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青春無敵 3.41公噸愛的重量(二)

中央廣播電台/詹婉如 2013.01.29 00:00
2012跨年夜,臺北市垃圾減少3.41公噸,然而,3.41究竟有多重?如果愛可以衡量,我們可以確信,這將是「笑擁青年行動聯盟」青年志工愛的重量,他們完成史上第一次、千人微笑「減」垃圾,經過將近1年的籌備,他們如何堅持理念,從不被外界看好到全國關注?我們來聽這群現代哥倫布,找尋自己「新大陸」的故事。

◎10度低溫露宿街頭 老師感動流淚

陳膺宇教授說:『(原音)我想到這些人一直回不去,擠不上捷運怎麼辦?家遠在新竹怎麼辦?我借了65個睡袋,還好20多個人睡,躺在長廊睡,看他們疲倦的躺在長廊上睡去,老淚縱橫!真的,從沒有過的,大家……。』

什麼能讓一個將軍退伍的老師感動地流下眼淚呢?

『(原音)當我覺得這個理想可以實現的時候,我覺得如果我能夠盡一份心、能一起進來,把我會的,不管是時間還是人力,能做一點事,把這個理想完成,那會很棒,老師那時候講得非常大的理想,要垃圾零落地,不只要做好清潔工作,還要笑擁,以積極正面態度面對所有人,老師一直強調要感動人,我立即就被感動了,我就跟老師說我一定要加入、來支持這個活動。』

『(原音)大都有很有想法,但是真會去做得人很少,如果大家都肯做,其實也沒有一定不能成功的,總是要做過才知道;老師給我很大的鼓勵,老師像酵素,給我們很大的鼓勵,催化我們,把我們的夢想變大。』

2013年元旦清晨2點,青年志工完成任務,裹著睡袋,瑟縮在國父紀念館走廊,氣溫不到10度,寒氣逼人。

然而,他們不怕,因為他們「熱血」!

『(原音)(所以你們都是通識課同學?)嗯……不太算,是同一個老師的通識課,不同學校,不同年的。』

◎挑戰不可能的任務 建構新公民運動

陳教授:『(原音)我說1點半以後地面上清潔溜溜,那很難啊!可是年輕人就是接受挑戰,很奇怪!哈!很可愛,我本來是找一個不可能的事給他們做,挑戰不可能,我們講什麼叫不可能,什麼叫可能,不在於難或簡單,而是做了以後把不可能變為可能,就是可能啊!禮拜六就要遊行了,禮拜五晚上meeting,隔天就拿著麥克風大聲喊口號,讓101更上一層樓,很勇敢啊!這些人做一次就有信心、有經驗了,這個沒有做以前,大家都會怕。』

愛與善念是會感染的,年輕朋友徹夜付出,讓臺北市跨年這天,垃圾量從2011年跨年時的17.5公噸,減少到14.09,若愛能用秤量,這3.41公噸所代表的正是青年志工之愛。

陳老師說:『(原音)我問你們玩真的、還是玩假的?他們說,真的啊!哇!那個禮拜五晚上徹夜未眠,就在討論,討論到3點半我受不了先睡,他們繼續討論,老師有老師的作用,但老師作用不能取代年輕人的創意、熱情或者擅於上網能力,(透過網路上的連結力量很大!)本來前2個禮拜我想慘了慘了,才100、200人,每天報名2、3個,我想慘了,做得起來嗎?沒想到最後網路串連,每天幾百個人上來,所以網路力量是年輕人最擅長的,可能一時看到效果,堅持下去,一定成功。(雖然他們在服務,但訪問到的每個志工都好開心?)是啊!我們樂在其中,我也沒教他們這樣,現在年輕人參加社會運動是所謂的憤青,他們勇於表達也很可愛,可是我們講有另外一個層面,有微笑的青年叫『笑青』,你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笑笑的,自己做不要去糾正別人笑臉迎人,這很特別,這真的是學生運動、公民社會的建構養成,整個從這裡起來。』

◎克服萬難 首次製作短片臺北捷運月台播放

在跨校青年志工團體中,有人,第一次拿大聲公吶喊、有人,頭一回接受媒體訪問……。

跨年活動總召、交大學生陳政韋說:『(原音)我暑假對這個活動其實有一些想法,課堂當中將此想法講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想不到我舉手講後,老師很開心,臉上堆滿笑容,問我說你會留下來選課吧?我說,應該會吧!結果老師叫我和另外一個同學去開會,那個同學說,一群奇怪的人在討論奇怪的事,我說也是啦!我問他,你會想留下來嗎?他說會,想試試看。』

從2012年9月一開始的旁觀者,到擔任活動總召完成任務,政韋說,沒想到短短2個多月就發生那麼多事。

為了吸引更多人響應「減」垃圾,政韋自編、自導,還自演,拍攝30秒宣傳影片,這是他頭一回拍片,克服萬難,登上臺北捷運站月臺播放,戴上默鏡的他,被同學戲稱為「交大版」阮經天。

陳膺宇老師說:『(原音)你如何讓捷運站播出,太難了!從市政府下手,一關一關審,出了問題說一定要市政府單位才能托播,老天!我們哪裡找臺北市政府單位當主辦單位?東找西找,找到市政府教育局,但其實他們不管我們大學啊!丁亞雯局長同意了,他很感動才作保播出,播出了!我們十幾個人全都跑去捷運站看,大家很感動,那很難,不難的話,為什麼沒有年輕人的作品在捷運站播出,只有他。可是這是年輕人可愛的地方,他有夢想,他想要在捷運站播出招募效果才大,沒有他名字,也不是為出名,過程中,驚濤駭浪,這有很多秘辛。』

◎標語、布條自己來 自掏腰包只為圓夢

說實在,「笑盟」是一個剛創辦的學生環保團體,草創初期没没無聞,無法獲得媒體青睞,即便舉辦一連串環保遊行、快閃行動,鎂光燈關注程度依然有限,但是,2012年12月31日奇蹟出現!

『(原音)原來我們向記者發2、300封採訪通知說我們會在市府站2號出口,當天可以說沒有人來採訪,但是,很有趣的是,我們發現1、200公尺外有SNG,後來發現市府捷運局有記者會,可是他們還沒有到場,我們就直接到前面去發表我們的主張,拉起布條,徐韜就拿大聲公上去了,呼口號!』

透過媒體現場傳播,「笑盟」一役成名,外界才真正注意到臺灣史上頭一回、千人微笑「減」垃圾青年志工行動。

『(原音)帽子不是每一個都有,根本不夠,不是每個人都有!人家看不起我們很正常,但我們做成功了!』

這些都是「笑盟」志工努力激盪的成果,從一開始不被看好,活動標語自己買布、自己寫,募款不足就自掏腰包。

臺北市長郝龍斌市長說:『(原音)當大家正在歡樂的慶祝跨年時,他們拿著垃圾帶在『減』垃圾,甚至也在宣導環保,要大家垃圾不落地。』

活動圓滿結束後,青年志工獲得臺北市長郝龍斌接見肯定。

◎不要特權! 相信自己辦得到

記得初期,參加人數只有1、200人,「笑盟」幹部、東吳大學學生徐韜不諱言,自己也曾經對活動能否順利完成產生遲疑。他說:『(原音)遲疑……說沒有是騙人的,一定有,但是不管是老師還是我在其他幹部身上,我得到一種氣場,哇!他們什麼都不怕,我們還擔心什麼呢?就是他們相信可以,我也一定可以,的確,只要相信可以,就一定做得到。』

短短時間,洗遍人間三溫暖,從不被看好,到市長接見,就是一股「相信」的力量,達成這項不可能的任務。

跨年檢討會議上,我們聽到他們進行了這段對話。總召許貴仁說:『(原音)要注意的我們不能拿特權去裡面看跨年演唱會,即使有特權,我們也不能換個位子、換個腦袋!』

◎青年更關心社會? 學者:仍待努力

不管有沒有特權,他們都會堅持理想,但是也讓人好奇,有理想的年輕同學在臺灣究竟有多少?

特別是從2012年,臺灣青年從參與反旺中案、文林苑拆遷事件到青年志工站出來,這代表著臺灣時下青年的圖像嗎?世新大學社會發展所陳政亮教授談到他的觀察,他說:『(原音)實在話,一般大學生還是娛樂取向較多對公共議題關心較少,不是普遍的年輕人在轉變,我看到的是外在有很多大型社會運動在作用,引動一批有行動意願、論述能力上也比較成熟的年輕人,我覺得校園可以成為公民社會的基地,但是,它不能單獨完成。』

◎期待再相會 2013跨年「減」垃圾

2012年跨年,垃圾減少3.14公噸,但不可諱言,現場人潮散去後,還是看得見被民眾遺留下的垃圾。

在臺灣的你是否也與85萬人一同看著101大樓的美麗煙火?

今年底,「笑盟」還要再和大家相約,同一時間、同一地點,仰望天際絢麗火花後,腳下不留下任何一張紙片,他們相信,這樣的場景,絕對比跨年煙火更令人讚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