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短 評-孤獨的王

中時電子報/ 2013.01.14 00:00
  每年的一月十三日,馬英九總統依例會到頭寮謁陵。去年是選戰的最後一日,他在陵寢前紅了眼眶。今年,數萬群眾正展開集結抗議,馬英九凝視蔣經國遺像,對現世喧囂不發一語。當「火大遊行」延燒到總統府前,馬英九選擇坐在鐵蒺藜層層包圍的城堡中,孤獨地思索執政團隊的挫敗;除了天上的蔣經國,沒有人有機會和馬英九對話。   去年今天,馬英九贏得選舉,在勝利的狂喜中誓言將實現「歷史定位」。然而一年來的發展卻推翻了全國人民與馬英九的期待,有太多政策未能獲致預想的成效,卻招致一連串的政治衝突;當初在大選中鞠躬握手、擁抱人群的身影,一年來已鮮少出現。馬英九與庶民的日漸疏遠,終於把人民再次逼上街頭。   從治理的角度來看,「火大」遊行的確有只顧造反、不提對策的問題。然而上街的人民要的不是大道理,而是政府對他們的匱乏不滿要有所回應。當承擔全民寄託的總統始終隱身在幕僚的冷硬新聞稿後,民進黨大可和人民在街頭相互取暖,收割馬英九一手造成的反馬情緒。   猶記得去年五二○就職前一天,民進黨發動「日子難過,總統踹共」遊行,逼出馬英九一句「對人民虧欠」。原以為馬英九會自此開啟傾聽人民的渠道,豈料當時圍住總統府的拒馬,至今仍隔斷馬英九與民眾的溝通;當人民再次走上街頭,馬英九甚至已不願回應。   聖修伯里在《小王子》星球旅程的第一站,安排了一個孤獨的國王。國王沒有臣民,卻自認擁有無上的權威,對著一片虛空下達無人聽從的命令。如果馬英九不再親自傾聽人民、不敢與在野黨面對面共議國政,獨自鎖在辦公室內苦思為何民心背離,和這個孤獨的國王有什麼不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