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說話課-素履之往

中時電子報/田威寧 2013.01.09 00:00
一個比水還清澈比詩更難解的女子虛虛實實地存在過,除了引起相遇者鄭重而輕微的震動外,也沒有太多其他的什麼。

安德烈.布賀東的《娜嘉》讓讀者有了一種乾淨而不乾脆的悲傷。擁有獨特魅力與天才的娜嘉被貧窮困在社會底層,卻憑著與生俱來的獨特稟賦,踩著異於常人的步履,看得見幻象,讀得懂人心,活得比未來更縹緲。與傾城沾不上邊,而每個轉身皆令人傾心,一個微笑便牽動一個希望。這樣的女子除了做自己,什麼也做不了,最終只能成為瘋子──比誰都清醒地發著瘋。

在這個喧囂繁雜的世界,一雙穿似未穿的鞋其實無底亦無跟,在踽踽獨行時發出的聲音卻因難以歸類而擾人──聽見的人無一不懸著心,隨著百轉千迴。找不到出路的人只好宣布素履之人嚴重犯規,先關起來再說。

無論哪個時代哪個國度,都是男人才喜歡做夢,女人不興做夢這套,因為女人本身即是夢。夢從來不刻意解析自己,需要解析的永遠是不甘寂寞的人,而不甘寂寞其實是不甘勝於寂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