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怕學生被洗腦 派駐教師進網咖

立報/本報訊 2013.01.21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據《歐亞新聞網》報導,瑪夫薩(Mahfuza)住在中亞地區烏茲別克東邊的費爾干納谷(Fergana Valley),育有3名子女,她是一名高中教師,卻待在網咖進行任務,監督流連在網咖裡的客人。其中不少是她的學生,他們玩電腦遊戲、瀏覽社交網站或觀看影片。烏茲別克政府頒布一項法令,從2012年春天起,規定教師得經常到網咖,確保學生不會因為網際而學壞。瑪夫薩對這項工作感到無奈,她說:「學生在這裡花許多時間打暴力電玩、和陌生人上網聊天,家長似乎不在意,負擔就落到可憐的教師身上。」瑪夫薩別無選擇,在她學校任職的副校長說:「國家付薪水給我們,所以我們要遵照規定,即使我們覺得這很無聊。」副校長擔心批評會引來主管機關不滿,故不願透露名字。拒絕青年被網路影響一直以來,烏茲別克總統卡立莫夫(Islam Karimov)的政府,仰賴教師來保護烏茲別克青年免受外來資訊影響,這些資訊可能包含極端宗教主義和獨立的政治思想。2011年至今,阿拉伯世界興起的革命運動,主要就是發源自社群網路,因此塔什干當局特別關注,主管機關將流行文化和社交網絡視為潛在的危險。官方的說辭,對那些不熟悉烏茲別克政府處事手法的人聽來偏執又老套。2012年11月12日時,政府發布聲明表示,指出要如何教養靈性豐富的世代。國會網站上寫道:「今天我們致力於觀察網路上透過顛覆性的思維(ideas),藉由行動電話、電腦遊戲和視頻產品破壞國家利益、意識形態和精神道德原則,這些作法偽裝成流行文化。為青年創造良好的資訊環境,是我們的首要任務之一。」據教師和學生的回應,在教室內,過去類似蘇聯秘密警察的組織SNB透過遠端網路監控資訊。中學必須設立「國家獨立和道德發展」課程,要求學生背誦卡立莫夫的演講,以灌輸他們愛國思想。流亡運動人士岢理夫(Bahodir Choriev)在國外成立名為「團結」(Birdamlik)的組織,他告訴記者,真要感謝這門課程,許多烏茲別克青年原本對政治反對派的概念薄弱。岢理夫2004年被指控詐欺而逃到美國,他認為那是當局要他消音的手段。流行文化是毒藥教室內的討論已受監控,當局將注意力轉向他們認為容易滲透的流行文化。國營電視台節目中經常批評多達數百個的網站和遊戲是「毒藥」。2012年1月時,負責16歲以上教育的高等和專業中等教育部(Ministry of Higher and Specialized Secondary Education)提出一份23頁的行為指引,學生不得批評學校、穿華服和參加演唱會等文化活動,並指出這類活動與烏茲別克的國家價值觀不相符,指引中還鼓勵學生呈報未經批准的宗教活動。總統卡立莫夫的女兒卡立莫娃(Gulnara Karimova)主導的慈善組織基金論壇(Fund Forum)也非常積極地宣導。根據基金論壇網站,組織贊助的活動是為了促進國家的網路發展和擴大網路上使用烏茲別克語的頻率。包括一些政府官員等在塔什干的觀察家認為,文化部會追隨卡立莫娃的指導方針。輿論批評,卡立莫娃是烏茲別克價值的最佳代言人,近年來,她的多種角色讓人眼花繚亂,既自詡為時尚達人,也是藝名為Googoosha的歌手。住在倫敦的烏茲別克記者杜勒加洛娃(Shahida Tulaganova)表示:「卡立莫娃完全無視烏茲別克的文化價值,她華而不實的音樂錄影帶橫掃烏茲別克媒體,她穿著貼身的裙裝去清真寺。當她不注重許多烏茲別克人認為神聖的事情,她要如何成為烏茲別克青年的模範?」教育部當局在當地小鎮和社區中執行新規定的任務,很快就發現這些思想指令很不得人心,網咖老闆抱怨教師的襲擊影響生意,家長老是因為孩子穿著不得體受處罰而動怒。教師們對於政府強行規定青少年行為規範,迅速有了因應對策。在塔什干主修文學的蒂諾薩(Dilnoza)表示:「他們經常委任監督學生的任務給網咖員工。」而來自瑪夫薩學校的副校長說,這種情況很少,如果有,學生會呈報可疑活動。他並補充,要求薪資微薄的教師在課堂外監督學生作為,會產生意想不到的結果,他說:「教師薪水很低,結果許多教師被賄賂,外界指控教師以不舉發道德違規作為交換條件。」塔什干當局意識到掌控思想的規定被忽視,國會竟準備一套新法令,以保護青年受到意識型態和激進資訊的迫害。副校長的表態,凸顯中央政府不切實際。他抱怨,國家調查員應多花時間調查校長和教師收賄,而不是確保人們服從規定,「政府在制訂新法之前,需要傾聽社會各個階層,否則政策無法執行。」副校長說。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