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星期專訪》羅淑蕾︰馬續兼主席 國民黨的不幸

自由時報/ 2013.01.28 00:00
記者鄒景雯/專訪

國民黨立委羅淑蕾指出,馬總統兼任黨主席並沒有給國民黨加分,也沒有給自己的執政團隊加分,如今連任的適法性也被挑戰,實在很難看。馬總統若續兼黨魁,會把國民黨拖垮,將是國民黨的不幸。黨內有志問鼎大位者,應該要站出來,對馬總統勇敢說不。

國政一團亂 以黨領政零零落落

問:馬英九今年要再次競選連任國民黨主席,黨內出現了不小異議,妳的看法是?

羅淑蕾:一個人體弱的時候,病毒就會上身。我在馬英九聲勢最旺的時候就反對他兼任黨主席,從來沒有變過。為什麼反對?我是學會計的,講究實際,一個人的時間、精力、體力都有限,能夠肩負這麼多的重擔嗎?例如,二○一四年七合一選舉快到了,兼任黨主席要不要到處去輔選?總統又將如何、何時處理國事?現在國政一團亂,能夠稍有懈怠?

過去五年「以黨領政」,有「領」得比較好嗎?很少看到一位總統提出一個政策卻讓所有人都討厭,理論上,任何一個政策總是會有兩方,既得利益者不高興,沒有利益的應該會鼓掌才對,但例如年金改革,造成軍公教反彈,現在連勞工都生氣,這就是作法出了問題。

重大決策如果一開始就堅持立場,總會獲得一方支持,如果歹戲拖棚,延誤時間,就會連要支持你的人都厭煩。再者,現在的決策經常與民意對抗,例如油電雙漲、退休年終慰問金,怎麼會弄到反彈這麼大卻無感?第三,就是政策很少始終如一,起頭說我要改革、要公平正義,到最後,出爐的內容都與當初的目標不一致,成了「不公不義」。證所稅、二代健保就是例子。馬總統似乎只講究「改革程序」,但是卻不管「改革內容」。所以,以黨領政的結果,一樣「零零落落」。

縱使馬總統沒有兼黨主席,只要提出來的政策是對的,誰會反對?沒有人是會與民意對抗的。

國民黨內現在確實很多人反對他再兼任黨主席,基層的聲音更是直接,我們每天都接到很多黨員的反映。國民黨現在真的很慘,到地方去跑行程,常常被罵得要死。如果兼任黨主席的結果,沒有把黨弄得更好,黨務也很亂,再兼下去的必要性就會受到質疑。最近馬主席到各地去與黨代表座談,大家都認為這是為了自己的黨主席選舉,不是真的要去聽大家的意見,甚至黨員發言都是事先過濾的。

黨產守緊緊 被質疑想控制提名

問:但是國民黨中央認為不兼會更亂,妳又怎麼看?

羅:為什麼會更亂?理由在哪裡?根本不合邏輯,堅持兼任的主要原因,有人質疑是不是想要繼續掌控黨產?再以黨產來控制立委與黨內人士?這還比較「合理」,問題是現在立委也沒全聽你的啊!

問:當局引用美國憲法、民進黨黨章,主張任期未過半不算一任,適當嗎?

羅:其實,有guts一點,就說:我就是要當主席,黨章這樣規定有問題,就去修黨章。

執政黨的主席,又是總統,該遵守的法律原本就該比一般民間團體更為嚴格,現在包括憲法、地方制度法,都是連選只得連任一次,康世儒的案子已經講得很清楚,只要是「同一屆」選舉過一次,不管是改選或是補選都算「一次」,其立法的精神就是不希望有萬年首長、萬年理事長,讓一個人長時間控制某個團體。假如可以這樣解釋通過,是不是可以任期差不多屆滿時就辭職讓別人做,下一屆再來選,那不是永遠沒完沒了?就法律來講,有灰色地帶,會被別人質疑的話,都應該好好地考慮才對。

問:妳點到黨產問題,但是馬主席自稱清廉執政?

羅:國民黨擁有龐大的黨產,但是基層黨員看得到、吃不到,只有權力中心少數幾個人有掌握資源。我所謂他要控制黨產,是不是像有些人說黨產是選舉重要經費來源,造成不公平競爭的問題。其實,以過去的例子看來,絕大多數黨員都是受黨產之累,例如每次都被外界責罵是不是靠黨產買票?但多數人根本沒拿到好處,上面或許想控制黨產只給一些他喜歡的人,如刺客參選,或用以控制某些立委等等,這是一般人的猜測。除了這個原因,我實在想不出兼任黨主席的目的在哪裡?

問:妳反對馬總統兼任主席,那麼你認為執政黨比較好的黨政運作方式是什麼?

羅:國民黨有中常會,但中常會現在已經變質了。早期,包括兩蔣與李登輝時代,當中常委不是件容易的事,當時是權力中心,許多成員來自各界代表,可以反映不同民意,「黨」與「政」可以在此平台就政策形成一些討論,甚至修正,現在這功能已經幾乎沒有了。

另外一種定位情況是,金溥聰也講過,黨就專門負責選舉變成「選舉機器」,其他政策不用過問。我認為,黨主席與總統一樣,都須專職,黨內反映意見提供參考,由黨主席與總統交換意見,兩個人商量,絕對比現在只有一個人決定一切,來得周延,有助於彌補脫離民意的現況。

一人下決策 脫離民意賞罰不明

問:這些年一人決定的問題有多嚴重?

羅:馬總統許多決策都是少數人決策,幾乎與立法院、民意是脫節的,他有什麼政策,事前我們立法院完全不知道,缺乏徵詢過程,沒有廣納意見,黨政平台沒有運作,都是媒體拋出來後,我們才後知後覺,驚訝為什麼這樣做,這樣做不對,這時要再收,就很難了。而且許多政策過度匆忙,為提出改革而提出,這很糟糕。甚至不少人認為諸多問題都是金先生的決策,也傳出所謂麻疹要一下出完的話,我也說過,麻疹一次發完,體質太弱,沒有吃藥配套,是會死人的。

少數決策的問題,早就備受詬病,箇中最大要害就是「權責不分、賞罰不明」,例如交通部,司馬庫斯車禍死了十三條人命,居然無人負責;桃園機場是國家門面,漏水修了四、五年還沒修好,這樣的部長還能留?經濟部長居然不知道油電雙漲會造成多大的衝擊,這個人還在用?

問:國民黨現在有誰有擔任黨主席的主客觀條件?

羅:講難聽一點,除非馬總統主動宣布不再兼任,否則黨內根本沒有人,國民黨有這樣guts的人幾乎不存在,特別是黨齡三、四十年的老黨員,威權傳統觀念、服從的心態,早已根深柢固。我比較叛逆,因為加入國民黨才五年。受到這種所謂倫理的壓制,只要馬英九不鬆口,沒有人會出來,如果馬說不選,一定會有很多人出來選。

問:問題就在這裡,馬英九已經說他要爭取再連任了。

羅:那就是國民黨的不幸。這會把國民黨拖垮。現在國民黨整個支持度、滿意度已經降低,接下去也會把國民黨的民意代表、民選首長都拖垮。

想問鼎大位 必須勇敢向馬說不

問:馬英九還有三年任期,未來三年對台灣很關鍵,國民黨菁英可以眼見妳說的「不幸」發生?

羅:蔡正元委員提出選黨主席的法律問題以後,沒有幾個人出來替馬總統講話,只有他身邊發言人硬拗,吳育仁委員本來要修人團法,現在縮回去了,他以為在幫馬,其實是害馬,如果真去修,豈不證明現在是不合法的。我相信陸陸續續還會有人提出諍言,不會讓台灣這樣繼續下去,大家一定會逼馬總統做些改變,包括內閣的更換,一些政策該如何調整等等。黨意不能違背民意,民意不能違背天意,出來要求馬總統改革的聲音一定會有。

問:妳對國民黨充斥「鞏固領導中心」,有何意見?

羅:國民黨幾位有志問鼎大位、有心改革的人,應該要很勇敢地站出來,如果是為國民黨好、為台灣好,就必須對馬總統勇敢說不,我覺得大家要有一點政治良心,很多政策議題方面,確實是做得不對,不對就該反對,而不是一味護航。若一味護航,就不是國民黨不幸,而是全台灣人民不幸。

反對馬主席 但支持好好做總統

問:妳對馬總統有沒有話想講?

羅:我希望馬總統好好把總統做好,不要把反對他選黨主席的人都當作是反馬,我是反對「馬主席」,但我支持「馬總統」。自去年一月十四日當選之後所提出的一連串政策,真是天怒人怨,假如再這樣繼續下去,整個國家會被拖垮,因此,希望內閣儘速改組,該換的閣員要換掉,換人、換腦袋執行才有新氣象。同時,年金的改革攸關台灣的未來,也攸關公平正義、不同階級的保障,更攸關下一代的負擔,到底國家財政要不要走到懸崖?非常重要。好的改革方案提出後,不要瞻前顧後、虎頭蛇尾,如果過去的錯誤案例一再發生,他的歷史定位將會非常難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