射導彈、進行核試,迫使中國在聯合國安理會「聯美反朝」,同意制裁、譴責北韓的作為。

北京與平壤雖有「鮮血凝成的友誼」,但中共歷代領導人與北韓金氏三代領導人的互動關係,隨著國際形勢的變遷與中國的崛起,已變得複雜多變;尤其,金正恩在習近平剛接班之際,頻頻製造難題,終至瀕臨決裂的地步。

北韓在宣稱完成第三次核試驗後,中國外長楊潔篪召見北韓大使池在龍,提出嚴正交涉,並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被《新華社》形容為「史無前例的交涉」,雖屬外交辭令,但中方對朝方態度,明顯出現關鍵性歷史轉折。

北韓曾被北京視為「戰略緩衝國」、韓戰時期「抗美援朝」的戰略夥伴。然而,當前中國在國際與地區戰略的利益,都已出現根本變化,北韓退出六方會談,堅持搞核子試爆,迫使中方在安理會只能採取「聯美反朝」的態度。

今年初,因北韓發射導彈,中國在安理會表決制裁北韓(第二○八七號決議)時並未投下反對票。北京與平壤雖沒有公開叫陣,但北韓稍後稱,中國主導的六方會談已「不復存在」,就已預示著雙邊關係即將出現「動盪」。

即將由「五○後」掌控黨政軍大權的「習李體制」,面對複雜多變的國際處境與敏感的政經環境,「求的就是穩定,盼的就是天下太平」,習近平自然不願讓金正恩這位「八○後」所牽制,然而,是軟是硬,陷於「兩難」。

習近平在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時曾強調,和平發展道路能不能走得通,要看能不能「把世界的機遇,轉變為中國的機遇;把中國的機遇,轉變為世界的機遇」。當北韓的作為變成「包袱」,中國的抉擇勢必要有所取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