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我見我思-女人不是虐待狂?

中時電子報/吳典蓉 2013.01.18 00:00
毆打、水刑、性羞辱、睡眠剝奪,電影《00:30凌晨密令》不讓觀眾有一點心理調適的機會,從第一幕開始,就是令人喘不過氣的刑求鏡頭;這些異常寫實的情境,觸怒美國中情局,但是跟美軍對囚犯施虐一樣爭議的是,這部電影某種程度竟讓刑求成為一件有價值的事,所以,有「正當的刑求」這件事嗎?

美軍或中情局人員是否曾經涉及虐囚,即使程度及普遍性仍有爭議,但只要看過相關報告的,應該都不會懷疑;事實上,正是美軍自拍的那些駭人聽聞的虐囚畫面,讓全世界同時領教到何謂虐待狂及暴露狂的集結;相較之下,《凌晨密令》的虐囚畫面,遣送囚犯到適合刑求國家的黑牢畫面,和美國軍方的調查報告內容比起來,可能只是小巫見大巫。

電影的事實沒有問題,觀點可就未必了。刑求違反文明原則,舉世都會譴責那些心理變態、以折磨為樂的美國士兵;但是,電影《凌晨密令》中的幾位中情局幹員可不是虐待狂,他們正常到令人難以想像!這讓我想起一個傳說中情治系統的行規(也可能是笑話一則),「你可不能找虐待狂來刑求,萬一下手太重把人整死了,死人是不會有情資的。」

因此,電影的主人翁也許偏執,不計一切手段要追蹤、並捕殺賓拉登,但這是對反恐的偏執、對保護無辜人民的偏執,但這種偏執是否上綱到可以刑求,這就是大問題了!

目前相關資料仍未解密,世人未必清楚,是否如美國中情局強烈反駁電影內容的,追捕賓拉登過程中,從未使用刑求所取得的情資;但是電影提出一個令人困擾的問題,如果刑求真的有助於得到賓拉登的關鍵情資,以文明著稱的民主國家,到底該不該刑求?

正如政治哲學家Michael Walzer所提出的「黑手問題」,這是典型的兩難困境,當你追求公共利益(如掌握救命的反恐情資)時,可否使用不道德的手段,刑求正好是其中最極端的案例,也是九一一之後經常發生的真實爭議;但在《凌晨密令》中,幾乎看不到這樣的討論。

劇中,據說是以真人為樣本的女性中情局幹員瑪亞,一開始勉強面對並協助同事刑求時,略帶神經質、壓抑緊張的神情令人印象深刻,但是很快的,為了追求賓拉登的真相,她完全將刑求合理化,當她後來對囚犯說出,「如果你欺騙我,我將傷害你」時,幾乎就是個冷靜的刑求老手了!

這部電影也點出另一個有趣的議題,在一個由男人掌控的體系中,女性能否逸出或反叛,永遠引人注目,當然是電影最愛好的題材;《沉默的羔羊》中的女幹員,既是獵人也是獵物,《永不妥協》的女主角茱莉亞羅勃茲,則是勇敢的對抗體制的不義;相對的,《凌晨密令》中纖細、美麗、和刑求格格不入的瑪亞,最後卻完全內化了這套體制,女人也可以代表國家暴力,成為一個冷酷的刑求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