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原視野:平埔族群身分恢復:純政治問題(下)

立報/本報訊 2013.01.21 00:00
■謝若蘭其實具有原民族身分的原運菁英對於西拉雅等平埔族群的復名也多持樂觀其成的鼓勵態度,包括於民進黨執政期間曾經擔任原民會主委的尤哈尼.伊斯卡卡夫特(布農族)、陳建年(卑南族)、瓦歷斯.貝林(賽德克族)、夷將.拔路兒(阿美族)。他們的支持或許是政黨族群政策所致,但也可能是因為他們就社會運動能量的考量而言深知加大具有族群意識的原住民族人數可壯大對抗墾殖者的力量,再者,就良知與族群情感上而言,對待同是兄弟姐妹族群的歷史創傷之了解所給予的支持。然而,目前前後兩任國民黨政府的原住民族事務主事者,傾向於拒絕平埔族回復原住民族身分,章仁香(阿美族)任內甚至曾以新聞稿針對平埔族群的復名訴求是「乞丐趕廟公」,以言語污蔑平埔族群(乞丐)與官方認定的族人(廟公)。現任主委孫大川(卑南族)曾在擔任山海雜誌主編時以專輯公開呼籲熟番「返來做番」外,在1999年一月初時以擔任副主委身分曾受邀出席平埔文物大展的致辭時宣稱:「在台灣的歷史和文化上長期被忽略的平埔族,已成為受到關注的社會議題,在歷史上將可回復到應有的地位」,並表示:「對平埔族在文化上的認定沒有問題,在身分的認定上,目前傾向採在日治時代平埔族戶籍資料者的個案處理……目前傾向讓可以提出祖先在日時代戶籍資料上有「熟」字註記者,以個案方式申請」。對照孫主委早年對於平埔族群的態度與今日之保守,也是令人感到遺憾。當初以「漢化」來阻擋噶瑪蘭族,但見其復名之後的族群語言以及文化的蓬勃發展,我們可認為官方認定的重要性,不僅是發展國家多元族群文化的具體做法,更是回應世界原住民族權利宣言中的訴求,並且是具體面對原住民族的歷史創傷致上歉意,成為最佳療癒族群文化權利被剝奪的方式之一。很顯然的,經過了許久時間在不同時段下研議平埔族群是否可恢復族群身分的「合不合理」以及「可不可以」的問題,似乎除了以「漢化」為藉口外,對於平埔族群人口數加入是否產生影響,很明顯的就是國民黨執政下的原民會政策。於是,西拉雅等族群要求恢復原住民族身分的議題早已超越所宣稱的法律問題,而成為不折不扣的政治議題。去年由蔡志偉(賽德克族)、陳張培倫(布農族)、官大偉(泰雅族)、段洪坤(西拉雅)等多位學者組成的研議團隊以「平埔族群具有資格恢復原住民族身分」的前提下,經過數場公聽會後所提出的平埔族群恢復族群身分各項法制建議。可惜的是,建議報告也出爐已久,至今尚未見原民會有任何進一步的動作,不免令人懷疑是執政黨對於原住民族議題的藐視與忽略。個人還是衷心期待孫大川主委以其文人學者方式看見西拉雅族復名的正當性與可行性,並藉由目前加拿大案例以及噶瑪蘭復名運動後的正向發展為例,極力向目前執政黨爭取還給西拉雅等族群一個族群正義與尊嚴,並以此具體協助其發展文化以及語言復振,共同聚集台灣原住民族的更壯大之集體意識能量。(全文完,作者為西拉雅族,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副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