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在資訊亂流中巡航

立報/本報訊 2013.01.17 00:00
■宋竑廣19日(六)下午要去台北律師公會做反核演講,看到邀請人費心做的網宣,上頭一兩個月前寫下的簡介,和日後成形的簡報已有些距離了,與其說是反核什麼的,不如說是百感交集的許多事情。

因為311核災、劉黎兒,我在立報的日本教育專欄寫學校如何因應核災等等,我對於核電的所見所聞,在這兩年滾成雪球;想起20歲以前跟朋友參加反核遊行的時候,只是單純地覺得不該強迫貢寮接受大家不要的東西,還有那時聽說核廢料會讓那塊地廢掉,覺得對不起下一代而已;那時一個小學同學說,即便會停電,他也不願意有這些後果──當然,這只是他的選擇,不是所有人都要同意。

回頭看同樣的理由,拒絕讓核電欺壓偏鄉,現在的理解已是不同的厚度。關於貢寮,在看了紀錄片《貢寮你好嗎?》之後,才知道當年成千上百的鄉民上街抗議之後,卻被媒體亂報成同意,不是被政客欺騙就是無視;無獨有偶的故事,也發生在舊蘇聯Semipalatinsk核實驗場(現位於哈薩克共和國),為了核試爆,有人住的地方被當成沒人住,輻射污染擴散也不通知居民離開,被作為人體實驗,因此留下了被做成標本的畸形兒。

又或者像接收核廢料蘭嶼的原住民,現在知道了他們祖傳的公有地被奪走,輻射污染檢測結果遭當局低估或塗改等等的不義;在印度Jadogoda村的原住民,因為附近開採鈾礦,同樣不被當成人看,礦工毫無防護措施,核廢被隨意排放棄置,礦工一個個罹患肺癌倒下,居民流產、畸形兒、血癌層出不窮,當局為了避免輻污危害的事情敗露,長期拒絕外國媒體接近,然而一無所知的居民,只以為是前世造孽。

回頭看同樣的理由,核廢料,現在也才知道許多棘手的面向。我家住基隆,如果把核四廠也算進去,差不多像位於3座核電廠所構成的三角形內。我媽參觀核電廠時拿到小扇子,上面寫著國外已有成熟處理技術;在金山任教的朋友,收到核電廠除役安全管理的說明冊子,封面是美國Shippingport核電廠除役前後的照片,除役後一片綠地,彷彿毫無後遺症似的,內頁還有世界上其他高階核廢料(高劇毒的用過核燃料棒)最終處理場址。

同在一條叫做台灣的船上,儘管希望事情真如宣傳般簡單,姑且不說Shippingport核電廠除役的種種爭議,光看蘭嶼的低階核廢料,桶子破爛不堪,處理時鐵門敞開也不怕輻污外洩(陸續有研究單位測到超標),亂七八糟,實在沒有信心。雖說信心可以補強,態度可以改,但看BBC知識台播英國的處理方式,一桶一桶慢慢來,完全不讓人碰,由電腦隔離分析,與台電水準完全不在一個檔次,顯然所費不貲,真要這樣慢條斯理地做,恐怕台電會算不出世界最便宜的核電成本,難怪新近的英國核電工程,籌資屢見風波。

至於恐怖的高階核廢料,有紀錄片《無盡的惡夢》實地走訪了世界上幾個核能大國的處理狀況,令人驚訝地,連法國那樣擁有相當技術的國家,都諱莫如深地跟俄羅斯聯手送到西伯利亞的深處,違反國際上深層掩埋的共識,把這些個劇毒「貨櫃」露天放著。本來我期待看有沒有公視或其他單位,可以引進這部片,後來因為到可能會接收核廢的台東演講,便自費請人翻譯預告片,自己做了字幕,插在演講中補充說明。

這次演講我大概選用了近10個核災相關記實影片片段,有幾個跨國播映過、但台灣還沒進的片子的公開預告;近兩年一路亂看亂逛下來,算算核災文章也寫了不少,腦袋常有爆量的感覺,資料的、情感的、文藝的、庶民的、性別的,各種面向的東西,有時一想就覺得頭緊,是說像最近在性別平等教育季刊發表的「日本震災中的同志」,有些朋友還覺得蠻有收獲的,不枉我笨腦中的齒輪嘎支嘎支……

編排了種種對核電不利的資訊之後,與其說我想給聽眾的是反核,不如說給一些官方資訊之外的東西;雖然這樣一路看下來,難免覺得當權者老在遮掩,也不希望聽眾以陰謀論掃掉所有的官方論述,所以自己偶爾會插話說「這個不代表說到ooxx的程度喔」「詳細一點說的話,有些單位並不支持……」不希望聽眾形成什麼單向的想法,而是方方面面地思量,在亂流般的資訊風向中,不心驚地巡航。

重新思考零核電講座:謊言歸零時間:1/19(六)14:00~17:00地點:台北律師公會(台北市羅斯福路一段7號9樓)主講:宋竑廣報名連結:http://ppt.cc/6kS030人會議室,座位有限,請及早入座。

▲核廢料檢整作業的照片,貯存桶嚴重破裂,工人在沒有完全穿著防護衣的狀況下接觸核廢料。(圖/立法委員鄭麗君提供 文/楊萬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