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校長的小革命:別再吵了!小心課表開天窗

立報/本報訊 2013.01.29 00:00
■鄭文嵐放寒假了,許多老師也利用長假旅遊或出國散散心,準備新學期能有更好的體力與收穫教導學生。然而,對各國中小學教學組長、教務主任來說,寒暑假卻是一個頭兩個大,為了讓課表如期出爐,在開學前加班,甚至連續好幾個晚上12點才能回家。全校一開學就自習問題在哪裡?台北市新民國中因教師排課問題,導致去年開學日課表「開天窗」,全校一開學就自習,據後續揭示的訊息,新民國中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導致「排不出課表」的原因主要有兩點:一是課稅減課的後遺症,一是教師個別需求。前者,造成很多學校全校有5分之1是兼課、代課老師,排課比往年難,甚至開學3週後,很多學校還在招募老師,有的學校甚至招到第十招還沒下文。後者,市府高層認為是各校放任教師能夠「自由選擇上班時間」,導致老師搶著上輕鬆的時間,才會出現課表難產的狀況。或許行政人員已不勝其擾,因此索性手一攤,把事情「鬧」大一點,讓新民國中上了全國版的新聞。只是這一鬧的後果又如何?校長黯然下台,新校長履新,教務主任則移請學校教師考核委員會處理,相信該有的行政處分也躲不掉,教師則好像成為「受害者」,一點事情也沒有,這場「仗」打成這樣,行政方面是全盤皆輸,其實真正的受害者是學生。如果我是新民國中的校長?事情掀開後,我就在想這個問題:如果我是新民國中的校長,我會怎麼處理?以校長「過來人」的立場,或許我的作法也對現職校長不無「啟發」,何妨姑且聽之?針對新民國中的事件,若我是校長,在把該做的職責都盡了:公開對外招聘鐘點教師卻依然聘不到人,請老師回兼又遭到刁難,教師還提出「什麼時間不能排課」的「個人需求」(你能想像勞工對老闆要求;「哪個時間」不能叫我工作嗎?)。讓教務處的主任及組長「配課配不成」、「排課排不了」,這時我若要打這場仗,我會這樣做:配課部分請「原來的教師」擔任,算是超鐘點兼課,若有拒兼者「一切依聘約處理」,排課部分則不能讓教師予取予求,「一切依學生學習權益」為依歸,沒有所謂「教師個別需求」這回事,如果能夠這樣做,課表怎麼會排不出來?歷年都沒問題,怎麼今年就會出問題?不過,這樣一來,部分教師「需求沒被滿足」,但敢不去上課嗎?如果老師蹺課,那就依教師差勤管理辦法來要求,遲到或曠職按規定處理。只要在「法」上站得住腳,就讓社會評評「理」。這場仗一開打,恐難善了,不過即使面臨再大的壓力,就算校長非得離開這個職位,至少也「痛痛快快」地戰過,而不是「黯然下台」而已。從「課稅減課」的亂象談起其實,課表開天窗這是「課稅減課」形成的亂象之一,根本之計還是需全面檢討教師的工作內容(不只談「工時」而已),教師的授課節數多少節才「合理」?日前高市教育局鄭局長所提,引起全教總強烈抗議,究竟哪方的計算方式較正確,這也值得釐清,教師的工作負擔真的會「過重」嗎?以我對教育現場的觀察,教師工會刻意把「最認真」教師的工作,當成「一般教師」都如此,把「少數特例」當成「普遍現象」,才會造成「教師工作負擔過重」的「假象」,試看多少國、高中的專任教師不是「有課來沒課走」?而友善校園、健康促進、環境教育、法治教育、鄉土教育、交通安全……這一項加一項的專案工作,都以冠冕堂皇的理由要教師「配合執行」,事實上教師這方面的專業素養夠嗎?行政主管機關這種「便宜行事」的心態,也讓教師於其教學本職之外,還得應付各種與「教學無關」的要求。其實只要用心思索:哪些才是教師真正該做的,在這方面可以有管控的機制(譬如考核、評鑑),其他雜七雜八的專案就不要強加諸教師頭上,這麼一來,教師的授課節數就可以重新檢視,國中專任教師每週18節,每節45節,「上課時間」每週才810分鐘,也就是13.5小時,備課、改作業這些要多少時間,也應該可以概估出來,相信所有的「工作時間」,應該會讓「一般勞工」極度的羨慕與眼紅。治本之法教師回歸教學本職教師本應專心在其本職:教學及輔導學生上,並對其工作表現有檢核的機制,達不到要求標準的,可輔導就輔導,該淘汰就淘汰,不該再有駝鳥心態說「評鑑不與聘用掛勾」,試想評鑑結果若不痛不癢,那會有任何督促作用嗎?最近教育部擅自借調教師10年來5,600位,讓學校還得聘代理教師,增加政府財政支出,剛剛受監察院糾正,還沒結案。其他政府認為「重要」的工作,就由聘雇的專人來負責,其薪資負荷應比教師的薪水少。▲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理事長陳建志(右)2012年5月9日率教育團體和家長到市議會,表達反對國中和國小大量聘任代課、代理老師授課,要求增加正式教師比率及其福利。(圖文/中央社)針對「課稅減課」形成的亂象,個人以為治標之法是「聘鐘點教師或教師回兼,授權學校視情況彈性處理」,治本之法則是「去除教師不必要的負擔,回歸教學本職,檢討授課節數,要求教學成效,行政工作雇用專人處理」。(宜蘭縣利澤國中退休校長)本單元由全國校長協會提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