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變身導演張時霖 打造時空膠囊

蕃騰人物/高嘉甫 2013.01.31 10:23

本片導演張時霖為知名MV、廣告導演,曾與周杰倫、張惠妹、蔡依林、黃立成……等知名歌手合作,並兩度拿下金曲獎音樂錄影帶導演獎。這回首度執導電影長片,便駕馭八千萬製作,他把自己歸零成一個新人,戰戰兢兢,一點也不敢馬虎。身為本片監製黃立成的好友,張時霖從故事發想便開始參與。「當初,黃大哥介紹我和九把刀碰面,大家聊得開心,理念一致,要創造出一個熱血、勵志的故事。便開始發想劇情,先有一個概念出來,故事輪廓才慢慢成形。」

然而,用影像來說自己參與發想的故事,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畢竟電影、廣告、MV,是三種很不一樣的影像形式,每個領域各有獨特的魅力,他表示,像MV,就很講究美感,視覺偏動感,節奏性特別重要,帥哥美女更不可少;而廣告一支三十秒,一秒三十格,每一格錙銖必較,手要伸上去還是放下來,都要經過縝密的設計和討論;電影則是所有影像媒介的放大,它沒有秒數限制,全憑故事來拉開張力。雖是第一次拍電影,但張時霖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電影經驗」,像蔡依林的「特務J」三部曲,正有如二十幾分鐘的音樂電影,也像濃縮的劇情片,這些珍貴經驗,也就沉澱為他蓄勢待發的能量。

「拍完電影再來回顧自己的廣告、MV經歷,會慶幸自己累積了十幾年的磨練。而第一次拍電影就接到這麼大的案子,算相當幸運,身懷一些底子,還不至於手足無措。」

對他來說,電影很神聖,是影像工作者的終極目標,所以所謂「電影夢」一開始會擺在很高的位置。儘管之前也有機會拍電影,但幾經考量,沒有接拍,因為他認為,第一部如果有機會拍到自己拿手或想拍的題材,會更有意義。完成一部電影很不容易,好在,過往的影像工作「絕技」,總能適時派上用場,而駕輕就熟的MV手感,更使得《變身》充滿著音樂性的節奏。「由於拍攝班底都是廣告界的同事,所以大家都算滿有默契,也處得很開心,甚至很多場次,大家笑到不行,不得不先放飯……不過,拍攝進行到一半,卻也體會到『撞牆期』,像幾場爆破戲,刺鼻化學藥劑充滿攝影棚,大夥被衝得腦袋有點不太清楚,難免心浮氣躁,好在,都是朋友,過渡期也就在互相體諒下慢慢化解。」

《變身》這部電影,對他而言,亦是一種時空膠囊:「拍這部片,好像我從四十歲這個位置,回顧自己的人生和成長環境,兒時回憶也好,文化見聞也好,像台灣特有的『控八控控』……等等,都會隨著膠卷,定格在電影裡,十年後再回過來頭來看,觀眾會知道,原來我們曾擁有過這些東西。」回到一個影迷的身分,他喜歡偏主流的電影,其中,周星馳的喜劇,對他影響相當大,「周星馳的電影不管你看過幾遍,遙控器不經意轉到,還是會停下來把那個橋段看完,這就是一種張力。」此外,他亦偏好昆汀塔倫提諾那種意氣風發的暴力美學風格,自己創作生涯確實從這些電影中,擷取了不少養分。

儘管張時霖也坦言,若前置期更長,會有更大的發揮空間,不過,現在看公映版,不論劇情、演員、特效,不論張力或精緻度,他均深感滿意,而對監製黃立成的提攜,他更心懷感激:「很高興『電影』這件大事,發生在我四十歲的位置,這就像一個階段性任務,三十歲我拍廣告,十年後完成電影夢,對我而言,這就是一種『變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