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宜居城市 台美 3颱

自命不凡 求好心切反幫倒忙

立報/本報訊 2013.01.16 00:00
【編譯謝雯伃綜合外電報導】研究顯示,越來越多的美國大學生認為自己相當特別。高自尊被認為是件好事,但是,太多自尊真的會讓你更成功嗎?根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從1966年起,將近9百萬名年輕人參與過美國新鮮人調查(American Freshman Survey)。該問卷要求學生在一些基本技巧的表現與同學進行比較;過去40年來,形容自己在學業能力、成就動機、數學能力和自信心「優於平均」的學生人數急速增加。美國心理學家特溫治(Jean Twenge)和同僚針對調查數據所進行的最新分析日前甫公布。同時,對諸如合群、同理和靈性等較不個人化特質的自我讚美則沒有太大改變。自信提高 成績卻下滑特溫治補充,從新鮮人調查看來,學生對於自己的寫作能力更有信心,可是測驗結果顯示,從1960年代開始,美國學生的實際寫作能力開始下滑。1980年代晚期,有近半數學生表示,他們一週讀書6個小時以上,而在2009年,只有1/3學生每週讀6小時書;同時期,認為自己一定會成功的學生人數增加,呈現奇特的對比。▲美國新鮮人調查(American Freshman Survey)顯示,近幾年來學生自我膨脹速度加快,甚至超越自身能力所及的範圍。自我認知過度正面,對年輕人未必是好事。圖為哈佛大學校園裡的學生,攝於2012年10月12日。(圖文/路透)特溫治進行的另一項調查顯示,從1979年開始,美國有自戀傾向的學生增加了30%。牛津英語辭典對自戀的定義是:「過度自我愛戀或虛榮;自我愛慕;自我中心。」「我們的文化曾經鼓勵節制、謙遜,不自我吹噓。」特溫治表示:「自負及自我中心曾被認為是壞事,並不是每個高自尊的人都是自戀的人。有些對於自我的正面態度是無害的,也很正常。」根據一份「自戀人格盤點」的調查結果,有1/4的受訪學生出現了自戀的傾向。有人表示,自戀是必要特質,但Twenge和她的同僚認為,這是一種負面且自我摧毀的個性。自尊成就 無明顯相關在與凱斯.坎貝爾(Keith Campbell)合著的《自戀症狀群》(The Narcissism Epidemic)一書中,特溫治將自戀態度的成長歸咎於各種社會趨勢的綜合影響,包括教養方式、名人文化、社交媒體和信用卡申請太過容易。她認為,最後一項鼓勵民眾過度消費,營造出自己比現在情況更成功的假象。「過去20年來,高度自信的態度開始流行,大眾認為愛自己、相信自己是成功的關鍵。有趣的是,現在這種想法非常普遍,深植人心,但這不是真的。」這種令人著魔的想法,也就是人們透過自尊將能夠改善自身生活的想法,造成了知名的自尊運動(The Self-Esteem Movement)。書店裡有成堆的書不斷宣傳著這個概念:我們有成就任何事物的能力,只要我們更加自信。超過1萬5千篇學術期刊以「高自尊與現實生活可測量成就」的關聯進行研究。所謂可測量的成就包括教育成就、工作機會、受歡迎程度、健康、快樂和守法程度。但是,鮮少證據證明,自尊會帶來具體、正面的成就。「就算自尊真有任何影響,也相當少。」佛羅里達州立大學的博明斯特(Roy Baumeister)是2003年一篇整合多項自尊相關研究論文的主要作者。博明斯特發現,雖然高自尊通常與成功有正相關,但因果關係不明確。舉例來說,究竟是高自尊的人會得高分,還是高分的人會獲得高自尊?此外,也有第3種變數會影響自尊和正面成就。「出身自良好家庭也可能帶來高自尊和個人成就。」博明斯特表示,自我控制是個人成就原因,這個說法需要更多證據。儘管她研究自尊多年,還是建議大家不要有這種聯想。這也不表示低自信的人在學校、職場或運動場上,會較為成功。感覺良好 表現更差「你需要相信自己能夠走出去,做一番事業,這和相信自己很棒不一樣。」特溫治以學習游泳為例,你必須相信自己能學會這項技巧,但是相信自己已經是很厲害的泳者,無法幫助你精進泳技。佛斯(Forsyth)和克爾(Kerr)研究了成績低落學生(得到CDE或F)接受到正面回應後的影響。他們發現,成績表現不佳的學生如果得到增進自信心的鼓勵,接下來會表現得更差。博明斯特指出,不管學生表現如何,一味鼓勵學生,讓他們自我感覺良好,這可能會讓他們失去努力的理由。那麼,年輕人真的認為自己比真實的自己來得好嗎?如果真是如此,最合適的回應不是譴責,而是惋惜。野心通膨 導致憂鬱特溫治和坎貝爾形容自戀者通常看起來很吸引人,具有個人魅力。他們比較容易拓展人際關係,在社交和工作面試上較有自信。然而,他們隨後的發展並不如預期順遂。他解釋,長期來看,自戀者較可能搞砸人際關係、家庭和工作。自戀者可能滿口正義,但他們的行為最終證明都是為了自己著想。自戀者通常要到中年,才會注意到他們人生中不順遂的關係異常地多。這成為一種個人特質。特溫治表示,這是根深柢固於基因、早期環境和文化之中,並不是立即可改正的。就算不是標準的自戀者,對自我認知過度正面的年輕人也面臨風險。一項由佛羅里達州立大學John Reynolds進行的研究發現,學生們野心越來越大,從1960和1970年代開始膨脹,自我期望也不切實際,造成他所稱的「野心通膨」,這造成了許多人陷入焦慮及憂鬱,因為他們看不清楚自己的眼高手低,無法達到設定的人生目標。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