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強酸 大雨特報 香雞城

阿菊去算命

中時電子報/簡媜 2013.01.16 00:00
 秋冬之交,公公倒地了。救護車急送醫院,疑似再度中風。阿菊一顆心很矛盾,希望就這麼有個了局,又怕老人家有個萬一,他的女兒、兒子會怪她。阿菊很鬱卒,覺得為什麼她做媳婦做得這麼辛苦,別人做媳婦可以一概不理?  阿菊偷偷去算命,她想知道,她公公什麼時候會死?  八十一歲的公公兩年前中風,原本賃居在外的他回家找子女。那時,阿菊剛送走罹癌兩年的婆婆不到一年,一口氣還沒喘夠。阿菊的兒子考上南部大學搬了出去,女兒上高中,先生被公司派到大陸當幹部,阿菊自己也剛度過最難受的更年期,家中只剩她與女兒。原本盤算重回自己的生活軌道,到社大上課,學太極拳,把自己的寡母接來住一陣子,好彌補分離多年的母女親情,阿菊非常愛她的媽媽。  送走婆婆 來了公公  就在這時候,公公中風住院了。他的二兒二女在病房外商量往下怎辦?兩個女兒端出事不關己的樣子,一個說我去上廁所一個說我去看爸一下,不久聯手背起包包說要先回去了免得塞車。只剩兩個兒子,你看我,我看你。阿菊事先嗆明︰「不可以丟給我,媽媽從頭到尾都是我照顧的,不可以再把你爸丟給我喔!我也想孝順我媽媽!」  「阿菊說,」阿菊先生對他哥哥說︰「她身體哦,好像也不太好,你知道我現在被派到大陸,是不是……。」  再婚又晚生的哥哥面有難色,說︰「你嫂嫂上班,婷婷才四歲,我家空間也不夠……。」  兄弟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哥哥說︰「弟弟,我這個哥哥沒你出息,我要是有錢換個大房子,爸爸由我照顧也是應該的,你就同情你哥哥吧!」  就這麼定案。阿菊發了一大頓脾氣︰「怎麼這麼好,媽生病,他說婷婷還沒斷奶,爸生病,她說婷婷上幼稚園。空間不夠沒關係,我跟他換屋住!」做先生的只好打電話給哥哥,哥哥說要問一下太太,回電說︰「不方便,我們這裡的學區較好,你們的孩子都大了,不用考慮這些,我們要為婷婷著想。」阿菊聽了又發一頓脾氣。她先生臨上飛機前,半跪著求她,女兒拉起爸爸,對阿菊說︰「媽,爸都跟妳跪了妳還要怎樣?妳不是教我們要孝順嗎,言教不如身教啊!」  阿菊只好答應,但那句「言教不如身教」讓她很受傷。她在夢中吶喊︰我要孝順我媽媽,為什麼我不能孝順我媽媽!阿菊很鬱卒,覺得為什麼她做媳婦做得這麼辛苦,別人做媳婦可以一概不理?  鐘點女傭 五味雜陳  公公有高血壓、心臟病、攝護腺肥大,喜歡喝酒吃肉不愛運動,偏愛政論節目,晚上看一遍,次日再看重播,一日兩遍,因重聽,聲音開得很大,又喜歡一面看一面跟著評論。阿菊的政黨顏色跟公公相反,強迫看那節目,是精神虐待,有一次她受不了,回說︰「麥擱看啦,看看那些沒路用啦,欲救台灣,電視關關掉,省電就是救台灣啦!」  阿菊想到一個辦法,把自己變成鐘點女傭,午餐備好,讓公公蒸來吃,她自去圖書館、咖啡廳打混。沒想到晚上六點回到家,公公叫餓;原來他蒸好飯要拿出來時失手打落在地,手腳不聽使喚,不會收拾,飯菜都還在地上。阿菊問他︰「你怎麼不打電話給我?」公公說︰「有吃餅乾。」阿菊蹲地上收拾,有點自責。  這情況很明白了,放他一個人在家,會出事的。阿菊的「暫時性離家出走」計畫宣告失敗。當然,她也覺得在外混一整天滿累的,擱下一堆家務沒做又花錢喝咖啡太不划算。阿菊另想一計,跟女兒借MP3,塞住耳朵聽女神卡卡,一整天聽下來精神確實「卡卡」,女兒幫她抓費玉清跟鄧麗君,總算覺得有人了解她的心。  秋冬之交,公公倒地了。救護車急送醫院,疑似再度中風。阿菊一顆心很矛盾,希望就這麼有個了局,又怕老人家有個萬一,他的女兒、兒子會怪她︰「妳專心照顧,怎麼把爸爸照顧成這樣?」需知,苦差事沒人要做,一旦老人家有個安危,孝子孝女的哭喊聲就十分刺耳了。  醫生做了詳細檢查,告訴阿菊︰「只是一時暈眩跌倒傷到筋骨,妳公公的身體還不錯!」阿菊聽了,一時語塞,掩面哭了起來,豈料越哭越順口,竟致雙肩抽搐。醫生拍拍她的肩,安慰道︰「不用擔心不用擔心,他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以後多注意,避免再跌倒。」護士小姐低聲稱讚︰「真有孝心啊!」阿菊心中五味雜陳。  由於傷到筋骨,大小便、洗浴都得靠她了。  雖說阿菊已過了半百,不是沒見過老人的身體,但幫一個毫無血緣親情、未曾建立共同居住關係的老男性洗滌那老化的私密身體、搓洗沾糞內褲,心理有一層很難調適的障礙。阿菊受不了,跟先生商量請外傭或是送安養院,隔海電話中,先生頗苦惱地說︰「唉,這也是一條花費,每個月總要多開銷三萬,妳也知道,我哥哥拿不出來,兩個姐姐更不可能,這筆錢如果能省下來,我們兒子將來要出國留學也有個本,我在這裡省吃儉用,唉,妳也知道。」  阿菊身體累壞了,但頭腦沒壞;確實,一年省三十六萬,三年一百零八萬,這筆錢與其交給印尼小姐回鄉蓋樓房不如交給兒子出國留學。阿菊沒答腔,最後嘆一口氣,丟了一句︰「再說啦!」  長命百歲 流年凶險  第二天,阿菊偷偷去算命。  她把公公的生辰八字給了算命仙,人稱老師的他,擒拿小楷,在粉紅紙上批流年,小指甲又長又彎,成了鉤,翹著小指寫毛筆,阿菊的心臟撲通撲通跳。桌上檀香裊裊,老師清了喉嚨,嗯嗯兩聲,說︰「這人前世積德造福,今生遇大劫必有貴人,逢凶化吉啊!一生衣食無虞,無正俸有偏財,晚年子女盡孝,得養天年,九十歲有一劫,若過了這關,百歲可期啊!」  「百……百歲!」阿菊聽得面色如土,說不出話,腦中好像有什麼轟隆隆作響,問老師︰「剛剛有飛機飛過嗎?」  老師愣了一秒,牛頭對不上馬嘴,喝口茶,問︰「妳還有什麼要問的?」  阿菊說︰「那就,看看我的吧!」把八字給了老師。  翹指老師叫助理打來一張新命盤,巡視一番,抬頭看阿菊︰「今年化忌當頭衝,流年凶險,有血光。」  阿菊噗哧一笑,心想︰「你不死,我死!」  但這個念頭在回家的捷運上打消了。她中途轉車去了弟弟家,一進門看到老母,忍不住訴了滿坑滿谷的苦楚。阿菊對老母說︰「妳要活久一點,等我好好孝順妳!」  老母說︰「妳免煩惱我,妳公公較需要人照顧,妳好好顧他就好了。妳做人的媳婦,鋪路鋪一里,不差最後一畚箕。我們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佛祖知道。」  阿菊抱著老母親,哭了起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