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電價 十九大 獵雷艦

追憶鄧麗君 林青霞說:「唯獨我知道她還在人間」

yam蕃薯藤新聞/陳志龍 2013.01.28 00:00
明天適逢華人已故巨星鄧麗君60冥誕,日前出版社也為此出版了一本「絕響─永遠的鄧麗君」紀念專書,並邀請鄧麗君好友林青霞代為寫序。這篇由林青霞所寫的序文「印象鄧麗君」,文中追憶兩人相識相知的過程。林青霞表示,她與鄧麗君彼此欣賞,但愛美愛唱歌的鄧麗君,內心卻是很孤獨。 分屬華人歌壇與影壇天后地位的兩人,其實緣分早從求學時期開始。年紀相差一歲多的兩人同是金陵女中的校友,鄧麗君是學姐,林青霞是學妹,兩人父親同是軍人出身,鄧麗君的母親也是山東人,和林青霞可算是半個老鄉。1967年,林青霞剛進入金陵女中不久,鄧麗君就因為要唱歌演出而選擇休學,幾個月後,鄧麗君推出了首張個人專輯《鄧麗君之歌—鳳陽花鼓》。所以雖然同為校友,但當時兩人卻無緣相識。 兩人真正接觸認識是在1980年,林青霞回憶兩人第一次見面是在美國:「她在洛杉磯,我在舊金山,她開車來看我,一起逛百貨公司,她買了一瓶香水送給我。我們喝了飲料,她晚飯都不吃就趕著開車回去。」對鄧麗君這樣不辭辛勞赴會,林青霞心裡很受感動。「那是我們第一次相約見面,大家都不太熟悉,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是我卻被她交我這個朋友所付出的誠意深深打動。」 在林青霞心中,兩人1989年在巴黎的短暫相處是最美好的回憶。有一次她們精心打扮去餐廳吃招牌鴨子餐:「我穿一件閃著亮光的黑色吊帶短裙,戴一串項鍊。她穿的那件及膝小禮服,雖然是一身黑,但服裝款式和布料層次分明。最讓我驚訝的是,她信心十足地裏面什麼都不穿,我則整晚都沒敢朝她胸前正面直望。」當她們走進餐廳時,侍應驚得手足無措,刀叉盤子跌了一地。林青霞忍不住竊笑對鄧麗君說:「你看,那小男生看到我們,驚艷得碗盤都拿不穩了。」 雖然林青霞說當時「整晚都沒敢朝她胸前正面直望」,但等日後兩人友情漸深,竟也傳出過有人目擊兩人在地中海沙灘上空一事,如此震動華人影視圈的傳聞卻遲遲無法證實。直到許多年後林青霞接受香港媒體採訪才大坦承這段往事。當時兩人相約同遊巴黎,途經地中海畔裡維拉海灘,鄧麗君心血來潮,挑戰林青霞,問她是否有膽量裸泳?林青霞回答說:「如果你敢,我一定奉陪。」鄧麗君說:「如果你敢,我哪有不敢?」傍晚攜手共遊地中海,約好一絲不掛,還相約拍照留念。兩人就各自拿相機互拍,分別照了10張,還包含正面全裸照。回台灣後,林青霞請女性攝影師好友將照片洗出來後,每份只洗一張,再寄回給鄧麗君,兩人最後是各自擁有對方泳裝照。 不過就算兩人交情不錯,但林青霞形容鄧麗君:「她很神秘,如果她不想被打擾,你是聯繫不到她的。」在她看來,愛美愛唱歌的鄧麗君,內心卻很孤獨:「有一天到她(巴黎)家吃午飯,車子停在大廈的地下停車場,那裏空無一人,經過幾個迴廊,也冷冷清清。」「她在巴黎這所公寓比我的夢更加完美,可是我感受到的卻是孤寂。」 結束巴黎之行回香港的飛機上,林青霞問鄧麗君對這樣一個人的生活會不會感到寂寞,鄧麗君回答她說算命的說她命中注定要離鄉背井,這樣對她較好。細心的她,甚至在飛機落地時向林青霞提議分開下機以免引起媒體關注。只是「第二天,全香港都以大篇幅頭條,報導她回港的消息。」 1994年林青霞結婚時,她說當時很想把花球拋給鄧麗君,但卻找不到她的人。婚後不久,她接到鄧麗君打來的電話,她直問鄧說:「你在哪兒?我想把花球拋給你的,你……」而鄧麗君只是笑着說:「我在清邁,我有一套紅寶石首飾送給你。」而那也是鄧麗君生前最後跟她說的一段話。 最後,林青霞寫道,這些年鄧麗君常在她夢裏出現:「夢裏的她和現實的她一樣──謎一樣的女人。奇妙的是,在夢裏,世人都以為她去了天國,唯獨我知道她還在人間。」這如同世人對許多略帶傳奇色彩的明星去世後的古典想像一般,這些人恐怕是無法真正死去的。而林青霞的夢恐怕是代表了群眾的潛在意識,即使肉體具體的在現實世界死亡,但精神卻仍在記憶裡無法熄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