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吳茂昆 火彩虹 兒茶素

戰亂加饑荒 索國街童恐逾萬

立報/本報訊 2013.01.27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索馬利亞首都摩加迪休街頭,有一群被政府忽略的擦鞋童,他們是淪為毒品濫用、犯罪和軍事份子幫派的高危險群。據《衛報》報導,宣禮人正在呼喚著群眾進行下午的祈禱,一名穿著破舊長褲和骯髒過大棕色T恤的小男孩,從一間小屋中急奔出來。他手中拿著生鏽的油漆罐,站在摩加迪休朱巴河谷(Isbahaysiga)清真寺的入口。這裡只離索馬利亞部分重建完成的國會大廈沒多遠。阿里(Ali Noor)今年10歲,他當擦鞋童3年了,手裡的錫罐裝著他幹這行所需的工具:一塊海綿、刷子和鞋油。每週五中午的祈禱會,有許多信眾前來參加,對阿里來說可是賺錢的大好機會。他的雙眼緊盯進入清真寺的信徒們的雙腳,他在尋找髒鞋。摩加迪休的街道乾燥多沙,表示有許多人需要他的服務。靠擦鞋賺錢維生在這間清真寺,就至少20名男孩和阿里一樣,對信徒們的鞋子虎視眈眈,搶著要幫忙擦鞋。每擦一雙鞋,男孩們最多可以賺0.1美元,但由於市場競爭激烈,有些客戶會討價還價,擦一雙鞋有時只能賺0.05美元。當披著白袍的男性在祈禱時,這群男孩忙著工作。1個小時過後,阿里的T恤已經濕透,眉毛也冒出汗滴。然而,他臉上掛著微笑,因為他賺了0.7美元。「我比較喜歡星期五。」他說:「這天我比其他天賺得更多,所以我的弟弟們今晚有東西可以吃了。」在每一個清真寺、街頭咖啡館、餐廳,也就是任何人們聚集在一起祈禱或社交的地方,都會有街童群聚,搶著要幫人擦鞋。那些虛弱、年輕(6歲以下)的兒童就只好在街上乞討。阿里的父親於3年前過世,身為家中的長子,他必須外出工作以養活弟妹。他的母親法圖(Fartun Mohamed)因身體不適無法工作,而阿里的最年幼的弟弟則因先天疾病,必須全天候受人照顧。摩加迪休街頭有多少街童,人數並不清楚。2008年,當地援助組織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估計,當地至少有5千名街童。但那是2011年,索馬利亞遭逢60年來最嚴重的饑荒之前所進行的估計。家戶在饑荒中失去了牲口和農田,讓他們無法養活子女,結果造成有越來越多兒童到街上找食物和工作。索馬利亞兒童照顧組織(Somali Children Care Organisation)主席阿布杜拉伊(Yasin Abdullahi)表示,2011年他們估計摩加迪休的街童至少有1萬1千人。禁童兵但無配套措施由於政府去年宣布禁止招募童兵,但卻沒有相應的配套措施幫助兒童安居,街童人數預計還會增加。「因為過去的童兵現在都在街頭流浪,街童的數量還在增加當中。」阿布杜拉伊表示。由於政府並未在摩加迪休街頭幫街童設置避難所,當地慈善組織自行界入。NGO 凱爾發展安置組織(Kedro)在機場道路旁的一處垃圾堆幫街童們設置了避難所。這裡住了大概1百名兒童,其中有許多人是孤兒,有些曾經當過童兵,飽受藥物濫用所苦。街頭尋求溫飽這些孩童大多從街頭或垃圾場附近帶回來的,他們常在那裡翻找可堪食用的東西,或是看看有沒有回收物可賣。住在避難所的兒童能夠上學。但是因為Kedro經費有限,他們一天也只有一餐可吃。對其中有些兒童來說,因為饑餓和缺乏藥物戒斷支持,讓他們只好回去拾荒、藥物濫用,甚至犯罪的生活。「他們需要更多幫助,我們無法提供這麼多。他們不應該流落街頭。」Kedro主席哈山(Fatma Hassan)表示。11歲的穆罕(Mohamed Osman)曾經住在避難所,現在已回到垃圾場去拾荒。他已經有4年沒有看見父母了。他們本來住在摩加迪休周圍的其中一個境內難民營中。他站在垃圾堆裡,從一個飲料瓶中吸食著強力膠,邊說:「我需要幫助,而不是學校和課本。所以我離開那裡,回到這裡來。」哈山表示,她最大的擔憂是,這些兒童會被在未受政府管轄地區的軍事分子招募。「這些兒童沒有父母,也無法接受教育。」她表示:「如果不做些什麼,幫助他們重新融入社會,他們全都會變成童兵或搶匪。」去年11月剛上任的索國新政府表示,已經採取措施處理街童問題。「摩加迪休街上街童數量讓人無法接受,所以我們把它列為今年施政的首要重點。兒童福利是新政府的優先重點。」人口發展與公共服務部部長穆罕默德(Duale Aden Mohamed)表示。對阿里來說,擦鞋不是他想一輩子從事的工作。「我想要去上學,買自己的車。上學比擦鞋簡單多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