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水稻教母余淑美 基因研究救糧荒

蕃騰人物/高嘉甫 2013.01.08 11:04

農家子弟出身 想扭轉農家看天吃飯無奈

余淑美,中研院最新選出的院士,是全球擁有寶庫鑰匙排名第三的人。蓋茲基金會(Gates

Foundation)出資的國際水稻聯盟,要仰賴她的研究,替糧荒找解方。全世界一半人口以米食為主,她

的研究能減少饑荒發生機會。

被人稱為「水稻教母」的余淑美,已經替台灣解碼6萬條基因突變實驗數據,居世界第三,相關技術已獲

20項國際專利。在她的研究論文中,她如此形容自己的研究動機,「祖父母及家鄉的農人看天吃飯,跟

大自然搏鬥得很辛苦,既擔心病蟲害,還得擔心雨水太多或不足……。」

她出身台中外埔客家農家,所做的研究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找出稻米內「抗逆境」的基因。意即稻

米中有的基因能夠抵抗天氣溫度驟變,有的則能夠耐淹水。她只要通過解碼,找到更多「抗逆境」的基

因,就能夠把這些基因放大,未來種出的稻米,就更能適應多變的氣候。

2000年,余淑美發現台灣水稻田一年年消失,優秀水稻育種家也一個個減少;又發現中國大陸、南韓、

日本等國家都在斥資建置自己的水稻突變種原庫。以期發現更多水稻基因的秘密,就越能發揮糧食競爭

力,甚至可以申請專利。

不怕外界唱衰 預計實驗9萬次不嫌苦

余淑美不甘台灣居後,花了兩年時間籌備,從此踏上了水稻功能基因10年研究孤寂路。 在台灣,研究水

稻的學者不多,目前約僅10個相同實驗室。這不是個容易的研究。一個水稻的基因數約有5萬種。目前

各界能掌握的水稻基因功能約只有1萬出頭,且方法各異,理論上,她最少還要反覆實驗9萬次。

外表看來淳樸可親,說話速度不快的余淑美,起步落後他人3到5年,跑在她前面的中國大陸與南韓,斥

資上看億元,至少是台灣的10倍。但外柔內剛的她,卻沒放棄。

外界唱衰她,「投入的資源和回報相比,不成比例,根本沒必要!」在沒有任何成果的前3年,余淑美一

直用「笨方法」做實驗。有人做稻米研究,是直接拿一顆水稻種子做實驗。但是她選擇每顆種子多花10

秒鐘,只取出種子表皮的糊粉層細胞,以降低雜質干擾。她說,她沒什麼秘訣,「要按部就班,有時候

你想要投機取巧,反而做不出來。」基因庫草創時光,她每天早上6點半起床替子女做飯,晚上超過12點才睡,最忙時,一家4口幾乎天天到

實驗室報到。長期晚睡早起,余淑美說,「只要有興趣,就會覺得犧牲是值得的。」

「老師總是說只要肯努力,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她研究室的成員李國維說。回憶當時,余淑美說,

自己只一直相信,當傳統育種趕不及人口增加速度,唯有基因工程能準確提高稻米抗逆境的能力,改變

農民看天吃飯的命運。

余淑美按部就班地做下去。2005年,她團隊在水稻功能基因的研究成果開始在世界上展露頭角。3年

前,蓋茲基金會邀請她的實驗室共同解決糧食危機。計劃若成,可讓同耕作面積稻米提升4成到5成產

量,補足未來40年左右的糧食缺口。

努力終獲認可 研究成果 被買下

現在,她的成果,也已技轉給全球農作物種子市佔破7成的孟山都(Monsanto)、化工產業營收世界第

一的巴斯夫(BASF)等知名企業。有關基因改良農作物的正負評論一直存在,未來仍將持續挑戰余淑

美。

但這位新任女院士告訴我們,她一直記得,童年看過的水稻田景象。「一片片小秧苗田像極了軟軟厚厚

的綠色毛地毯。」她就是想為稻米做點事,這個記憶支撐余淑美在稻米領域研究超過30年,未來也還會

一直持續。

社群留言