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我就是要紅/張婷婷、楊士毅爆紅 操弄媒體還是被玩?

NOWnews/ 2013.01.18 00:00
記者林保宏/專題報導

一句「我美女ㄟ」,竟然在去年年底引發不小的震撼與討論!去年國慶日晚上一名開著法拉利名車的熟女張婷婷,因為在東區違規停車,車蓋遭劃下一道長約30公分的刮痕,受訪時因為說「美女開超跑,也敢破壞我的車」,引發社會大眾和媒體的關注,為此張婷婷還自嘲「我是個被別人當作笑話的名人。」

因為這起「刮車事件」,使得張婷婷瞬間爆紅,媒體也因此封她為「法拉利小公主」或「法拉利姐」等稱號。張婷婷因為在媒體前高調炫富,加上她獨特低沉的嗓音,意外成為當時媒體追逐的焦點。張婷婷不但因此被媒體拿來消費,甚至連其性別、祖宗18代等,全都被挖出來攤在陽光下討論。

當你看到電視上這些明星在鏡頭前活躍之時,不少懷有星夢的民眾,內心也曾有過OS「如果是我,我一定會比他們更紅」。張婷婷的例子,因為在鏡頭前高調炫富的形象,媒體順勢炒作,這過程令人不禁想起,過去有慧慈、許純美等例子,因為怪異、特立獨行的行為,的確在短期瞬間爆紅,但也都是曇花一現。

張婷婷曾在受訪時表示,從小就懷有星夢,甚至還對外表示「婷婷有意願學習才藝,進軍演藝圈」。結果卻被製作人沈玉琳批評,她比許純美還不如。面對媒體排山倒海的追逐,張婷婷也承受不了壓力。其實張婷婷只是一個單純、直接、沒啥心機的人,卻意外媒體塑造成一個爭議性的人物,只能說她還不夠了解媒體的生態。

除了張婷婷之外,去年還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就是當街拍攝「嘿咻」影片、並且還在電車上對比丘尼脫上衣挑釁侮辱,引發社會大眾的討論。去年4月在桃園市某巷口,當眾蓋著棉被與女友表演「激情戲」,並且還PO網分享,他聲稱這是「行動藝術」,不但引起極大轟動,楊士毅也解釋說是希望藉此透過拍片來凸顯現代人的感情冷漠,並藉此了解台灣社會對於行動藝術的看法。

就在「街頭嘿咻」事件後沒多久,去年7月又在電車上脫光上衣,對一名比丘尼挑釁,甚至還有許多不禮貌的言論,像是「別以為剃個頭或穿個袍子就要別人尊重你,有很多這類的人根本是假慈悲。」此段偏差的言論,激怒許多的網友,事後雖然他道歉,聲稱並無刻意對宗教不敬,但網友無法認同。

楊士毅遭網友撻伐的影片其實不只這些,過去他還曾拿著馬桶刷刷牙、拿拖把洗澡等,都讓網友無法恭維,但他總是以「藝術」為由帶過。他拍攝平常生活時,總是要裸露肌肉,表現極度自戀,甚至還讓父親裸體參一腳。面對網路幾乎一面倒的罵聲,楊士毅坦承「我就是想紅」。

就在一連串網友的批評聲浪下,楊士毅之後為了挑釁比丘尼事件道歉,但強調自己當時是因為精神狀況不佳,且有強迫症、躁鬱症和過動症,還有輕微的精神分裂症,讓他無法妥善控制自己的情緒。只是這樣的行為,又被網友拿來批評,這與當時的「中指蕭」有何兩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