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困境學習 李佳懷少年Pi圓夢

中央社/ 2013.02.09 00:00
青年圓夢系列(中央社記者陳舜協台北9日電)不愛讀書,五專、二技聯招落榜,影像工作者李佳懷感謝那些崎嶇,讓他培養出面對、自困境中學習態度。機會來臨時,在導演李安的作品「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圓夢。

「好萊塢(Hollywood)對電影人來說,就好比是棒球人的大聯盟(MLB,美國職業棒球聯盟)」,投入影像藝術工作20年的李佳懷說,成為少年Pi工作團隊一員,見識到好萊塢的工作方式,「雖然壓力很大,但很滿足,雖然沒到美國,還是有圓夢的感覺」。

獲奧斯卡金像獎(Academy Awards)11項提名的少年Pi,除少數幾個真人演員,鬣狗、飛魚、斑馬與紅毛猩猩等擬真動物演員讓觀眾印象深刻,李佳懷參與的「動物造型特效組」正賦予這些動物演員靈魂。

李佳懷表示,參加李安電影團隊機會難得,但「就算機會來了,也要看你有沒有能耐把握住」。為讓早一步加入李安團隊擔任美術陳設採購的妻子工作順利,請來英文家教,竟發揮臨門一腳作用。

「操偶是拍攝現場的工作,英文是主要工作語言」,當初是陪妻子上課,想不到後來卻是李佳懷最受益。

不過,這件事折射出李佳懷「從困境中成長,隨時做好準備」的工作觀與人生觀。

「我第一次五專聯考時,英文只有16分」,1973年出生的李佳懷念國民小學時是棒球隊王牌左投,曾代表國家到日本參賽;國民中學時「就是愛玩,不愛讀書」,不只英文考不好,考完後填不上任何一所高級中學或五年制專科學校,勉強在私立高級職業學校註冊,卻讀了1學期就休學。

休學後,李佳懷每天苦讀,僅睡4小時,堅持不放棄英文,第2次聯考時,英文考76分,總成績可上國立工專。

想學美術設計,李佳懷選讀當時新興領域的「商業設計科」(升格學院後改名為「視覺傳達設計系」),從此投入影像藝術領域,之後還取得大學及碩士學位。

不過,插班考大學時,李佳懷經歷第2次落榜,但準備考試過程大量閱讀廣告、建築、視傳、中文、哲學與歷史等書籍,「雖然落榜了,但我覺得很充實」,促使李佳懷退伍後決定專攻傳播科系,成為需要美術、影像、人文、歷史及田野調查等跨領域能力的電影人。

成為電影人是一時的決定,經濟壓力讓李佳懷一度想放棄。

不過,相信自己做的事有意義,想放棄的念頭稍閃即逝,李佳懷堅持下來,並以認真、負責態度面對自己完成的每部作品,直到機會敲門。

加入少年Pi工作團隊,接觸台灣電影工作者不曾有過的擬真動物操作及維護,李佳懷到目前為止畢生培養的各項能力都用上了,讓他始料未及。

以著名的「Pi與老虎對決,被飛魚群中斷」片段為例,李佳懷說,「畫面中直接飛向、打到Pi臉上的那隻飛魚,就是我丟的」,童年時期王牌左投的身手再現;飛魚道具掉色、折損,五專時期練就的美術素養發揮作用;為畫面真實,在船艙裡舖滿500隻冷凍飛魚,是本土的一點小創意,但要分開真魚與擬真道具飛魚,甚至要趴在船上用鼻子聞,則是「把工作做好」的堅持。

在困境中養成的不認輸個性及拍紀錄片時養成的觀察力及協調力,讓李佳懷在半年拍攝時間,就從精密的擬真動物操偶生手變熟手,更打破原先美國特效公司認為要10個專業操偶師在台工作1年的評估。

因表現出色,劇組殺青後,獲邀前往好萊塢工作,但李佳懷選擇留在台灣,成為台灣電影界擬真動物操偶的種子部隊。

李佳懷說,李安將好萊塢引進台灣,並留下種子,雖然現在台灣電影還沒有好萊塢級製作規模,「(擬真動物操偶)能力暫時無用武之地,但誰知道未來會怎樣呢」?他想等待那一天到來。

在台灣土生土長,「前進好萊塢」的夢想在台灣實現,李佳懷感謝李安讓他圓夢。

李佳懷的就學、就業過程不順遂,但他坦然面對挫敗、壓力,在困境中學習,每次挫敗中的學習,無形中都化為前進的動力與養分。

李佳懷說,「態度是最重要」,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更要把握當下努力學習,沒人知道機會何時會出現,「機會來臨時,你有沒有能耐留下它?」

李佳懷捉住機會,圓自己的夢,且還會繼續學習,「誰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