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余光中 吳宗憲 黑嘉嘉

美少女資深以後:跟社區消費

立報/本報訊 2013.01.15 00:00
■崔妮昨天買了一個枕頭,原本想去IKEA,但想想最近看的一些資訊,如果去小寢具行而非連鎖店,才能把錢留在當地社區流動,所以就跑去高醫附近宵夜街旁邊的寢具行買枕頭了。還記得多年前剛搬到高雄時,我也在同一家寢具行買過被子呢!後來,我不只買到比原先預期低的價格,而且還買到好有趣的壓縮防蟎枕,真空包裝,打開前是扁扁平平的,打開來才開始膨脹,睡起來很是舒服,也是意外的收穫!最近閱讀的許多資訊不外乎跟財團壟斷或財團開發有關,很多支持美麗灣的台東居民抱持的理由是,他們希望有財團願意投資台東,提供給當地居民工作機會,讓子弟在家鄉能有就業機會。或許他們看到的是西部工業區的經驗,即便沒有百分百成功,也是個希望,因為那是看得見的舊經驗,新的可能跟經驗不是還沒發生,就是不一定能理解。但財團投資的另一種經驗是,南投九族文化村早年也是宣稱提供原住民在地的就業機會,當年在九族文化村工作過的阿姨回憶,當初的確僱用很多原住民,但幾年之後,紛紛以表現不佳、無法符合工作要求等理由不再任用,慢慢的漢人的廠商進駐了,原住民工作者比例越來越低,像這樣的前車之鑑也是存在。這不是說工作機會不重要,就業機會真的很重要,只是,就像便利超商逐步使社區內的雜貨店關門,讓財團任意併吞或壟斷市場,造成的影響或問題是什麼?有人說,是「錢」留/流在哪裡的問題。當我們在連鎖企業消費時,那些錢回到企業內部重新分配,只有很少的錢會在賣場所在當地流動,但如果在社區裡的自營店家消費,那些錢更有機會繼續在當地社區消費、流動,才能讓當地更多人能從中獲利。有時,不一定非得同個社區,社區彼此之間的互助也是,例如都市社區聯合一些住戶,每戶出固定的錢,委託另一個山上社區農民種菜,不挑種類,信任農民種植適合當季的蔬果,然後再配送到各家。這樣一來,確保自己吃的食物從哪裡來,都會社區的消費也確保山上社區的收入是直接進到他們的口袋,穩定生活以外,也能繼續投入生產,也是當地的循環。當然,由於生活型態的改變,我們仍需要連鎖超商的便利性,但不能因為它太方便而放棄我們在消費行為上的選擇意識,於是,我沒有到IKEA買枕頭而是去了寢具行。如果真的需要便利超商,我也開始多去萊爾富、全家或OK消費,我才發現統一集團只賣喜年來蛋捲,如果愛吃義美蛋捲,你在7-11等再久也不會在貨架上找到,於是懷疑,在資本跟財團的舖天蓋地下,我們真的擁有選擇的自由嗎? (社工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