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大阪 捐精 分屍

從喬氏想起胡適 「我不能評斷 因為我不知是否為實」

中時電子報/劉屏/波士頓三日電 2013.02.04 00:00
一切評論要根據證據;沒有證據,絕不妄下斷語。這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語言學大師喬姆斯基接受訪談時展現的堅定立場,也正是胡適所說的「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有七分證據,絕不說八分話」。

台灣有人動輒給大陸台商扣紅帽子,指控有台商背景者經營媒體即是「中國黑手」云云。然而證據在哪裡?喬氏的回答,說明了什麼是負責任的批評態度:「我不能評斷,因為我不知道是否為實」。他說,關於台商經營媒體,「他做什麼,他為什麼這樣做,我沒有概念,我沒有聽說過。所以對此我不能說任何話」。

喬氏與胡適還真有不少相似之處。胡適是文學大家,喬氏是語言學大師。胡適興趣廣泛,著述頗豐,是思想界的代表人物;喬氏亦然。喬氏認為美國製造戰禍,所以是恐怖主義國家,他因此被一些美國人視為「不愛國」;胡適在抗戰前也因《獨立評論》的文章而被罵為「漢奸」?再一看,兩位自由主義的大師還都是射手座。

舉牌拍照一事,從一開始就疑點重重。喬氏以為的「女學生」,其實很可能是某政治立場鮮明人士的助理。她為什麼使用「學生」名義?為什麼只有「反媒體壟斷」一句有英文翻譯?喬氏曉不曉得自己變成了「在MIT守護台灣」的自衛隊?

如今這位大師全都不再深究,似乎要把一切責任攬在自己身上。他一再說「都是因為我不認識中文」,「我誤解了牌子上的意思」。又說,錯在沒有先問問認識中文的朋友們,「我沒有麻煩他們,於是犯下錯誤,這不是我第一次犯錯」。文化界曾有時髦的說法,「我的朋友胡適之」。因為胡適與人為善,愛人以德,且默默助人,所以朋友滿天下。喬姆斯基「萬方有罪,罪在朕躬」的情操也庶幾近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