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國道 月亮杯 柯黑

《凝視瑪莉娜》挑戰身心臨界點

中時電子報/吳垠慧 2013.01.09 00:00
  二○一一年紐約現代藝術館(MoMA)為「行為藝術教母」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c)舉辦回顧展,吸引超過八十五萬人參觀,為期長達三個月的展期,藝術家本人坐鎮展場與民眾對望,展現驚人體力及毅力,觀眾則如追星般在館外徹夜外宿排隊,就只為了「看瑪莉娜一眼」,好萊塢明星奧蘭多布魯、詹姆斯法蘭科都在排隊之列。   紀錄片導演馬修.艾可斯拍攝的新片《凝視瑪莉娜》,就是以這檔展覽作為主軸,同時回顧這位七○年代行為藝術先驅的創作歷程、生命與私密的感情生活,影片將於十一日在台上映。   「四十年來大家覺得我瘋了,應該要關進瘋人院,結果我獲得許多認同。」現年六十五歲的瑪莉娜,七○年代起展開她的行為藝術生涯,她以身體為媒介,挑戰精神與肉體在存活邊緣的自由感,暴力且具煽動性的行徑時常引發爭議,如一九七三年的《節奏十》,她拿短刀飛快在五隻手指間剁刺,短刀剁刺的聲音猶如輕快的旋律。   一九七四年的《節奏五》,將木材拼成共黨五角星並潑灑汽油、點火燃燒,她躺在熊熊火焰中最後陷入昏迷;同年的《節奏○》,允許觀眾利用現場的物件丟擲她,這些物件包括匕首、槍、十字弓和剪刀等,觀眾的禮儀逐漸崩解,最後有人拿起剪刀和槍對付藝術家,是她最逼近死亡的一次演出。   瑪莉娜的行為藝術是想彰顯人性,她認為行為藝術家要百分百專注當下,「藝術家要當戰士,就要有決心和征服的毅力。」她的創作中,觀眾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友人形容「瑪莉娜需要觀眾,就像需要空氣才能呼吸」,「瑪莉娜與觀眾的關係,源於她缺乏的感覺或兒時的記憶。她渴望被愛、渴望被人需要。」   瑪莉娜的父母是前南斯拉夫的共黨游擊隊員,在宗教和嚴謹的軍事紀律中度過童年。她回憶四歲第一次參加派對,小女孩們被裝扮成公主,她卻被母親打扮成頭上長出兩支角的黑色小惡魔,「不知道為什麼,但這卻成為一生的印記。」   在現代美術館現場,瑪莉娜穿著紅、白兩套大禮服,與民眾馬拉松似的無語對望,上場前她自述心情像是「瑪莉皇后要上斷頭台」,沒人有把握能否撐完三個月,「最難的就是什麼都不做,什麼都沒有,只有你自己,你就只能靠意志力。」   現場湧入長長人龍期待領到號碼牌,與她對望的男女老少不少人潸然淚下、無法自已。「我很快成了他們鏡中倒影」,瑪莉娜認為,當代社會步調快速,停留反而更費神,「對一個人最深情的事,就是給他全部的注意力。」過程中她承受身體和精神極大的痛苦,也須面對觀眾突發舉動帶來的危險,最後她則體悟:「疼痛是一扇大門,一旦穿過便能感受到美麗和無條件的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