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勞基法 慶富 凱擘

可卡因、伊斯蘭教和游牧民族的自負(二)

俄新網/俄新網 2013.02.13 00:00
——馬里危機根源剖析

作者:俄新社記者葉廖緬科

俄新社記者葉廖緬科日前深入極端武裝勢力與政府軍交鋒的馬里,在實地採訪、同當地居民與專家交談後撰寫了這篇文章。以下為文章的第二部分:

撒哈拉的秘密生活

過去幾年中,巴馬科政權越變越弱,與此同時,圖阿雷格精英們卻日益強大。一個重要的原因是跨撒哈拉貿易,而這種貿易在中世紀後改變了許多。中世紀的馬里帝國和加納帝國以黃金和鹽進行貿易。

現代撒哈拉靠走私興盛,比如從歐洲流入非洲的消費類電子產品。據悉,馬里北部的城市加奧貝被稱為圓盤式衛星電視天線的最佳購買地。另外,一撥撥潛在的非法移民想要通過另一種途徑希望可以確保進入歐洲。

最重要的是,撒哈拉是南非可卡因輸往歐洲的咽喉要道。2009年聯合國毒品和犯罪署稱,每年大約有60噸毒品通過撒哈拉沙漠輸往歐洲,其中絕大部分是可卡因。

俄羅斯前駐馬里大使科連季亞索夫說,除了毒梟以外,沙漠地區也日益吸引著伊斯蘭極端分子,他們想建立從撒哈拉蔓延至阿富汗的“不穩定弧形地帶”。

奧薩馬·本·拉登和他的追隨者們在1991至1996年期間將蘇丹作為據點。自20世紀90年代早期以來,其他幾個據點分別位于阿爾及利亞、利比亞和索馬里的極端主義組織公開承認與基地組織有牽連。

據科連季亞索夫援引可靠信息稱,在馬里,伊斯蘭聖戰組織的布道純粹以金錢誘惑人:他們招募的新兵月薪為900美元。而馬里本國人的年平均GDP才1100美元。

科連季亞索夫說,據報道,聖戰分子還會付錢在社區修建水井,以滿足居民需求,但他不確定這種做法的普及程度有多高。

最後,為這次暴動推波助瀾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那些曾為卡扎菲服役的圖阿雷格雇佣兵的歸來。

馬里對利比亞來說富有經濟價值,卡扎菲曾將幾千名圖阿雷格士兵招至麾下。對馬里的圖阿雷格人而言,直到卡扎菲倒台前不久,在利比亞軍隊服役仍是極具前景的職業。而在馬里就很難了。

據分析師柯南的數據,自2011年卡扎菲被國內武裝叛變推翻身亡之後,大約800到4000名圖阿雷格雇佣兵悄悄返回了他們的故鄉馬里。他們手持輕武器,其中包括此前幾次圖阿雷格人叛亂時未取得的防空步槍和其他設備。當時,除了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步槍外,他們有時需要時使用撒哈拉雙人劍塔扣巴(takouba)。

對極端勢力說不

專家和政客都同意,盡管叛軍起初旗開得勝,馬里成為“又一個阿富汗”的擔憂卻有些誇張,因為絕大多數的馬里民眾反對原教旨主義。

據統計,85%的馬里民眾支持伊斯蘭教,但是“本地化”的信仰相對隨和,允許信徒飲酒、聽音樂,極力避免男女著裝限制,總體上反對教派衝突。

位于馬里中部,擁有11萬人口的莫普提市伊瑪目(領拜者)在上月接受俄新社採訪時說:“我們不關心你信奉的是伊斯蘭教的何種教派。只要你向真主安拉禱告,這里就歡迎你。”

政治家迪斯科說:保守伊斯蘭教派正在馬里國內逐漸立足。這種趨勢是由于卡塔爾大規模投資興建清真寺、紡織馬德拉斯格子布,以及培養神職人員的結果。

他補充道,“但絕大多數馬里民眾都秉持溫和派的宗教觀點,由于暴動的爆發,極端伊斯蘭勢力很有可能會逐漸衰落”。

曾供職于BBC的記者希勒斯特·黑客斯(Celeste Hicks)在2004至2010年期間曾旅居在包括馬里在內的多個非洲國家。他相信,即使是“原始的柏柏兒人呼籲獨立”,也不會獲得北部馬里的廣泛支持。

對此她評論道,“圖阿雷格只是馬里北部的民族部落之一,這里的民族還包括松海 (Songhai)、貝拉 (Bella)、伏拉尼(Fulani),以及馬里南部的族落。圖阿雷格人和馬里政府的恩怨源自于1960年獨立之時......其他居住在北部的民族部落在過去也曾經疏遠圖阿雷格人。許多人可能也認為,圖阿雷格人應該對馬里政權2012年的倒台負有部分責任”。

不靠譜的民族

鑒于當前局勢的敏感性,一些軍官在接受俄新社採訪時不願透露姓名。他們認為,雖然法國出兵幹涉,將叛軍逐出巴馬科和其他南部城鎮,但馬里北部依然處于危險之中。因為馬里的軍隊沒有能力在缺乏外援的情況下將這些叛軍驅逐出境。

據悉,上周末來馬里訪問的法國總統弗朗索瓦·奧朗德認為,考慮到法軍未來幾周計劃從馬里撤軍,上述情況確實是個問題。

現行的計劃是由聯合國批准的維和部隊取代法軍。維和部隊將由從15個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成員國中調派的3300名士兵組成,將在2013年9月按計劃部署。

圖阿雷格族議員伊姆巴卡瓦尼認為,這項行動有望實現地區和平,並防止未來撒哈拉地區伊斯蘭騷亂的發生。

但政治分析師迪阿洛相信,僅憑武力方式完全有效控制撒哈拉地區是不可行的。這種觀點獲得了馬里軍方消息人士的支持。

接受本文採訪的大多專家和政客同意,唯一可行的解決辦法是與圖阿雷格溫和派進行談判。他們很可能要求在馬里國內享有更大的自主權和更多的自治權,而不是尋求獨立。

這項進程已經開始了:“阿扎瓦德民族解放運動”組織于去年年底表示,願意與巴馬科方面進行談判。1月份,一個從伊斯蘭聖戰組織脫離出去的團體也表現出和談意願。這項建議已經在上周獲得馬里代總統迪翁昆達·特拉奧雷(Dioncounda Traore)的支持。

一些法國和馬里軍方人士在媒體評論時表示,伊斯蘭極端分子方面沒有提出任何建議,他們極有可能採取恐怖主義策略。

此外,政治性的解決辦法可能會受到目前日益增長的圖阿雷格人和馬里黑人之間相互仇恨情緒的牽制。許多馬里黑人認為,圖阿雷格分離分子宣布獨立,並與伊斯蘭極端分子聯手,這是對馬里人原本生活方式的攻擊,是純粹的背叛行徑。

孔納(Konna)鎮的居民布巴卡·亞爾庫葉(Bubakar Yalkuye)說:“這個故事表明,圖阿雷格人非常不可靠。”1月中期,法軍曾與叛軍在孔納鎮展開廝殺。

他說:“我從小和圖阿雷格人一起長大,他們在和平時期還不錯。”

亞爾庫葉站在市政廳的斷壁殘垣上,在那里的碎石之中,依稀可以辨認出裝著槍支的小型輕便卡車的碎片。他說:“但是現在很明顯,你無法相信他們。”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