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安寧醫療 還需多一點同理心

yam蕃薯藤新聞/陳家如 2013.01.28 00:00
一個因為意外而重傷害的二十九歲年輕人,情況危急而住進了加護病房。因為傷害過大,生命跡象只剩下呼吸與心跳,整個身體與頭部,水腫得非常厲害,簡直就是面目全非。他的老母親非常傷心,面對他即將過世的結果,老媽媽還是非常不能釋懷的哭著對加護病房的醫師說:「可不可以讓他的臉不要這麼腫,讓他黃泉路上也走得比較像個人啊…。」  照顧病人忙得焦頭爛額的加護病房醫師,忍不住說:「對於他來說,這有什麼差別嗎?」醫療人們們真的都太累了,壓力也太大了,他們都無法有太多時間去盡量理解家屬們的傷心欲絕。  另一個醫師說:「其實消腫這件事對我們來說也不會花很多時間,你可以打利尿劑以及放冰塊幫病人消腫。因為病人處於幾乎要腦死的狀態,幾近無知覺,所以冰塊可以放久一點…。」  這個醫師細心教導了加護病房的團隊之後,就因為公事而出國了。等過了好一陣子,他回國之後,有一次在他的門診時,外面出現了一個年輕的男生和一個女生,耐心的在外面等他看完診。當他走出診間時,這兩個人向他下跪,感激涕零。  「我們是那個後來過世的年輕人的弟弟與妹妹,謝謝你當初沒有忽略我媽任性的要求,還教導了醫護人員要如何照顧我哥。所以後來我哥走的時候,已經恢復成了他原本的面貌,讓我媽非常的安慰。不然如果是我哥原本腫得面目全非的樣子去世,我媽這半年來一定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一定非常的自責…。」  醫師與護理師的多一點點心,竟然擦乾了一個老媽媽,一生的眼淚。  這是黃勝堅醫師曾述說過的一個真實故事。最令黃勝堅醫師感動的事:病人往生了,家屬辦完後事,會特地寫信或打電話告訴他:「謝謝黃醫師,讓我家人安詳和有尊嚴的離世!」這才是「安寧緩和醫療」最深層核心的意義,對於病人與家屬們,醫療團隊都在乎他們的感受,讓家屬以最安慰的方式告別悲傷、讓病人用最有尊嚴的方式離開人世。  日前《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修正案三讀通過,台灣的醫療人權又往前跨了一大步。意識昏迷或無法清楚表達意願的病人,經一名關係最近的家屬簽署同意即可拔管,預計有更多病患在臨終前不必再受到痛苦。而且,末期病患最後的急救浪費許多醫療資源,有的病患使用強心劑、葉克膜在最後一、兩天就花了一、二十萬元,效果也不理想,修法可望為面臨破產的健保,節省費用。  更加重要的是,修法不應只是為了幫健保局節省經費,而是為了減少末期病人所受的痛苦。應站在重症末期病人立場,達到有尊嚴、安詳、有意義且紓緩病痛的醫療效果。而這些需要醫療團隊花非常多的心力與時間,和家屬有效溝通、撫平傷痛。只修法,卻不願撥經費好好的去完成真正的「安寧緩和醫療」的意義的政府,是粗糙的、是只做了一半的、也是令家屬更加傷痛的。(作者為執業醫師、醫勞盟發起人之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