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美公校推動方案 力促族群多元

立報/本報訊 2013.02.05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據《America’s Wire》報導,美國內布拉斯加州威爾斯福克斯小學(Wilson Focus School),推動名為「學習社區」(Learning Community)創新教學計畫,將來自不同族群社經背景的學生混合在一起上課。5年級的愛麗克絲(Alyx)表示,就算教室裡有美麗且令人驚豔的澳洲斜紋藍蛇蜥,也不足形容她對這堂課的感受。她形容,老師米切爾(Mitchell)不只非常棒,她的好朋友諾蘭(Nolan)又善良又有趣。愛麗克絲是住在郊區的白人,諾蘭則是住在奧馬哈的非裔美國人,兩位同學認為「同學來自各地」很酷。「學習社區」的學生不是來自世界各地,但至少已經跟一般族群分際鮮明的學區公立學校不同。小組討論增進溝通學校強制規定閱讀的時間、科學專題與口頭報告,經過設計的教學課程包涵領導、溝通和科技能力,讓學生嘗試彼此協調的合作模式。學生每天都要一起解決問題、理解與協調意見,學習讓個人欲望在團體中取得平衡。在愛麗克絲和諾蘭一起上課的教室,學生透過名為「多元城市」(Diverse City)的小組社群來磨練技能,她說:「學生各有任務,像是警察、律師或秘書,這裡有規則,你可以肯定這裡有歧見要統整。」5年級的福爾默(Nicholas Vollmer)表示,在多元城市內,「你可以控告別人,但是你不會做得超過,因為目的是要達到某種和平的決議。」教師們表示,多元化並不只是一個表象,而是要整合達到學校的目標。米切爾說:「這些學生真的明白多元化的種族、社經地位、文化與學習型態是生活的真實層面,我們(指學習環境)的多元化是幫助他們學習如何主導,他們若無法成功地和多元的對象溝通與互動,就無法擔任領導者,你說是不是?我是這麼認為的。」福克斯小學是奧馬哈學區內施行學習社區計畫的學校。計畫於2007年由內布拉斯加州立法通過,目的是降低奧馬哈市和郊區學校的經費差距,並創造校園內不同社會經濟背景學生的多元性。總共有11所學校的經費投入學習社區,經費涵蓋部分學生跨區就讀的交通成本,以及提供給奧馬哈郊區清寒家庭子女教學服務相關的費用,像是優質的學齡前教育。計畫存廢爭議不斷這項計畫尚未被認可是成功的模式,官方也質疑不同種族混合的教育價值。學習社區引起各式各樣的辯論,像是誰該主導或比較積極,反而避免討論隔離、經濟不平等、社會凝聚和糾正過去的歧視等議題。無論是地區或全美,包括公民維權人士、教育領導者與學者,對學習社區計畫的成果懷抱希望,但不確定這個計畫是否能撐過面前的政治威脅。內布拉斯加州議員近日提出廢除學習社區計畫的提案,尚未確定該提案是否會交到州長手中。5年前簽署通過該政策的州長海德威(David Heineman)近日回應地方媒體說:「我不知道這個計畫的目的是什麼。」不過,州議會的教育委員會,以及因此獲益的家長和學生,仍大力支持這項計畫。5年前創立非營利組織賦權網絡(The Empowerment Network)的巴恩尼(Willie Barney)說:「這就是我們所需要的,如果你希望你的孩子到多元化且高成就的學校就讀,這個政策就應該存在。」破除種族不平等學習社區平衡了黑人與白人、白人與拉丁裔之間的不平等,特別是在工作與收入的項目。根據都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奧馬哈在1百個工作與收入差距最大的城市排名第91位。學習社區2011年推行時,共有2,500名學生轉學,為他們的新學校增加了種族的多元性,180名學生轉入威爾森福克斯學校就讀,近年學生數已增至250人,還有一些學生升上國中並沿用領導與科技的課程。奧馬哈市議員蓋瑞(Ben Gray)說:「學習社區是進行中的工作,我們的架構提供的是最初的基礎,我們需要為這些改變奮鬥。」奧馬哈的英文Omaha源自大蘇語語族語(Hokan-Siouan),意指上游的人或逆流而上的族群,些許意味著反抗現代的心態,而學習社區模式反應了這個州長期以來的務實特色。學習社區模式主席史地威爾(Ted Stilwill)說:「我很愛告訴別人,內布拉斯加州5歲以下的小孩有3成是拉丁裔,我喜歡這麼說是因為人們不相信,這會引起他們注意,人們對內布拉斯加有既定的想像與刻板印象,都是玉米田與白人,當然數字會說話,這啟示我們正在改變的事實,我們需要提供所有的孩子面對多樣化社會的準備,讓他們成為世界的一部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