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高學費 索國青年:比內戰還糟

立報/本報訊 2013.01.29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內戰期間,就讀大學人數遽減,但摩加迪休現在已大致恢復平靜,各大學重新敞開校門迎接學生。據《衛報》報導,對索馬利亞的大學生來說,近年最大的隱憂就是暴力威脅。但首都摩加迪休重返平靜後,對想要回大學校園讀書的學生來說,高學費成了比內戰更難克服的障礙。戰時不忘學習儘管內戰延續超過20年,教育仍舊被許多索馬利亞人認為是生活的關鍵。「沒有知識就沒有光」是一句盛行的索馬利亞諺語。許多大學在內戰期間並未關閉學校,而是將學校撤到戰事較平和的地區,現在許多都已遷回摩加迪休。「索馬利亞人是相當有紀律的民族。不論戰爭、饑荒或流離失所,學生和教師還是盡可能到校上課。當我們的教室被毀了,我們就在樹下上課。我們拒絕關閉校門,因為誰也不知道戰事何時結束。」索馬利亞大學校長阿迪威里(Mohamed Abdiweli Ali)表示。他是倫敦國王學院前講師,亦是索馬利亞總統候選人。戰事發生時,索馬利亞大學是第一所從摩加迪休遷到首都城外伊拉夏畢亞哈(Elasha Biyaha)的學校。那時是2006年衣索比亞侵略期間,許多學生遭到伊斯蘭青年黨軍事分子和衣索比亞軍隊兩方面的騷擾。「衣索比亞軍隊在我們校園後方紮營。我們的學生正值可入伍年紀,這對我們來說是個大問題。」他說:「每天我們的學生和教師經過檢查哨要來上學時,衣索比亞軍隊都會指控他們是青年黨。每天晚上他們回家時,控制摩加迪休其他地方的青年黨又會指控我們的學生和教職員是基督徒。」「我們當時設了3個校區,因為有些學生與政府有關係,所以無法到特定校區;也有些學生與青年黨有聯繫,所以無法通過政府防線來上課。所以我們決定在所有衝突線的後方設置校園。」根據阿迪威里,在衝突期間學生數量銳減,但是現在摩加迪休的安全環境已有所進步,有越來越多學生回來上課。私部門亟需有技能且合格的勞動力,這表示畢業生不用擔心畢業後的就業問題和全球經濟衰退的現況。阿比薩蘭(Abdisalan Ali Adan)在大學主修商業研究,還沒畢業就已經在電信公司Hormuud找到了工作。「Hormuud公司的人到我們大學來找實習生。我是申請者之一,實習結束後,我得到了一份工作。現在我在Hormuud兼職工作,畢業後應該會在那擔任正職。」設公校 提高女性就學率索馬利亞大學校區內,有一群就讀醫學院的女孩坐在樹下的長凳上聊天。這是一年以前想像不到的場景,當時在戶外聚會表示要冒著被流彈擊中的風險。阿瑪爾(Amal Abdikarin)是醫學院1年級生。她表示她不再擔心青年黨和流彈,現在她擔心的是她的學費。「我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每個月125美元的學費。對我父母來說,這筆錢太多了。」索馬利亞的所有大學都是私立大學,很少有提供獎學金的學校。根據聯合國發展計畫署(UNDP)2010年所出版的報告,有近43%的索馬利亞民眾居住於貧窮線之下。高學費讓許多有潛力的學生無法接觸高等教育。哈達德(Aweis Haddad)是新成立政府青年與勞工部秘書長,他表示新政府了解對一般索馬利亞民眾來說,學費太高無法負擔,正努力興建新設國立大學,並重建於戰火中毀損的大學。「當我在索馬利亞成長時,我接受的是免費教育,在我讀書時政府還給我生活津貼。」他說:「我們希望能重拾這項制度。事情已有起色……目前索馬利亞有1,600所公立小學,在1年前還沒這麼多學校(受政府控制)。很快我們就會開始建設公立大學,讓擁有學業能力但經濟上無法負擔的學生鬆一口氣。」他補充道,增加女性於高等教育領域的參與度也是一大重點。雖然有許多女孩因為免費教育的關係能夠就讀小學,但是從中學開始,性別鴻溝快速增加。根據UNDP的報告,早婚、上課時間無法配合或經濟限制,都是女孩中輟率高的原因。「我們的人口中有50%為女性,她們也必須要接受教育。青年黨不讓女孩上學,但我們會持續鼓勵她們學習。」哈達德表示。「我曾旅居倫敦多年。我知道在那裡,索馬利亞女孩在學校比男孩表現得好;我希望索馬利亞本地的女孩也能有同樣的教育機會,接受高等教育,挑戰更多。或許有一天我們會有女總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