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孔枝泳的《幸福時光》 不談廢死

中時電子報/林欣誼/專訪 2013.01.31 00:00
被譽為「韓國國民作家」的暢銷天后孔枝泳,曾以小說《熔爐》揭發聽障學校老師性侵學生真實事件,促使警方重新調查,國會更通過新版性侵害防治法加重刑責,稱為《熔爐法》。昨天孔枝泳帶來《我們的幸福時光》在台北國際書展發表,描繪死囚與富家女之間的情感,充滿社會意識。  孔枝泳(見右圖,鄭履中攝)在書展中,一身綴滿珠串的洋裝,都會時尚的優雅氣質,親和溫暖的態度,反映了她出身的良好。她表示,從小因父母鼓勵,她學生時代就開始當義工、參與學生運動,也因自幼喜愛寫作,畢業後曾任翻譯、編輯,一九八八年開始寫作至今。  她一九六三年生於首爾,已出版廿多部小說、散文,題材包含學運、女性成長與社會議題。《熔爐》二○一一年改編電影上映,帶動小說暢銷百萬冊,促使韓國人民發起串聯、施壓警方重新調查性侵事件,並通過新版性侵害防治法加重刑責。  台灣去年引進出版《熔爐》,近日則推出她二○○五年的爭議舊作《我們的幸福時光》。書中描寫一個多次自殺未遂的富家女,隨著修女姑姑去監獄探訪死囚。一次次會面中,她逐漸對死囚產生同理心,進而為他請命廢除死刑,也在這過程療癒自我內心的創傷。  孔枝泳坦率地說,當年寫《我們的幸福時光》時,她的人生陷入黑暗,長達七年無法提筆,若非為了孩子會走上絕路。「一心尋死的我,開始隨神父到監獄訪視死囚。一開始我每天哭,之後一年內我和他們一起作彌撒、吃同鍋飯。這些溫暖的相處,讓我對人生重現希望。」  她強調,她不希望《我們的幸福時光》被當成一部談「廢死」的小說,她是從人與生死的角度出發。「該為罪行負責的不只是犯罪者個人,還有時代與社會。我親身看到死囚善良的一面,相信沒有一個人是我們該拋棄的。最重要的是,只要認識一個人更深,就會對他有了解與同理。」  她給書中犯下殺人強姦罪的死刑犯,一個令人同情破碎的成長背景,她表示這是她閱讀許多資料得來的殺人犯樣本。而書中擁有寬恕情懷的受害者母親、長年照護死囚的修女,則反映了她相信的宗教力量。  一直到寫完這本書,孔枝泳才確定自己的廢死立場,認為死刑是野蠻不人道的制度,並在書中引述作家卡繆的話:「死刑的本質就是報復。」她表示,目前南韓「暫時性廢死」,多年未執行死刑,社會上有正反意見,但民眾普遍對這議題不太關心。  台灣從《熔爐》、《我們的幸福時光》兩部爭議作認識她,但孔枝泳說這是她最嚴肅的兩本書。她其他作品大多筆調輕鬆,讀者七成是和她年齡相仿、四十歲左右的女性。如《鳳順姐姐》寫女性成長,最新作品《快樂我家》以青少女角度書寫單親家庭。孔枝泳曾獲韓國廿一世紀文學獎,二○○五年在《韓國日報》網路調查為「代表韓國未來的作家」第一名,二○○六年當選為文化領域的「韓國之星」。  身為大受歡迎的作家,她同時也是三度結婚離婚、帶著三個孩子的單親媽媽。她坦言有段時間寫作是為了賺錢養家,但《我們的幸福時光》後,她重新感到「寫作與人生合一」,「只要活下去我就會繼續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