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鬼蝠魟 Aimyon 幸福

左右看:八八三億元大火,誰火大?

立報/本報訊 2013.01.14 00:00
左看:閒接金融 易生第三雙手金融做為一種商品,了無實體,完全是靠法律打造成形,賦予業者營運的特權,同時也課予嚴密的監管,杜絕可能的系統性風險,無奈美國出了AIG轟然倒地,引發4年前的全球金融海嘯,最後還是由政府印鈔票救贖;在台灣,長年亮紅燈的國華人壽也終由保險安定基金買單了結,883億元耗盡安定基金的所有,並向銀行團舉債560億元,等於透支未來6年的收入,不僅此也,還有3家壽險公司淨值為負,實非安定基金所能為力。可以說,保險業已安定不了,註定是亂源。大火來到,可有誰追問,保險業何以落為自矢的社會功能之對極呢?有誰火大保險業以及其他金融業恒以全民為人質來勒索政府,遂行其詐財術呢?只因為現代的產業就是要產出利潤,而不是東西,在牟利至上的天條下,業者教唆人們以錢賺錢的理財術,從而匯聚天下財於自己,在買賣錢鈔之間成為第三者,同時也就易生第三隻手,這是政府監管失靈的根本原因,遑論勾結。這種間接金融、商業金融已證明是奪命毒鴆,必須改為公共營運,發展互助保險、直接存貸,方才是金融的正途。  趙萬來/大學教授右看:輪由小民賠付 荒謬之至為免「國華人壽」的窟窿塌陷全社會,政府動支人民的納稅錢883.68億元給接手經營的「全球人壽」,創下政府最高賠付金額,如同全民燒過一場大火災般,人人損失3千8百元。奇的是,在這火大成風的季節,這一個半月來從不聞有人火大橫遭這場無妄的火掠。明明是翁大銘把2百多萬保戶的寄款當私款,大蠹變身大亨,贏得政商兩得意,兼且全民仰嘆王子復仇記,在這種長年搶錢的過程中,主管機關從以前的財政部到現今的金管會一逕眼睜睜坐視,豈是失職、瀆職而已,根本是蛇鼠一窩,相互狼狽。而今事窗東發,翁某及歷年相關官員一皆無事,又怎麼沒人火大呢?居然輪到由你、我小民來「賠付」,荒謬之至。是不是以後再有壽險、銀行出事了,都要照例挖肉補瘡、拿百姓當老闆的替死鬼?但看台灣高鐵殷琪早已耍賴成功,即知繼殷、翁之後,還有第三、第四……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居然目下的火大者不為883億而拉扯嗓門,顯然這種群潮是盲目的火牛陣,它們衝撞被設定的對象,同時也殉死自己,卻絲毫不觸及這種大盜巨奸的金融體制,說到底,台灣的政治是認真作假,愚弄黔首。甘向西/政治評論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