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聽障兒的棒球夢 強打者鄧志偉

青年圓夢系列報導(中央社記者林宏翰台北9日電)「我一棒把球轟出牆外,只知道一直跑,隊友叫我也聽不到」,這是鄧志偉對於聽障經驗的鮮明回憶,他靠著努力當上職棒球員。

效力於統一7-ELEVEn獅隊的鄧志偉,是台灣職棒唯一領有殘障手冊的球員;4歲時因為一場車禍導致重聽,但是聽不到,反而使他在棒球場上更專注,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我從小就跑得比別人快」,鄧志偉回憶小學時參加賽跑,因為聽障,只會埋頭向前衝,結果比其他小朋友多跑了一圈,還是贏過對手。

棒球隊教練看中鄧志偉的運動天分,請他加入棒球隊,鄧志偉說,「我當時還不知道棒球是怎麼打,只有在電視上看過,以為加入棒球隊就可以上電視」。

因為想要上電視,鄧志偉開始打棒球,也從此改變了他的人生。

小學時鄧志偉因為聽力障礙,而有一段孤單的童年,鄧志偉說,「他們都覺得我是怪胎,不會來接近我」,還曾經因為無法清楚說話,而被同學嘲笑。

不過生性樂觀的鄧志偉,卻在棒球場上找到自己的天空,當年,他是宜蘭三星國小少棒隊的風雲人物。

「我第一次上場代打,就把球轟出場外,那時候只知道一直跑,隊友在叫我也聽不到」,鄧志偉回想起第一次上場打擊時,將「場地二壘安打」跑成全壘打的趣事。

當時的球場比較小,飛出牆外的球只能算是二壘安打,而聽不到隊友呼喊的鄧志偉,一路跑回本壘,到了休息區又被叫回場上。

「小學的時候就是快樂打棒球,也沒什麼壓力」,鄧志偉說,加上自己的實力比別人好,在棒球場上幾乎沒有遇過敵手。

不過到了國中、高中階段,他又突然發現,打棒球也會讓他不快樂。

鄧志偉說:「到了國中以後,打球好像是一件可怕的工作,不想去做,卻必須去做的事情」。當時的教練為了打出成績,會用嚴格的手段來處罰球員,處於叛逆期的鄧志偉一度離開球隊,無所事事,藉此表達不滿。

「那時候比較有壓力,有被利用的感覺」,鄧志偉說,當時不理解的是,原本快樂打球的初衷,卻要為了教練設下的目標而變質。

曾經讓他得到快樂的棒球場,在這個時候反而是最想逃離的地方。

但是也因為教練的一席話,讓鄧志偉重新思考棒球的意義。鄧志偉說,「教練問我一句話,你不打棒球還會做什麼,我當時直覺回答,可以去加油站打工」。

過去在中道中學擔任教練的周宗志告訴鄧志偉,要思考自己所擁有的技能,對家裡的經濟負起責任;鄧志偉說,「教練告訴我,爸媽那麼辛苦把你養大,要懂得照顧他們」。

鄧志偉說,周宗志是他生命中的貴人之一,因為教練點醒,讓他重新看待棒球;「我回想起小學快樂打棒球的時光,用這種快樂打球的心態,面對自己的工作」。

他回憶這個人生的轉折,有所體認地說,「對我來說棒球不只是技術,而是教會了我做人的道理,因為這個運動,讓原本可能變成流氓的小孩,懂得去思考要孝順家裡,要回饋社會」。

隨著年紀漸長,鄧志偉聽力恢復,而在棒球路上,也找到自己的方向。去年他加入中華職棒,在新人球季敲出11支全壘打,並獲得年度新人獎的提名。

如今,打棒球已經是鄧志偉的職業,但他仍然保持著當年快樂打棒球的初衷,用樂觀心態面對競爭對手。

鄧志偉曾經在公開訪問時說,「希望對手盡全力把我三振,讓我揮棒落空,因為我也會盡全力去打敗他們」。雖然有些無厘頭,但是也隱含著他不服輸的個性。

面對未來的職棒路,鄧志偉不只著眼於下一場比賽、下一個球季,他有一個長遠的目標,「我想成為後輩學習的榜樣、超越的對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