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青春無敵 3.41公噸愛的重量(一)

中央廣播電台/詹婉如 2013.01.29 00:00
別人把垃圾交給你,你會快樂嗎?正常情況下,一般人都會生氣,但是,2012年最後一天,臺北跨年晚會現場,近千位青年志工在10度低溫下,手拿垃圾袋高呼「把垃圾交給我」,這群學生打破22K「草莓族」的刻板印象,他們向外界證明抱怨是可以被微笑、熱情取代,不只按「讚」!他們更用自己的力量,打造一個新世代社會運動。

1月19日,寒冬中的陽光難得露臉,大學剛考完期末考,「笑擁地球大學青年聯盟」10位核心幹部馬不停蹄地舉行跨年後第一次檢討會。

會議中,一邊看著這段時日來「笑盟」行動影片,一邊狂笑,毫無掩飾地展現「青年本色」。

◎跨年也要愛地球 「減」垃圾創意啟動

2012年12月31日,「笑盟」號召年輕志工跨年,他們不拿螢光棒隨著臺上歌手吶喊,而是對群眾疾呼「把垃圾交給我」!

跨年夜前,除了西門町快閃,市府捷運站也曾看過他們的快閃身影,此外,還有數支活動宣傳影片在網路傳播。

「101更上一層樓」,這句響亮的口號是交通大學畢業生蔡宇婕的創意,她期待跨年狂歡後,能被外界看到不一樣的臺北城。她說:『(原音)慢慢長大的過程中,我一直覺得很奇妙,好像小時候學的,到大了遵守的人越來越少,我覺得跟國小生比好像大學生道德好像比小學生差,(更薄弱了?)對啊。』

東吳大學歷史系學生徐韜,還只是大學2年級學生,在活動中扮演媒體公關,全臺上百家媒體補捉「笑盟」精彩鏡頭,全靠他現場指揮,他們正在改寫年輕人的社會形象。徐韜說:『(原音)十幾噸的垃圾,你新聞看覺得我們怎麼改變得了?今天你來加入我們,發現加入笑盟可以為環境盡一點力,而且我加入之後我看到成果了,垃圾量減少了,我發現今年不用再走在垃圾堆上走路,(問:你曾參加過跨年?)是,有參加過,往年像垃圾山,因為沒有在宣導,我前面人丟,後面人為什麼不丟。所以我們今天青年人站在你面前,我們向你收垃圾時,你除了投進去外,你下次也不會想丟,因為你覺得年輕人給人的社會觀感是最不負責任,但我們都站出來希望你不要丟。』

◎跨年「搶」垃圾 世界因我不一樣

「笑盟」核心幹部之一、交通大學生物科技系大二學生周晉緯說:『(原音)一個人的時候做起這件事會有點害羞,可是當一群人時,會覺得很有意義,最後看到垃圾就想去搶。有一個讓我印象很深刻,有幾個攤販,看我們喊得很賣力,就請我們吃東西,他們有自己的工作,雖然沒辦法一起來,就用他們能的方式鼓勵我們。』

跨年活動總召集人、交大大三學生陳政韋說,臺北街頭的人情味,絕對比你想像中的多更多。他說:『(原音)臺北這個地方並沒有外界想像中的人情味不夠!我們6、7個人拿大聲公宣導,過程中常會聽到會有掌聲,外國人還過來擁抱我們。甚至我們經過公車亭,有人坐在那兒,腳下有煙蒂,那不是他的,他看到我們,自動把煙蒂撿給我們丟進去,你想,一般人不會沒事把煙蒂撿起來。』

你聽過搶劫,但一定沒聽過「搶垃圾」吧!這些年輕的孩子,充份感受什麼是觀光客口中所說的,臺灣最美的風景-「人情味」。

這是臺灣第一次在跨年夜舉辦的跨校環保行動,透過網路傳播,10位核心幹部、1位指導老師,吸引近千人加入垃圾減量、垃圾不落地的志工服務;的確,世界因為他們而有所不同。

「笑盟」志工幹部蔡宇婕說:『(原音)志工召募時,有一句話是,我想成為一個很厲害的人,讓這個世界因為我而有一點不同,很高興的是這句話好像真的touch到一些人,很不錯,(夢想實現了?)對!』

◎最「潮」環保志工 不只會按「讚」

陳膺宇教授說,透過這群孩子的創意,可以想像志工服務將會成為臺灣最「潮」的事兒。他說:『(原音)現在是時尚志工,沒有人因為撿垃圾感覺難過。所以,我們真想發起微笑運動,凡事先鼓勵人家,有問題再糾正,碰到事情時,先往好的地方看,不要像以前批評80萬年輕人,沒有公德心、教育失敗,沒想到怎麼把垃圾帶走,角度不一樣,達成的目標是一樣的,我們碰到事情先從好的來看,不要口水戰,這個社會運動看能不能趁興而起。』

近年臺灣,最不缺乏的就是抱怨、謾罵,但缺少的是如何將不滿情緒轉化為正向能量。

2012年暑假,「笑盟」幹部、政治大學教育系大三學生鄭洵和2個同學,發起「撿」單藝術環島行動,3支鐵夾子、2個垃圾桶,她們的作為在臉書上引起不小的迴響。她說:『(原音)抱怨或者是在網路上駡,還是維持原樣不會進步,所以我們既然是大學生,就有時間去改進這些事。(跨年中有沒有最感動的事?)我的同學一開始聽到我要去撿垃圾覺得不可至信,他們覺得跨年就是要大家一起去玩,可是跨年當天晚上,就看到他們7、8個人一起來報名,跟我一起撿,同儕被影響讓我很感動。(你怎麼影響他們呢?)環保或是這些道德觀的改變要從時間縫隙去改變,像他們跟我同班一學期,每天看我用環保餐具,聽我講環境議題的新聞,慢慢認為這些也是他們要去關心、捍衛的。』

◎讓狂歡更有意義 北上只為「減」垃圾

陳政韋興奮地說,跨年當晚,甚至有不少志工是特地北上加入服務行列!他說:『(原音)像這個是新竹高商,他們對我們的活動異常興趣,都想參與我們的活動。』

對這群青年志工來說,抱怨已經是了無新意的老梗,他們要打造的是新一代的價值觀。近年致力推動臺灣願景工程的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簡錫堦執行長說:『(原音)如果一般我們社會運動是對抗,就是這個不好,我要對抗你、壓迫你,要你改變,但這不是正向運動,同學看到有人丟垃圾,如果去駡他可能就對立,你也不會改變他,但如果你去撿,他會羞愧,會覺得為什麼是這個年輕朋友幫我撿起來,他就會改變。』

再回味一次!看到年青朋友這樣微笑「減」垃圾,透過開心的臉龐,外界看到他們力求改變的決心,志工們高呼「明年還要來」。

◎衝破徬徨苦悶 新世代打造永續價值

剛成為社會新鮮人交大畢業生的宇婕說:『(原音)雖然我們公司專門做韌體,可是我不是純做工程師的工作,是比較有跟一些人接觸的,所以比較有機會去推動一些東西。』

環境意識是時代的主流,失去環境也等於失去生存權,人與環境息息相關的概念不是突然出現的,那是經過多少慘痛的代價換來的經驗與教訓,2012的跨年,將在他們的青春記事簿上,留下永恆印記。

眼前這群年輕人,不到10年將成為社會的中堅,目睹國家走過財政低迷、民眾徬徨無助,或許是最苦悶的世代。但是,經過這一役,相信他們不會自怨自艾,而是企圖用自己的方式,積極打造心中期盼的永續價值。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