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C羅 柯P 軍改三讀

◆巴西振興經濟 大投資公共建設

中央商情網/ 2013.01.20 00:00
(中央社記者唐雅陵聖保羅2013年1月20日專電)巴西將舉辦系列國際賽事,包括2013年聯盟盃足球賽、2014年世界盃足球賽和2016年奧運,第一大城聖保羅正在申辦2020年世界博覽會,未來將加重基礎設施的投資,帶動經濟發展。

2010年巴西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7.5%,躍居世界第七大經濟體。2011年巴西GDP雖然只成長2.7%,但在國際景氣普遍低迷的情況下,仍擠下英國成為世界第六大經濟體。

市場原本寄望2012年景氣全面復甦,但巴西地理統計局(IBGE)公布2012年第三季GDP只成長0.6%後,經濟學家普遍預測2012年的經濟成長率應低於1%。

2012第三季微幅成長

打破停滯現狀

2012年12月,巴西中央銀行訪問近100位經濟學家,對2013年巴西幾項主要經濟指標作出預測:通貨膨脹應介於5.25%至5.4%;美元匯率為1美元兌2.06至2.08巴西幣;基本利率(Selic)應維持目前的7.25%至2013年底,不會再調降;2013年的GDP成長率則下修至3.5%。

巴西前財政部經濟政策處處長、經濟學家艾梅達(Julio Gomes de Almeida)指出,儘管2012年第三季的GDP只較第二季成長0.6%,仍具有正面意義,至少衝破連續四季的經濟停滯,但同時也披露巴西經濟欠缺主動性成長的動力。

資料顯示,此波成長主因並非消費或投資加速,而是進口生產原物料與生產服務分別減少6.5%和1.5%。

艾梅達表示,美元兌巴西幣匯率貶值明顯提高國內產業競爭力,但進口生產原物料與生產服務大幅減少也顯示,受到國際經濟危機影響、且高度依賴進口的製造業成長機動性低。此外,巴西政府採取貿易保護機制和調高進口稅,也限制進口成長。

巴西利多出盡

經濟欲振乏力

「環球報」(O Globo)財經專欄作家李陶(Miriam Leitao)指出,儘管巴西政府採取一系列振興經濟套案,包括降低基本利率,較低的匯率波動性,刪減賦稅、信貸、電力、薪資等經濟產業基礎成本,鼓勵投資耐久性資產,打擊惡性賦稅稽徵戰等,但巴西市場仍舊疲軟,顯示目前經濟狀況的複雜性遠比對外公開的嚴重。

李陶表示,政府過度相信國內消費需求,提高貸款便利性,卻令民眾債台高築,41%的家庭收入都用來償債,影響日常開支,加上貸款利息與通貨膨脹較收入與存款利息高出許多,民眾消費變得精打細算,改變先前的熱絡景氣循環趨勢。

另一項重要因素,是政府與企業對投資的態度趨於冷淡。巴西公共投資的自動反應緩慢無力,導致全球經濟從艱困中反轉復甦的同時,亟需國家資源挹注的公共投資卻停滯不前。

李陶指出,巴西政府應擴大與加深投資政策,透過國家社會經濟發展銀行(BNDES)提高企業貸款,消除公共投資障礙,加強政府與投資人對話,改善經濟政策。

拚經濟

政府注資公共建設

針對這一點,BNDES總裁柯迪諾(Luciano Coutinho)表示,銀行計劃在2013年借出300億巴西幣(約150億美元,4350億新台幣),投資能源與交通運輸建設(公路、鐵路、港口和機場),多數項目集中在下半年;至2017年的投資預算上看700億巴西幣,光是港口項目就占350億巴西幣。

巴西總統羅賽芙(Dilma Rousseff)在2012年推出的巴西利亞、瓜魯柳斯(Guarulhos)和坎皮納斯(Campinas)機場與公路運輸發展計畫,BNDES答應釋出投資金額234億巴西幣,2013年應再提高28%。

財政部數據指出,2012年巴西基礎建設投資(包括基礎衛生、電訊、交通運輸、電力與石油瓦斯)應達1940億巴西幣,較2011年實際成長6%。

柯迪諾相信,政府為因應今年起將舉辦的一系列國際賽事之需要,包括2013年聯盟盃足球賽、2014年世界盃足球賽和2016年奧運,還有巴西第一大城聖保羅正在申辦2020年世界博覽會,未來幾年應加重基礎設施範圍的投資。

南美共市無共識

巴西經濟絆腳石

此外,巴西政府為因應國際經濟危機,也積極發展南美洲的區域經濟,透過南美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簡稱南美共市)整合資源,加強成員國間的互補性。

南美共市由巴西、阿根廷、烏拉圭與巴拉圭組成,但巴拉圭的成員國資格被暫時取消至2013年4月。2012年7月底,委內瑞拉正式成為南美共市的第五個成員國後,表面上南錐經濟體的實力進一步增強,南美洲整合進程又向前邁出一步,但對巴西經濟發展不見得有益處。

南美共市的原則是,所有決策都必須成員國一致通過才能落實,但近年來,各成員國的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爭端不斷,不要說與其他經濟體達成貿易協議,就連區域和諧也受到威脅。

「巴西經濟報」(Brasil Economico)分析家賈魯波(Ricardo Galuppo)指出,委內瑞拉的加入或許強化區域貿易合作,但也可能擴大南錐經濟體和世界其他國家與經濟體合作的阻礙,連帶影響巴西對外經濟發展。

正因為南美共市成員國的決策受到太多束縛,只要未獲得其他成員國同意,任何國家都不可以單獨達成對其有利的貿易協議。換句話說,只要其他成員國不批准,巴西就不可以與葡萄牙等歐洲國家簽署雙邊合作協議。

賈魯波認為,這正是為何經濟呈現較穩定與快速成長的智利(5.5%)與秘魯(6.2%),寧可與南美共市保持距離,只限於和南錐經濟體國家維持友邦關係的原因:巴西政府或許與委內瑞拉等趨向社會主義國家的領導人及其政治理念較為接近,卻可能因此浪費其他黃金機會,讓經濟發展受限。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