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運彩 中正預校 日本

陳武鎮人權畫作 療癒歷史傷痛

自由時報/ 2013.02.04 00:00
〔自由時報記者謝文華/台北報導〕「有人說,法律是正義的最後防線,但在台灣近代史中,司法往往成為當權者最可怕的爪牙。我認為成為爪牙是選擇,不是宿命,二次戰後納粹鷹犬並不能以奉命行事而得到饒赦。」

政治受難者 二十歲曾入獄

一九四九年生於屏東萬巒的陳武鎮,師專畢業到海軍服役,在性向測驗卷寫了「反中央、反對國民黨」八個字,竟被以「懲治叛亂條例」判刑,二十歲就飽受兩年牢獄之災。

「巨大的陰影,使我不敢創作,偶爾拿起筆畫風景靜物,一種『沒營沒養』的不滿足感,很快的讓我停筆。直到解嚴、政黨輪替,受邀參加二二八紀念美展,突然發現,所有的禁忌不見了,坐政治黑牢的所見所聞所思,像火山爆發不斷湧現的熔岩!」

他大量創作人權作品,為讓觀者產生壓迫感,愈畫愈大張,一、兩百,甚至近三百公分的畫幅,展現獄中扭曲驚恐神情的「虛擬巨惡」系列;以綠島為景密密麻麻書寫受難者姓名的「風中的名字」系列;拼貼蔣介石大筆一揮「此人槍決可也」簽呈的「判決書」系列,都讓人為之震撼。

去年完成的「爪與牙」十幅作品,諷刺台灣威權時代,法、警、軍、檢、調,有如統治者爪牙。尤其他認為,司法人員把獨裁者血腥的雙手「漂白」,最為恐怖,三連幅油畫,居中披著法官服者有三個頭,左右幅拼起來則是條狗,他以自家狗兒作模特兒,直說:「真委屈牠了!」

「消失的家人」系列新作,以雙併畫作刻劃二二八,左幅以慘白人形構造出鏤空效果,凸顯幸福家庭某一成員消失,右幅呈現社會菁英被帶走,成為基隆港、淡水河的浮屍,或曝屍荒野,甚至音訊全無,至今沒有忌日、無墓可掃。

他透露,每當繪畫人權作品兩、三週後,就會太過投入,瀕臨崩潰邊緣,必須開車到漁村、港口寫生喘口氣,「畫台灣的風景,可以療癒畫台灣的人權歷史時內心的沉痛」。劉戀文化基金會於新莊客旅人文藝術館展出「島嶼紀事」陳武鎮三十五幅油畫,展期至二月二十八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