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共空軍 女大生 不洗澡

《東京前線》沈斯淳習慣遲到 僑界覺得沒面子

自由時報/ 2013.02.04 00:00
駐日特派員張茂森/特稿

「嚴守時間」是外交官的鐵律,過去的10任台灣駐日代表,在這方面大致上沒有什麼問題,但去年到任的沈斯淳代表則以遲到著名。日本人比較含蓄,對不守時的人不會當面指責,但1次、2次之後,就會暗地裡將這個人視為「不能信賴的人」。

據日方人士與在日台僑反映,現任駐日代表沈斯淳在各種集會場合,一直有遲到的習慣。沈代表遲到最少10分鐘,例如去年台灣某駐日單位舉辦餐會歡迎他到任,沈代表居然遲到30分鐘,讓迎接他的人在大門口足足等了半個小時。

經常遲到的人通常有2種類型,一是地位高、官架大,覺得和別人一樣準時到就沒有權威,就算早到也要在附近徘徊一下,等時間超過後再進場。另外一種則是習慣成自然,不遲到就渾身不自在。沈代表是屬於前者還是後者並不清楚,但他經常遲到讓很多人不以為然,卻是不爭的事實。

日本這個國家,任何事情都按照規定辦理,除非有特別人脈或交情特殊,否則請託之事沒有解套的方法。日本人做事的「龜毛」也相當有名,尤其是對時間的要求非常嚴格,整個日本包括公務機關與私人公司行號,只有一個情況可以容忍遲到,那就是電車誤點。電車沒有準時到站,乘客必須向車站索取誤點證明,否則上司不可能買帳,隨便以碰到路上塞車或其他理由都不會被接受,因為這些理由都是事先可以料想到的,不能成為遲到的理由。

日本社會是分秒必爭的商業社會,日本人每天上下班像熱鍋裡的螞蟻,不會浪費不必要的時間。日本對時間文化的邏輯是:「一個人連約定的時間都無法遵守,當然也就不太可能遵守對別人的承諾。」

日本人當然也會偶爾因臨時碰到突發事件而遲到,或取消原訂約會,但在此之前打一通電話請對方諒解,應是最基本的禮貌。據說沈代表無法準時赴約時也會事先打電話,但每次集會都打這種預告遲到的電話,未免過於誇張。駐日代表相當於台灣駐日大使,對時間缺乏概念不但讓僑界覺得沒面子,也讓日本人看在眼裡,絕對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台日關係在歷任代表和駐日同仁努力下,好不容易維持穩定的狀態,沈代表應該做一位更適任的代表,讓在日本的台灣人沾光,也讓日本人尊敬。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