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攝影記者為何勇往險地? 「戰地新聞像外面的情人 無法放棄」

中時電子報/吳垠慧 2013.01.18 00:00
  二○○八年緬甸發生「番紅花革命」,在緬甸政府軍鎮暴過程中,日本APF通訊社記者長井健司喪命,死時手上還拿著攝影機對著向他與抗議民眾開槍的士兵。長井健司被射殺倒地的短短兩秒鐘畫面,路透社資深攝影記者阿德里斯.拉提夫(Adrees Latif)本能地拍攝下來,這張照片燃起日本民眾的怒火,長井健司之死也促使日本政府撤回對緬甸軍政府的援助。   這張令人記憶猶新的照片,這次也在「瞬間的永恆」展出,觀眾能看到攝影記者如何暴露在槍林彈雨及危機四伏的險境當中。明知山有虎,卻向虎山行,是什麼樣的驅力讓世界各地的攝影記者,前仆後繼往危險之地前進?   策展人魯賓表示,廿世紀最著名的戰地記者羅伯.卡帕(Robert Capa)一九五四年在越南採訪,因誤觸地雷引爆而喪命,享年四十一歲。但卡帕的名言「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夠好,那是因為你靠得不夠近」,至今仍為攝影記者奉為圭臬。   一位攝影記者告訴她,「這份工作就像你在外面的情人,就是無法放棄她。」   「他們知道這行業有危險,卻被勇氣鼓勵、被熱情慰藉,按下的快門為他們的工作賦予意涵,因為照片可以改變什麼。」   戰地記者不怕死嗎?有廿五年戰地採訪經驗的卡洛琳.柯爾笑說:「沒有人不怕死,我當然也會怕。」她說,「不是因為不在乎生命,就是因為更在乎,才會想透過攝影讓人了解世界發生了哪些事情。」   柯爾說,她和這次展出的不少攝影記者都是好朋友,「在前線我們不分報社,必須像家人、朋友彼此照應。」   柯爾表示,過去在戰地,持美國護照比較安全,「但九一一事件後,持美國護照反而容易招來危險,變成被綁架的對象。」   她說,事前會盡量做好準備,避免讓自己暴露在危險中,如在賴比瑞亞採訪時得穿防彈衣和戴鋼盔。「我不認為性別對我是個困擾,女記者一樣經常單獨行動,但我們會隨時保持資訊暢通,比方說今天這條路是安全的,但明天可能不是這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