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幸福24號:別讓杜鵑在愛中缺席

立報/本報訊 2013.02.03 00:00
■蕭如婷精神科工作這麼久,最常遇見家屬問我一個問題,就是:「精神疾病患者到底可不可以談戀愛?他/她們可以結婚生小孩嗎?」說真的,這個問題還真不好回答。記得多年前,曾輔導一位男性精神分裂症患者,阿強。他正逢適婚年齡,母親想幫他成家立業,但父親並不同意。母親的想法是阿強已經成年,她希望看見阿強有自己的家,所以堅持要去越南「看」媳婦!而父親不贊成的理由是,照顧一位精障者已經夠辛苦了,未來他不想再照顧可能有精神障礙的孫子。雙方堅持幾見、互有立場,於是,我們詢問阿強的意思,阿強則回說:「我也不知道!」多年後,輔導同是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小美。40多年來,一直保持單身的她,其實對愛情歲還是有份憧憬。不久前,她遇到一位主動向自己示愛,但年紀大自己近20歲的男子,兩人偷偷交往一陣子後被小美的家人發現,結果掀起一場軒然大波。家人不僅反對,連小美在被發現戀情後,都認為自己做錯事情而不斷向家人道歉!其實,「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對老一輩的人來說,是不變的鐵律;因此在阿強母親的認知中,她想幫孩子娶親生子沒什麼不對;至於父親,他的擔心也不無道理,畢竟照顧精神障礙者的辛苦與壓力是外人難以想像。至於小美的家人,只因為他們不認為有人會真心疼愛罹患精神疾病的小美,所以極力阻止這段戀情,而小美會道歉則是認為自己「不應該」擁有「談戀愛」的權利。然而,平心而論,精障者難道沒有情愛的需求嗎?當然有,只要是人,對情愛的渴望與需求都是正常的;但可惜的是,他/她們最先被看見的是「疾病」,而不是他/她們的「性」。這導致許多罹患精神疾病的人,大多認為自己一輩子只能在感情的路上缺席,沒人「看見」他/她們對情愛的渴望,也沒人「聽見」他/她們對情愛的需求!所以小美要偷偷談戀愛,阿強的婚姻則需要被安排。因此,當面臨「精神疾病患者可不可以談戀愛?可以結婚生小孩嗎?」的提問時,我們不應該只有單一的思維,或者帶著對疾病的刻板化印象來回答這問題。畢竟這不是是非題,也不是選擇題,且一味地防堵與禁止,只會讓精障者更退縮、更不懂得如何保護自己。所以,我們首先要先放下的是對精障者的偏見,然後好好地了解精障者自己本身的想法,並肯定精障者表達自己的需求及對愛情的渴望,再相互討論怎麼做才會比較妥適。我相信,只要我們願意「看見」並「聽見」,那麼枯萎的杜鵑在「愛」的滋潤下,也會有重新綻放的一天!(高雄市小草關懷協會社工督導、台灣性學會理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