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一行腳一思考《丈量世界》兩樣情

中時電子報/林欣誼 2013.02.04 00:00
  十八世紀的普魯士,出現了兩位天才科學家,一個是行腳天下的探險者,親身丈量世界的模樣;一個是足不出戶的理論狂者,相信能靠腦力思考出世間的真理。德國小說家凱曼(Daniel Kehlmann)以《丈量世界》描寫這兩位知名科學家的故事,創下全球破六百萬冊暢銷紀錄。   凱曼以幽默筆法描寫洪堡(Alexander von Humboldt)、高斯(Carl Friedrich GauB)這兩位歷史名人,結合史實與虛構,語言淺顯、節奏明快,至今譯出四十多國語言,台灣二○一○年引進。小說第一章以兩人在晚年的相遇開場,接著以雙線交錯的倒敘法,刻劃他們南轅北轍的信念與成長背景。《丈量世界》改編電影由德國導演德勒夫巴克(Detlev Buck)執導。   小說的背景,正是科學家們一展身手,探測宇宙諸多未知的年代。洪堡一七六八年生於貴族之家,他與夥伴邦普蘭在十八、十九世紀之交抵達南美洲,他攀登火山、探勘洞穴、在亞馬遜河行舟,用科學儀器測量各地的地理氣候,甚至計算土著身上的頭蝨。他堅信:「圖表不可靠,儀器不可靠,就連天空也不可靠。唯有靠自己小心求證、精益求精,紊亂才不至於危害到自己。」   洪堡被譽為「哥倫布第二」,首創世界等溫線圖、研究氣候差異,晚年完成研究地球自然地理的《宇宙》套書。   比洪堡年幼九歲的高斯則出身窮困,從小沉迷閱讀,不到廿歲就以《算學研究》奠定在數學界的地位,之後轉向天文研究,證明空間為曲面,並以他的原理主導了故鄉漢諾瓦公國的大地測量工作。   在凱曼筆下,這兩人被塑造成一動一靜、一熱情一高傲的極端個性。他生動描寫高斯在與心愛女人溫存時,因腦中乍現的原理而猛然起身記下,認為不懂數學的人才需要東奔西跑。凱曼還藉高斯之口幽了自己一默:「小說根本就是謊言連篇的童話。作者自己鬼話連篇就算了,卻老愛假借歷史人物之名大書特書。」   洪堡則對於世界的每一座山、每一條河有著非研究不可的偏執,但當他在離家千里的航程上,想到高斯正在用望遠鏡觀察星體,不免興嘆:「我們倆到底是誰去到比較遠的地方?誰一直留在故鄉?」  儘管有著迥異的世界觀,他們共有求知的渴望,也經歷了孤寂與沮喪。小說描寫他們大半生的科學追求,在純粹理性與宿命之間,理解知識的力量與侷限,卻在晚年體會了生命的深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