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史明口述史 見證台灣世代掙扎

立報/本報訊 2013.02.03 00:00

史明口述史(共3冊)

作者:史明口述訪談小組

出版社:行人

ISBN:9789868823693

【本報訊】史明,認識他的人都尊稱他為「歐李桑」。在這部口述史裡,說著近代台灣人民的動盪生活。讀者也得以在此遇見年輕史明的夢想與熱情,看著他如何一步步朝著台灣獨立的理想邁進。這是一個左翼青年渴望獨立的真實實踐,也是台灣一個世代奮鬥掙扎,尋求認同的縮影。

島嶼台灣,有許多值得探索的意義。本書共以3冊《穿越紅潮:1918-1949》《橫過山刀:1950-1974》《陸上行舟:1975-2010》收錄史明長達近一世紀的生命歷程,希望藉由描述這個一生堅定志向的革命家,從啟蒙到獨立的過程,讓讀者體悟大時代下,台灣人的生命價值。

導讀

從我一九八一年八月第一次到美國時,台灣鄉親們便一直鼓勵我寫自傳。由於我自認台灣獨立運動尚未成功,暫時還看不到終點,所以並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一九九三年我回到台灣時已經七十多歲了,才開始想為自己的一生留下足跡,逐漸計劃撰寫我個人的自傳。

因為我一生接受的都是日文教育,所以我是先用日語思考,然後再翻譯成漢文,儘管不懂的詞彙可以詢問黃敏紅與李政忠,但是我對於自己的漢文始終缺乏自信。再加上,雖然持續有人願意替我進行口述採訪,但卻又因為擔心無法深入我個人的內心感受,從而作罷。

我的一生經歷過日本與國民黨兩種截然不同的政治體制,如果沒有和我一樣的親身經歷,恐怕難以理解我所描述的那個時代。再加上,至今如果想要找到像我一樣去過中國,具備比較馬克思主義思想與中國共產黨的經驗、而且仍活在世上的人恐怕不多,所以我在這次的口述訪談紀錄中,便如過去撰寫《台灣人四百年史》一書一樣有系統地講述我自己的生平。

儘管日本自一八九五年開始統治台灣,但是當我在一九一八年出生時,童年仍免不了受到殖民地統治的影響及封建思想的束縛;直到八歲開始進入建成小學校、台北一中,與日本同學一起學習、成長,日本的現代化教育與文明思想才與家中的傳統氣氛結合成半束縛、半開放的環境。在我就讀於早稻田大學的六年期間,是我的人生起了最大變化的時候。日本社會雖然經歷了明治維新,但是本質上還是封建社會,唯有早稻田大學、慶應大學才是追求自由、實現自由的最高殿堂。

不同於訓練官僚的官立大學,我在早稻田大學形成了我對自由、民主的思想。再加上,日本校園內自大正民主時代便頗為興盛的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無政府主義,都成為了殖民地子民的我的思想啟蒙。直至大學畢業之際,因為見到身旁的同學心無旁騖地一心從軍報國,我也才決定到中國參與抗日行動,加入台灣殖民地鬥爭、反帝國主義的路線。

戰後我到了華北,發現毛澤東已經成為獨裁者,中共已經由馬克思主義轉變為毀滅人性的法西斯主義。我看大量的中國人遭到屠殺,台灣人被他們視為異族,在在都違背了我對人權的信仰,才在一九四九年想盡辦法逃回台灣。沒想到,國民黨在台灣所施行的獨裁統治並不亞於中共,所以我才又與同伴共同組織台灣獨立革命武裝隊,不幸事跡敗露,遂再次搭香蕉貨船逃亡日本。

儘管我的前半生遭逢很多挫折,但是我的內心仍然有如青天白日,對於台灣獨立運動也還抱持著熱情與希望。為了籌措運動方面的資金,我開設了新珍味麵館,並且在生意穩定的情況下於一九六二年出版《台灣人四百年史》,在一九七五年以前從事地下、武裝的反抗路線,一九八○年代連續十年到美國巡迴宣傳。

一九八六年民進黨成立,台灣社會的民主浪潮在解嚴以後更加地風起雲湧,我也在一九九三年再一次偷渡回到台灣,以過去多年在日本累積的資金,自力耕耘體制外的群眾路線。過去最多時曾有二十多輛的宣傳車,至今仍然按照理念、立場、戰略、戰術的步驟,有紀律向台灣大眾傳達台灣獨立的理念。因此縱使台灣今日在中國(國民黨、共產黨)的威脅下,政局頹靡不振,但是在獨立台灣會經年累月的努力下,社會大眾與青年學生對於台灣獨立運動的既有印象已經幡然改觀。

二○○五年我在台大校門口靜坐時感受到大學生的熱情,二○○九年時又在大病初癒以後開始接受由台大濁水溪社、台灣研究相關系所同學合力進行的口述訪問,不管訪問、逐字稿、註腳等等,這群台灣子弟們的認真與用心,我一一看在眼裡。

感謝行人出版社願意提供這個機會,讓他們這幾年來的努力成果,可以呈現在台灣社會。

雖然一切還有待努力,但是我相信,我們已經走在正確的方向。

(二○一二年十二月三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