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余光中 吳宗憲 黑嘉嘉

後查維茲時代 社會主義步懸崖

中時電子報/郭篤為/巴拿馬八日電 2013.01.09 00:00
對南美產油國委內瑞拉廿歲以下的新世代來說,沒有查維茲的日子簡直難以思議,不論是喝著波利瓦社會主義革命奶水長大的中下階層,還是接替父執輩「逢查必反」的富裕一代,查維茲主義已經成為他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首都卡拉卡斯郊區以一九五八年民主政變紀念日命名的「一月廿三日23 de Enero」區,生活在這個俯瞰總統府的老舊貧民窟裡的民眾,親身體會查維茲執政後不惜重金整修後的新面貌。這「查維茲主義」橋頭堡裡的民眾,終於必須面對最殘酷的現實,他們的「指揮官」在與癌症搏鬥十九個月後無法全身以退的結局。

查維茲執政十四年來,民眾的生活起了前所未見的變化,委內瑞拉向前撥快半小時,與美東時區分手。龐大石油收入不再流入邁阿密、紐約、巴拿馬和開曼群島的私人戶頭,轉用於興建大量國民住宅、托兒所和古巴式社區醫療體系,以及食品補貼照護中低收入階層。中國承包的鐵道系統更新,「西蒙.波利瓦衛星」架構獨立的通訊網絡,變化不可謂不大。

戴著傘兵紅扁帽的查維茲主義青年兵團成員,在去年十月查維茲抱病競選時展現了不可輕忽的力量,以五六%選票將他送上連任的寶座。十二月中旬州長選舉,執政的左翼社會主義聯盟更奪下全國廿三州中的廿個,較前多出四席。一半以上的州長出身查維茲掌控的軍隊,且分別掌管各地的獨家大買賣,意識型態和經濟利益上完全沒有唱反調的可能。

查維茲三度在古巴動手術期間,追隨者都深信他將康復,但「指揮官」第四度手術後病情惡化,官方主動對查維茲病況部分解禁,也使追隨者能解除禁忌公開談論「後查維茲時代」的到來。

這些原先在財閥和外資掌控經濟下被遺忘的邊緣世代,雖然難免在政府控價的超市裡對咖啡、砂糖、雞蛋、牛奶、牛肉缺貨嘟噥幾句,但對社會主義的支持是毫不打折的。只是全國性「社會主義式」大規模物資短缺的現實,難免影響革命熱情。

「後查維茲時代」社會主義能延續多久,完全取決於源自石油收入的社會補貼能持續多久,僅憑理想空肚子鬧革命是完全沒有可能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