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跟著瞿友寧一起「找回鏡頭下的溫暖」

蕃騰人物/林郁倫 2013.01.30 17:12

電影中的電影,創造一個並不寫實,卻可能極其真實的世界。現階段是導演瞿友寧學習最多、體力最豐沛的時候,也是最適合拍攝這個隱藏在內心深處最動人故事的時機。

導演瞿友寧,圓滾滾的肚子、憨厚的瞇瞇眼,像極了維尼熊的他,因此有了「瞿維尼」的外號。他也被封為「演藝圈最會把人弄哭的導演」,最新力作《親愛的奶奶》,讓大仁哥(陳柏霖)與馮凱導演看片後都感動掉淚,和他合作被搞哭的藝人更多。擅長的魔幻寫實,直接的情感迂迴,轉換到120分鐘的電影裡,前所未有的獨特敘事方式,感性吐露個人私密情感,將回憶以連環層疊緊扣而成。曾導演多部受歡迎的偶像劇《薔薇之戀》、《惡作劇之吻》、《桃花小妹》,近期執導《我可能不會愛你》更是拿下2012年金鐘獎最佳導演獎。

「這是我第四部電影!」從金鐘偶像劇四度跨足國片瞿友寧一拿起麥克風的第一句話,大家可能會有疑問的是,看過瞿友寧所執導的偶像劇,數的出來超過四部,那電影何謂第四部呢?1997年《假面超人》,那一年,他27歲,首度嘗到了挫敗的滋味,一直到2003年《英勇戰士俏姑娘》開放出台灣電影少見的黑色喜趣,諷刺的是,曾經是票房毒藥的他,同一年開始執導偶像劇,部部都是票房保證。

對瞿導來說,這樣砸錢拍電影,用電視的成績去灌溉最愛的電影,就是為了一個夢想!能不能體會這樣的夢想,能體會多少呢?要認真,才能有機會看到。總是要先相信它的存在,才能去發現它的美好。

瞿友寧四部執導的電影 (從左至右) :假面超人(1997)、殺人計畫(2003)、英勇戰士俏姑娘(2006)、親愛的奶奶(2013)

《假面超人》拍完之後,不管在票房口碑都很差的情況下,瞿友寧跟了幾個電影導演、想在他們身上學點東西,他不停的看電影、也不停的創作,那時的他還不太敢做戲劇的創作,但是那種想要充實自己的心情是一直存在的。

也許命定的積極魂,讓他在任何困境中能找到方向。那六年期間,瞿導也拍了很多罕見疾病的紀錄片,「我看到一些不管生活生命或心理中比我更需要被關心的人,他們都沒有覺得自己需要被別人幫助,那我還覺得自己需要怎樣」,或許有了這樣的比較之後,瞿友寧更懂得知道怎麼在生命中自我調適!他語重心長地道出,學電影的人都會有一點理想性、甚至都有一點創作者的孤傲,但是有的時候這種因子會阻礙學習、阻礙到你看到這個世界有多大,當你看到這個世界有多大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有多渺小、才會知道怎麼努力。

曾經因為電影夢而負債六百萬,「我當時知道在電影這裡賺不到錢,就必須轉移到”電視”」拍幾年來還債,這也是一個認清自己的想法,寫詞寫劇本拍mv拍廣告、環境不轉你就必須隨著轉彎。」沒想到瞿導拍偶像劇”一試成主顧”,雄霸一方。他從"心"發現,原來不管拍甚麼作品,都有可能達到「讓這個世界改變一點點的能力」,以前可能是認為是要靠一部電影,其實靠一部電視劇也可以做得到。

人生裡總有些遺憾,如果有時候,可以活在電影裡,把後悔或當初無解的那一個故事重新調整,調整到現在的成熟的自己可以掌握的程度,那當然會比較快樂。

「吾心無懼,雖千軍萬馬,吾一人擋之」今天國片聯合造勢記者會,好熱鬧,十幾部國片,但是我們沒有明星,我猜也不會有記者寫到我,但是沒關係,我自己造勢,看我後面有誰啊? (圖文/取自瞿友寧粉絲專頁)

「在我拍第一部電影之前,我是一個不懂的親近人、瞭解人、甚至不會主動去關心人,那時候有點自命清高…」早期拍片時,瞿友寧常會因為每次沒有達到目標或是與心中的想像有落差而感到沮喪、煩躁,因實際拍攝需投入心力,並非才華或自信心就可勝任,因此他更用堅毅的態度來發掘其他可能性,並盡一切方式來拍出心中的感覺。經歷六年多的摸索,從《薔葳之戀》開始,他發現最擅長的技巧還是在細微情節的描述,越來越想靠近人群的感動不可言喻,為當自己的作品溫暖了他們之後、當那個影響越來越大的時候,才驚覺「哇!這是創作中最快樂的事情」談到與觀眾的共鳴,瞿導眼神都亮了起來,從那時候,他開始理解觀眾、知道想要的東西。專攻偶像劇,一手捧紅了”金童玉女”鄭元暢、林依晨,「我希望告訴大家,偶像劇絕不是膚淺的東西,不只賣弄帥跟美,它是作品。對人的影響不只是看看而已,它應該往內心灌輸一種愛。」

那時候影響很多人,在他們的生命中有很大的改變。

《薔薇之戀》第一場早上10點的簽名會,工作到凌晨六點的瞿導,到現場去觀望心想只有”小貓兩三隻”的場子,結果卻出乎意料的滿場,而讓他難以忘懷的是,一對母女走向前來跟他道謝,媽媽和瞿導解釋,因為女兒進入叛逆期,母女倆半年沒說話、連吃飯喝水睡覺都不打招呼,而有一次女兒在房間裡面看薔薇之戀,發現媽媽在客廳哈哈大笑,原來媽媽也在看!於是默默坐在媽媽旁邊一起看完,看完之後就忍不住想聊天,於是開始變得無話不聊,到最後兩人就一起來追星,瞿導深刻體悟,一部戲、甚至一集的劇情、一個短暫過後就疏通的橋樑,那樣的力量是多麼的神奇。

2012年金鐘獎《我可能》連中四元!瞿友寧再奪導演獎,他一上台也感性地說,「謝謝所有為這戲付出的人,謝謝所有在臉書幫我們按讚的人,你們都是功臣」。

也是從這時候開始,瞿友寧開始習慣上網和網友們、粉絲們互動,分享彼此的故事。也因為這一部戲,激起影迷們開始對演戲、影視編導相關科系的興趣,更讓瞿導深深的感知到「一個戲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一生,那真的是一個多不起的事情」,他樂於分享有些暗藏在劇情裡的情緒,也會詳細的解說所欲表達的精神。

睽違十年,再發電影夢,問瞿導會不會擔心《親愛的奶奶》票房?他說,擔心的可能還不只是票房,而是大家看了有沒有感覺,「假設我拍的東西有一堆人看過,但是看完就是看完了,哪怕拍了一個喜劇也沒快樂到、拍了一個恐怖片也沒嚇到,但是觀眾因為明星而進來了,我會覺得沒甚麼意思。」他進一步談到,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可能不會愛你》到現在一直還沒有計畫拍續集,就是因為不想做一個在大眾寄望下,變成是趁勝追擊、或想既得利益的一個創作,他希望這一個創作在電影裡是可以流傳下去的,而不僅是一個電視的續片,也正是因為這個團隊從演員、到編劇都是這樣的理念,才更顯得瞿友寧對這一件事情的小心翼翼。

「跟你在一起好像再拍電影」第一任女朋友跟他分手的原因道盡了瞿友寧是一位浪漫的幻想家。

「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女性都站了很重要的地位,不管是媽媽、奶奶帶我長大、或者是因為單親的緣故,每個階段都會有女老師對我特別好,還記得學生時期作文寫得很好…」感性的他,骨子裡的浪漫因子從孩提時期就開始發酵,國中時期老師評語”你太早熟了,要小心保護自己”竟然怕他會因為浪漫會很容易去做很多很衝動的事情,「事實上,我的確是做了許多詭異的事!」話鋒一轉,瞿導彷彿變成了一個活潑的大男孩,開始回憶起初戀的傻勁,如實的《那些年》就在聽者眼前放映,每天要翻過兩道牆為了在她的抽屜裡放一封情書、工地廣告的大型充氣球被他在大街上拖著走…等,回憶起豐富的浪漫招數,瞿友寧難掩驕傲的神情,冷不防地偷笑了一下供出,「也許大家看我的戲,會覺得浪漫的與眾不同,或許就是自己親身經驗過的一些事情吧!」

《親愛的奶奶》獻給所有女性,包括瞿友寧的奶奶、媽媽,劇中女配角之一千娜也身為母親,在瞿導的眼中,男人是懦弱的,跟小孩一樣,是「女人」撐起了家庭。

若真要說為何瞿友寧如此受觀眾朋友及演員們歡迎,應該是因為他從幕後走到幕前(不只是習慣性的反串),樂於參與節目行銷活動,親切又具喜感,實際的與人溝通他的想法,不僅讓人更了解他的作品,也更了解他本人。

在瞿導的電影中,看到是自己幾乎快要淡忘的童年無憂時光,還有始終依伴身旁血濃於水的溺愛親情。沒有驚艷場景,搭上溫馨配樂,襯著一句”必殺技”「奶奶,從甚麼時候我們都習慣在心中藏著一個秘密」,足以道盡祖孫情,一部描繪親情國片電影,赤裸裸標題獻給全天下奶奶,溫柔刻劃手痕,不難看出導演瞿友寧一手鋪陳的催淚劇情。

和人見人愛的李大仁一樣,瞿友寧的身邊,也圍繞著無話不談的女閨密。瞿導說,他下輩子比較想當女生,他喜歡跟女生聊天,聊人生觀、世界觀,藝術音樂美術,女性很偉大,而《親愛的奶奶》就是在講女性的故事。

「小時候我就會幻想,過世的親人一直都還存在,幻想他們還坐在那裏吃飯」,瞿友寧常常用魔幻寫實的手法,他說,如果用一種很疏離的、或者是非實體的畫面,反而會有一種距離感,比如說《我可能不會愛妳》裡面,程又青和李大仁講電話的場景,大仁哥就真的出現在程又青的旁邊,那種呈現的方式是很親近的、真實、紮實的,反而比較「不會嚇到人」的貼切、直接。

採訪當天,一通令瞿友寧興奮不已的電話,讓他情緒沸騰,「五月天也在臉書上推薦《親愛的奶奶》耶!可見他們也進戲院去看過了!」

如果你進戲院,看到瞿導走向前和你握手說”謝謝支持”也別驚訝,因為他是真的會時時刻刻就在你的身邊!這一點,也許可以從他密密麻麻的行程表可以看得出來… 喜歡他作品的人,不難發現,瞿友寧就是這樣的一位親切又熱血的導演。

這些天密密麻麻的行事曆⋯⋯我很拚,我真的很拚,我的伙伴也很拚⋯⋯戲院可以不要減少場次嗎?我可以可以努力每場都到⋯⋯ (圖文/取自瞿友寧粉絲專頁)

從與演員互動、到宣傳行銷,瞿導一定站在最前線!瞿友寧是如此地用心和珍惜在電影路上得來不易的互動,「築夢‧踏實」從他身上看到的努力與謙遜,實實在在的打動人心。「拍完《親愛的奶奶》,我就相信我已經做完我已經要完全淨化自己、瞭解自己的過程」瞿友寧自知工作不會應為自我了解越多就越順利、它可能越難”拍”,但也並不會因為挑戰變高就擔心太大而惶恐、他反而會覺得是一件有趣的事,「如果拍片沒有一些困難…就好像不是拍片了」。

他就像是一個演奏者,如果你覺得節奏不夠快,可能不是樂曲本身慢了,而是你聽漏了拍子。那些情感內斂的躲在影片中的每一個角落,一個不注意,就會錯失了感動。

在瞿友寧導演成立的氧氣電影公司,滿十年之際,團隊患難與共的精神就像一家人,最近電影宣傳期常忙到半夜兩三點還在APP分享票房反應。最近正在鬧背痛的瞿導打趣的透露和員工討論過,這一陣忙完之後,要先全體戒菸、再來一趟心靈之旅來好好放鬆一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